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女性與教會  中國宣教史上的傳奇女將

中國宣教史上的傳奇女將

文/劉秀嫻

前言

二十幾年前,我們開始著手研究聖經中女性在神子民信心旅程上的貢獻,並將研究的结果刊登在1997年出版的《還我伊甸的豐榮》和2012年出版的《基督的先姆》二書中。在2016年基督豐榮團契15週年的特別慶典,我們開始了另一個課題研究——中國宣教史上的傳奇女將,以記錄女性在中國教會神子民信心旅程上的貢獻。

《還我伊甸的豐榮》

首先入選的三位女性中,第一位是格蕾蒂斯·艾偉德。她是英國一位單身家庭女傭,隻身跨越重洋來到中國傳揚福音,同時神使用她執行解放女子纏足的國家法令,且從日戰危難中拯救了100名孤兒的性命。

第二位是唐諾蒂娜·金美倫。她是曾兩次放棄婚姻選擇來與黑暗勢力抗爭的憤怒天使。她在三藩市中國城搶救的女奴有幾千人之多。

第三位是余慈度。這位中國人的醫生為了全心事奉神而放棄了結婚的選擇,之後成為了一名大有能力的奮興佈道家。她的講道感動並激勵了許多人獻身服事主,其中包括日後建立「小群教會」的倪柝聲,而他所建立的教會直至今日都禁止女人講道或當教會領導。

神在創世之初,就賦予女性尊貴的身份與偉大的使命。聖經及中國宣教史上婦女卓越的貢獻,不斷重複著一個事實,那就是貌似弱小的女性卻足以成為上帝手中的器皿,將彎曲悖謬的世界翻轉歸向神,在基督國度中不斷地書寫傳奇。基督豐榮團契承載天父在創世之初的託付,致力於重塑女性原有的豐榮,也就是我們開始研究這一課題的目的所在。

格蕾蒂斯·艾偉德(Gladys Aylward)——勇於為神成就大事的小女子

格蕾蒂斯·艾偉德(Gladys Aylward)生於1902年的格蕾蒂斯·艾偉德成長在倫敦的一個基層家庭,父母親都是基督徒。她從早年就開始當家庭女傭。

青少年時代信主後,她從書中發現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從來都沒有聽過耶穌。當讀到創世紀12章亞伯拉罕離開本族本家的呼召時,艾偉德受到感動而決定前往陌生的中國傳揚福音。

1932年內地會因她教育水準低而拒絕了她加入差會的申請。之後,艾偉德將她全部積蓄拿出來,買了一張去中國的單程火車票,毅然踏上了經過西伯利亞前往山西陽城的旅程。她與當地的另一位宣教士勞森夫人一起經營一家接待騾馬客商、晚上傳福音的小客棧。

同年年底,勞森夫人過世,艾偉德繼續經營客棧。幾週之後,她被任命為督巡,執行解放婦女纏足的國家法令。她藉此得以周遊各村、逐家探訪傳揚福音及神給男女「天足」的旨意。

1938年,日軍侵華,艾偉德帶着100名孤兒,翻山越嶺用了27天的時間逃到位於西安蔣介石夫人所辦的孤兒院。當孩子們安全抵達後,艾偉德累倒了。

1948年艾偉德回英國養病,10年後被拒絕再入境中國大陸而定居台灣,並創辦了一家孤兒院,直到她1970年過世。

Aylward, Gladys, as told to Christine Hunter. Gladys Aylward The Little Woman. Moody Press 1970.

唐諾蒂娜·金美倫(Donaldina Cameron)——抗勝黑暗權勢的憤怒天使

唐諾蒂娜·金美倫(Donaldina Cameron)蘇格籣裔的唐諾蒂娜1869年生於新西蘭,兩歲時隨全家搬到美國,定居於三藩市東南150英里。

唐諾蒂娜受感於好友的母親柯柏森夫人在三藩市中國城救助並安置女奴到宣教所的經歴,在1895年往此宣教所服事了一年的時間。

由於美國淘金熱期大批華人男士到了加州,而1882年排華法案通過之後,美籍華人妻兒被拒絕入境,使得男女比例高達2000比1。因此從中國以非法途徑偷渡年輕女子到美國作妻子、娼妓或家傭女奴成為熱門生意。唐諾蒂娜在宣教所救助婦女並帶領突襲妓院行動。一年下來,她決定留下服事,並很快開始主管宣教所的工作。

唐諾蒂娜冒著生命危險與中國城內的黑幫較量,從他們手中救助被賣女子。在教會和民間組織的支持之下,她努力推動律師和立法委員制定修正法案。在唐諾蒂娜的影響之下,數千名女子得救助,且在40年後,「黃皮膚奴隸交易」最終被取締。

唐諾蒂娜被親切地稱作「老母」,對宣教所内的女子全人關顧,其中許多位日後成為宣教所的領袖。

1942年,75歲的唐諾蒂娜出席了位於三藩市920 Sacramental St.的宣教所命名「唐諾蒂娜金美倫堂」(Donaldina Cameron House)典禮之後退休,直至1968年過世,享年99歲。

Martin, Mildred Crowl. Chinatown’s Angry Angel: the Story of Donaldina Cameron. Pacific Books 1977.

余慈度(Dora Yu)——二十世紀中國教會復興的先驅

余慈度(Dora Yu)余慈度於1873年生於中國杭州一個軍醫家庭,她父親後來成為一間鄉村教會的牧師。

在她從醫學院畢業之前,余慈度經歷了四個危機:父母亡故,解除訂婚承諾以服事神,認罪,追求世俗的誘惑。對於這最後危機,余慈度認為自己在剛畢業時失敗了,因為1897年在沒有認真尋求神旨意的情況下與一位宣教士去韓國宣教,而正在工作果實纍纍的時候,她陷入了憂鬱症與病患中。余慈度為1901年回國的呼召與神大大摔跤,直至1903年才返回上海,開始帶領本地性屬靈奮興的聚會,那時正值中國第一波屬靈復興大潮的尾聲。

被神對付後,余慈度於1908年再次回應神的呼召,投身並帶領了第三波全國性屬靈復興的大潮。她的講道感動並激勵了一批包括倪柝聲與他的母親、及其他後來對中國基督徒領袖影響極大的男女奮興佈道家。

余慈度是1924年在中國發起的「環球復興禱告運動」各國領袖中唯一的中國人;她也是著名的英國「開西大會」(Keswick Convention)歴來主要講員中唯一的華人。她是1927年的講員。

余慈度盡其一生活出自己所傳講的信息:認真對付罪,完全降服主,靠主成聖,過聖靈充滿的生活。她於1931年安息主懷。

吳秀良著。《余慈度:二十世紀中國教會復興的先驅》。比遜河出版社,2000年。

相關閱讀

 

 

Share |

網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柬埔寨豐榮事工

查看作者專欄

徵稿啟事

訂閱豐榮月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