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女性與教會  與弟兄同領同導的主任牧師——任敏兒牧師訪問記

與弟兄同領同導的主任牧師

——任敏兒牧師訪問記

編者:任敏兒牧師(左圖前排,中)曾在香港宣道會沙田堂牧會十八年,包括三年擔任主任牧師。沙宣是本會蔡婉玲宣教士的母會,在柬埔寨事工上是我們的親密戰友,忠心的支持者。除了牧職,任牧師曾在輔導中心及神學院事奉。丈夫非常支持她的事奉,可惜在2007年因癌症離世,大女兒現在澳洲的大學任教,女婿是傳道人;小兒子則在香港的中學任教,與她同住。任牧師去年卸任,且榮升外婆,並於今年往澳洲幫忙照顧外孫,一方面預備自己進入人生下半場新的路向。

 

記者任牧師,請與我們分享你在牧會中的笑與淚,回顧中最快樂的是甚麼事?最令你傷痛的又是甚麼事?

:「最快樂的是看見神在個別弟兄姊妹生命中奇妙的作為:如在輔導室中見證自憐自怨的人如何因神的愛得到醫治,成為忠心的宣教士;曾有接受我輔導的人不辭而別,多年後邀請我見證她的洗禮;又例如看見弟兄姊妹愈來愈意識神同在的真實,靈命有轉機。教會擴堂時,眾人能夠同心等候,有美好的見証,我感到十分欣慰。我深深體會,不是我貢獻了甚麼,而是神給我機會有份於祂的工作。

牧會中最使我傷痛的是人的頑梗愚昧(包括我自己),對神的慈愛與信實毫無感恩之心,常困於自我的牢籠裡,既傷害別人,更令父神傷心」。

記者作為一個大教會的主任牧師,你覺得最具挑戰性的責任是甚麼?你如何刻畫主任牧師的職責?如何得到同工的信任,信服你的帶領?

:「教會群體的異象是神所賜的,但傳遞異象、踐信於行則是人的責任。作為主任牧師,我覺得這是最具挑戰性的責任。主任牧師常要面對大小的決定,如何判斷事情的緩急輕重,到底要自行拍板,抑或與眾同工、眾執事,甚或全體會眾商議,主任牧師都必須負責。能夠與同工商議,乃建基於互信。我不能只躲在文件堆和辦公室裡,必須花時間與同工、執事及會眾建立關係,瞭解他們的需要,成全他們。主任牧師可按自己的恩賜發揮,無論是討論事工,講壇教導,或個別關心,都在建立互信。最重要的是,主任牧師不是總裁,是牧者。建立關係必須出自真誠的關懷,而且引領大家尋求神的心意,一同來順服祂的帶領。

得到同工與執事的信任很重要,這樣才能夠彼此同心,一同操練尋求神、等候祂的帶領,這樣教會就能建立在穩固的基礎上。作為領袖,我自覺極其有限,願向同工執事敞開自己,分享自己的領受和限制,讓他們補我的不足;同時也為他們每一位禱告,把握機會,鼓勵他們成長」。

記者許多姊妹都不敢想像自己會擔當你所擔任的角色,你自己又是如何走上這條路?

:「這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當時主任牧師表示他要在六十歲換位,不再承擔行政工作,專注教導,並提出由我來接棒,我驚訝不已。還有三年,我也六十歲了啊。後來想一想,假若神給我的牧養恩賜能在黃金歲月有更大的發揮,可以祝福教會,我又為何推卻呢?加上另一位可以接棒的同工還未準備好,我終於接受了這個挑戰。不過有時仍會擔憂:我會負累教會嗎?在禱告中神對我說:『我揀選你的時候已經認識你,教會屬於我,我會負責。起來接棒,這是我為你預備的一個新學習。』於是我就答應了」。

記者從你的經驗你覺得弟兄與姊妹擔任主任牧師,在領導方式與風格上會有不同嗎?會友對他們的期待會有不同嗎?

任:「按我的經驗,關鍵不在性別。不同的理念、氣質、性格和恩賜決定了領導方式與風格。會友會根據他們自身的需要,及對領袖的認識而有不同的期望」。

記者香港的教會已經很接納姊妹擔任領導,但很久以前不是這樣,據你觀察甚麼因素促成這種改變?在你的經驗裡,姊妹與弟兄同領同導,對教會有甚麼好處?

任:「香港社會總是跟著歐美的文化走,但香港的教會在這方面無疑走在北美教會的前頭。我認為女性在教會的地位,很在乎堂會中男性的成熟程度。在基督裡成長的弟兄,能夠醒悟世界在處理兩性關係方面是很扭曲的,因此刻意以創造主的眼光來看男與女,敢於承認自己的強與弱,也能接納姊妹的強與弱,而且願意學習一起事奉。當然,姊妹也需要同樣的醒悟,才不會自貶自限。

「一般而言,教會總是男少女多,從實際的角度看,姊妹與弟兄同領同導,教會的人力資源豈止倍增。從教會的本質來說,姊妹與弟兄同領同導,群體生活才是完整的,才能體驗教會元首的豐盛。在基督裡,沒有人是次等、多餘的」。

記者香港教會在姊妹按牧方面是否已很普遍,你當日接受按牧有沒有經過甚麼內心的掙扎?是否要面對外面一些反對的聲音?你是如何走過來。

任:「在這方面香港教會仍然需要成長。香港宣道會經過長時間的討論,通過了按立女牧師。我在2004年被按立時,宣道會已經有好幾位女牧師。由於沙田堂主任牧師一向的教導與培育,我按牧時會友中間並沒有反對的聲音。倒是當我擔任主任牧師之後,才發現原來有同工反對姊妹按牧。

我接受按立時的掙扎,跟我是女性沒有甚麼關係。在我牧會十多年的經歷裡,與弟兄姊妹共事,對男女不同的待遇,也曾適應了一段時間,漸漸學會了如何在男牧師群中與他們相處」。

記者北美華人教會在姊妹擔任領導及按牧的事上,比香港教會至少落後廿年,你對北美女教牧有何勉勵的話?

任:「不止北美教會,澳洲甚至香港,有些教會仍然有重男輕女的陋習。我為基督的教會禱告,但願我們內在的人剛強,植根於祂的愛,不論男女,能夠早日與眾聖徒體驗基督大愛的長闊高深,讓上主的豐盛得以充滿祂的教會。

為北美的女牧者,我求聖靈讓你們常常經歷父神的疼愛,體會自己不僅是被揀選的僕人,更是父神的寶貝女兒。但願我們不要效法世界,自在地活出父神賜給我們每一個人的獨特之處,讓周圍的人看見,就相信創造主的美善。人生的目標不是要爭取男人的尊重,乃是讓男人女人因為敬畏和愛慕父神,都珍惜自己被造的身份」。

記者你剛從牧會的重任退下來,六十歲就退休,是否內心還有一些"未圓的夢",希望能在你的黃金歲月來完成?

任:「我決定退休,一方面要把帶領教會的責任交棒給年輕的一代,一方面希望能更專注培育剛踏入工場的傳道人。為了減輕教會的經濟負擔,日後希望以義工身份服侍教會。我相信神在我生命中有美好的計劃,只要是祂的吩咐,我都樂意回應」。

相關閱讀:

Share |

網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柬埔寨豐榮事工

查看作者專欄

徵稿啟事

訂閱豐榮月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