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女性與教會  母儀天下            

母儀天下--師母分享系列1

作者: 夏曾麗珍

有一次,我跟隨當時正在念神學的丈夫去到一間教會講道,那是一間大概30人聚會的小型教會,崇拜後大家一起用膳,弟兄姊妹非常親切友善。其中一位弟兄對我說,我將成為一間教會的母親,所謂“母儀天下”,可敬可畏,責任重大。

這幾個字使我想起皇后、武則天、總統夫人…。她們因為身份的權威,加上端莊得體,秀外慧中的外表,而恩澤國民子女。我何來那些條件?一句似教導似提醒的話嚇得我夜夜難眠,害我與上帝爭論百回。

“母儀天下”四個字給我的壓力,經過很多年才可以看得通放得下。當我在一間30人的小型教會聚會時,我很容易成為母親;但當我去到有過萬人的教會時,他們分五堂崇拜,我如何發揮權力魅力?有不少弟兄姊妹贊成師母站在大堂招呼,他們說喜歡回到教會時看見“媽媽在家”,這個期望嚇壞了年輕的師母,也嚇壞了那些性格內向的;尤其是那些在社會上任高職的師母,她做自己兒女的母親尚感無力,那有興緻做教會吃力不討好的母親?有一些師母不願 “買一送一” (註1) ,索性迷失在會衆之中。

弟兄姐妹不知從那個年代開始,將個人的期望(stereotypical expectation) 加諸師母身上。

有次主日清早,氣温很低,外面還下著小雪。我來到禮堂,有幾個人正忙著,我忽然覺得有一大串禱告事項要告訴神。於是,來到第一排椅坐下,望著前面偌大的一個十字架,我低下頭,求神將祂的兒女從四方八面招聚回來敬拜、聽道;求神喚醒那班在大學宿舍中仍然蒙頭大睡的年青人;求神保護每一位在雪地上駕駛的弟兄姐妹能平安到達,特別是那些初到貴境的;求神保守長者們的腳步穩固;還有那些年輕媽媽,要一早起來執拾孩子的需用品,回到教會像換個地方做同樣的工作,仍然是餵奶換尿布哄睡,求神讓她們珍惜帶孩子回聖殿敬拜的機會;還有負責崇拜的弟兄姐妹,他們一早就來到籌備,求神讓他們嚐到事奉的甘甜。

當我細說詳盡禱告事項之後,竟然已到了崇拜開始的時間,我感到很滿足愉悅,索性安坐在前排座位,享受 “近前聽”的福氣。

散會的時候,踫見那些認為師母應站在大堂招呼,說喜歡回到教會時看見“媽媽在家”的人,我的心真有點怕。

又有一次,我站在大堂門口招呼問候弟兄姐妹時,想起曾有位姊妹對我說師母應該坐在最前一行默禱,默默支持牧師,我的心跳忽然加劇,希望她今天不會出現。我當然不會同意她所說的,教會裏事奉的都是姊妹多,她們探訪、關懷、教主日學、領詩、栽培,分担兒童工作;她們有些白天工作,回家仍然要照顧孩子,做家務;有些星期五、六、日都磨在教會。我怎忍心看著姊妹們如此忙碌,自己卻甚麼也不負責?況且,沒有事奉,我如何成長?如何經歷生命的改變?

相信很多弟兄姊妹都有這個經騐,常常為一些別人的期望而煩惱,浪費不少眼淚和心力,最大的損失是阻礙自己的靈命成長,也阻礙了神的工作。

最近看了一本書《永不離棄的愛》,作者辛凱蘿(Carol Cymbala)是紐約布魯克林會幕教會(Brooklyn Tabernacle)的師母,有萬人以上的會衆。辛凱蘿是一個連五線譜都不會認的人,卻能指揮一個275人的詩班,以及一個現場伴奏的樂隊;連獲四次葛萊美獎,她所創作的幾十首詩歌受到世界各地著名詩班爭相演唱,她便是這樣一個傳奇人物。

她說:“我們忘記曾經得過獎。神賜給我們的福音音樂,是為了讓生命有所改變;假如達不到這目的,歌唱又有甚麼意義呢?我們也知道,最深刻的崇拜並非舉起雙手高呼“哈利絡亞”,或是拍手應和地合唱;這些都容易做到;最深刻的崇拜,乃是我們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向主降服。

詩班員都清楚,此處絕不可鬧彆扭,耍情緒,因為若思慮中充滿自我,在敬拜時就無法引領別人。…一加入詩班,我們要求你絕不可在別的詩班員背後作負面的批評,因為搬弄口舌及紛爭的靈是種疾病,會迅速地傷害整体事工。我們絕不允許背後毁謗和當面侮辱,因為這類的罪會影響到全體教會。”( 註2)

這位師母是作音樂事奉的。我不知道她能否在教會“母儀天下”,但可以看出她在教會發揮神所交托她的,她也在音樂事奉中牧養弟兄姊妹。書中的見証提醒我,任何身份,任何事奉岡位的目的都不過是造就信徒成長,幫助教會增長,只要我們能遵行神的旨意,謹守祂所吩咐的,就會蒙神喜悅 。

“師母這稱謂代表的是一個人,而不是一組工作細則;與其符合不同期望,做別人眼中的某個人,我寧願向神敞開,讓祂的旨意運行,並且遵行祂所說的。”( 註3)

正如箴言31章提到智慧的婦人,她所投資所努力的已有成果,丈夫孩子都讚她,想起明天的日子就開心,“她想到日後的景況就喜笑”(註4)。但願每位師母,每位姊妹努力事奉,弟兄姊妹都因你得到造就,他們都來讚你,教會因你而增長,你想起明天的收成就會喜笑。

註1: “買一送一”是教會圈內笑話,暗喻教會聘用牧師一個人,卻要附送多一個人:師母,她是免收酬勞的。

註2: 摘自He’s Been Faithful by Carol Cymbala, Zondervan, Grand Rapid, Michigan 49530, 2001,中文版: 永不離棄的愛飛鷹出版社,台灣,2002

註3: 摘自She Can’t Even Play the Piano, complied by Joyce Williams;published by Beacon Hill Press of Kansas City, 2005. “The title “Minister’s wife” represents a person and not a job description. Rather than trying to be everything to everyone, I try to be open to God’s will and do what the Lord says.” P.130,中文乃本文作者譯

註4: 箴言31:25

* 此文刋登在華福中心 “教牧分享”五月號, website:www.cccowe.org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