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柬埔寨「豐榮事工」  英黎柬埔寨代禱信(二)

英黎柬埔寨代禱信(五)

親愛的同行者:

終於能靜下來給你們寫信,分享宣教生活的點滴及細數主恩,這是何等美麗的事情。

英黎差遣禮

在此先謝謝出席我差遣禮的各位好友,或許我沒能逐一跟你們道謝,但在台上的時候,我看見了你們,看見了你們的愛。如果沒有你們,我的差遣禮就不會如此圓滿。主的時間實在是最美好的,在差遣禮前數天,主藉著一個姊妹的提醒,讓我處理了生命裏的一些罪,靈命得著很大的更新,以致我能在差遣禮上將自己完全交上,坦然無懼地接受主的祝福與差遣。回柬近一個月,心情是複雜的。這次離開,父親沒來送機,說送機不開心。我知道他捨不得我。或許,未信主的他還未能接受女兒因為神而離開他。回柬後他與我聯絡也少了,這確實讓我有些難過。

回來後,因爲未能趕上大學的語言課開學,於是請了私人老師授課。這三個星期的學習,嘗盡了甜酸苦辣。雖然要反復練習才學會,但過程仍是讓我感到滿足與享受;可是當我發現過了幾天,甚至一天,原本會默寫的字卻又忘記的時候,確實令人氣餒,眼淚甚至也會掉下來。

英黎默寫的柬文

這個時候,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繼續仰望神恩,而我又確實看見了神恩。語言恩賜是很多宣教士向神所求的,我也不例外,我一直求神給我這個恩賜。但神似乎沒有回應我,一如以往,我的耳朵仍常聽不出讀音的分別,我的舌頭依然很笨拙。但回頭看這三個星期的學習,我不是學了很多嗎?我不是比以前更能堅持學習,更願意放下自尊,不恥自己的小學嗎?而我也更認清自己的目標,這一切一切不就是恩賜嗎?

這次再到女兒之家,我重遇了四個兩年多前認識的女孩子。重遇的心情是複雜的:重遇固然開心,但也表示她們還未能,甚至是不能回家。其中一位是我常在教會分享的主角——「哭泣的女孩」,她身材依然矮小,14歲的她看上去像7、8歲,唯一不同的是臉長了一點肉。

保姆跟「哭泣的女孩」玩「買賣遊戲」

星期四傍晚,保姆跟她玩「買賣遊戲」,為要教她認錢及如何買賣。我坐在旁邊看,心裏很難過,她除了個子小與有點孩子氣外,看上去好像沒有什麽問題,怎麽14歲的人還不會這一點點生活技能呢?後來,她與一個女孩發生小爭執,結果她放聲大哭,家舍的社工很快出來調停。沒多久,晚餐時間到了,大家歡天喜地去吃飯,忽然,我聽見她又一個人在樓上放聲大哭。我立即去看她,還不會用柬語說安慰話的我只能靜靜地坐在旁邊陪伴她,偶爾拍拍她的肩膀。看著她淚流滿面,讓我想起這情景在兩年前也曾出現過,不同的是,我拍她的肩膀時,她沒有再本能地退縮,也沒有了懷疑害怕的眼神;但同樣的是,她依然哭得很痛很痛,而我依然不懂如何安慰她!

昨天,我比之前更認真地學柬文,晚上則再一次向神禱告:讓我更快學會柬語,讓我更能與她們同行。很想能跟她們上聖經課,很想在她們離開女兒之家的時候,對神有更多認識,能帶著更多神的話語離開,因爲,她們過去受的傷害可能持續一生之久,只有神才能撫平她們的傷口,只有神才能真正陪伴她們繼續走下去。

謝謝你們用心看我的代禱信,願主賜福給你們與你們所愛的。

主内 英黎謹上

(Facebook專頁:Mcmug在柬埔寨-生活點滴分享)

 

 

若您願意援助柬埔寨「豐榮事工」,請點擊這裡

Share |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