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成長、人際  家庭不公的影響有多深多遠

家庭不公的影響有多深多遠

文/曾麗珍                                                              

在一次小組查經中,一個姊妹由夏甲的故事(見聖經創世紀16, 21章)而勾起很多往事。她分享的雖然是她的個人故事,但也道出家中的性別歧視所帶來的影響很深很遠。

夏甲,一個婢女,她的女主人撒拉在以色列人歷史中佔很重要的地位。夏甲生活在一個富人之家,卻連連受到苦待;然而上帝對她的幫助卻不是我們所想像的。

讀完夏甲的經文,姊妹說起她的往事:

我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對 「公平/苦待」這類話題非常敏感。為什麼有些人生在帝王家,有些卻生在貧窮的國家或家庭?有些人天生聰穎美麗,有些卻平庸平凡?偏偏這類安排無人能左右,人是被動的。我從剛懂事的時候就常聽到父母、叔伯嬸嬸說 「等弟弟出生」 。我的兩個妹妹出生後,他們仍然說這樣的話,直到我的弟弟出生。之後他們又說要「再等多一個弟弟」。雖然我父母對兒子的偏心程度不至於太過份,但我感覺自己和妹妹都是錯入了父母家,他們心儀的、等待的其實另有其人。這種感受非常苦澀、無奈,甚至憤怒,然而我既不能抽出那個「主謀」來質問,又無力跳出困窘的處境。

尚幸我們兄弟姊妹感情很好,或許是家窮沒有什麼東西可爭,或許我們自小去了教會,都是「好孩子」。只是,父母的寄望都好像與女兒無關。這個長埋心底的傷痛隔一段時候就會藉一些小事而引發家庭吵鬧。

最惡劣的一次發生在我婚後與丈夫帶著女兒回家過新年的時候。飯前,父親照習俗派紅包,但他沒有紅包,說來不及買,只是將一大疊現鈔放在手裡,每個兒子、媳婦、女兒、女婿、外孫、內孫走到他面前,他就派鈔票。他派給兒子、兒媳、內孫女每人幾張鈔票,給我和妹妹幾家人的卻是每人一張鈔票,人人都清楚見到他的女兒和兒子所得金額相差很大。 我當時心中一股熱火衝上來,一陣前所未有的羞辱感遮蓋了雙眼,感到自己、丈夫和女兒得不到父親的愛,我們不屬這個家。我頭痛欲裂,控制不住情緒,大聲質問父親為什麼如此不公平?  他以為我只是一貫刁蠻,不以為然地笑說:「你是女孩,你嫁了出去,你已經改了姓」。我這下火了,說:「你那孫女不是女孩嗎?她將來不會嫁的嗎?她不會改姓嗎?我是你親生的,你的兒媳婦不是你生的。 我供養你,她沒有。」

我的歇斯底里弄得大家措手不及!幾個妹妹來安慰我,笑我到了這個年齡還吃弟弟的醋,弟弟過來笑說將他那些鈔票給我。家人都知道我不是為金錢爭吵,因為我經濟很好;而且,我從出來工作便開始供養父母。我終於真正誠實地面對自己,在家人、在父母面前拆開了這包裹傷口已久的布。老父終於知道了我的痛,難為他肯放下尊嚴,重新派發紅包——每個人金額相同,並公開宣佈我們家出了個「英女皇」(當時香港是殖民地,皇室由女兒做皇帝統治英國。)那一頓新年飯,總算在笑聲中結束,還帶來每年派紅包前的笑話——弟妹提醒老父要公平,不要再惹那「英女皇」。

不過,每逢想起這一幕,總會帶來內疚,歉意,無奈……剛才讀了夏甲的故事,又再盪起心中一串漣漪。我想,夏甲要離開那種環境,離開那個惡待自己的女主人,才能解決根本問題,才可以開心生活呀!但上帝似乎很少這樣大刀闊斧地幫我們除掉那些刺。 夏甲後來跟男主人生了一個兒子,一同生活到孩子大概15-16歲的時候,女主人因不滿她的兒子,要丈夫趕她走,她就被趕走了。途中,神的使者來對她說:神必使她孩子的後裔成為大國……。

這種結局不算公平。夏甲生下來是婢女,她女主人卻天生漂亮,丈夫是歷史偉人,兒子是大國的祖先。女主人對上帝的小信,對婢女的苦待,都不影響她的人生和所得的祝福。

然而,再這樣想下去,人會隨時變得苦澀,醜陋!對 「公平」太敏感就使我在社會工作、在教會事奉都容易引起人際關係的困難……。

姐妹的的分享使我們幾個組員都忍不住潸然淚下。世間有很多無奈的事,或許這是因為罪入了世界。而「公平」這兩個字很矚目,今日各種爭論、戰爭都常常因它而起。可是,什麼是用來衡量它的尺度?

主耶穌為我們受到「最不公平」的對待,因祂受苦,我們可以白白承受救恩。我只希望當我們遇到困難時,能夠想起我們的主,憑著祂無盡的愛和恩典,讓我們有希望、有安慰,因為祂將賜下的新天新地裏,會有真正的 、超乎人的罪性和文化的公平。願這樣的信心幫助我們勝過自己的驕傲或軟弱,能跨越障礙。

 

 

作者其他文章:

 

網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柬埔寨豐榮事工

查看作者專欄

徵稿啟事

訂閱豐榮月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