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小說:再飛的紙鴿一 太太補充修正案

主頁  小說  再飛的紙鴿一 太太補充修正案

 

作者:李文屏

(這是多年前寫的故事,現在回看,有很多不成熟之處,就權當是一張「老照片」,與大家看看,笑笑。--作者)

一 太太補充修正案

老梁沉默半晌﹐對著從奧克蘭中國城賣來的青島啤酒瓶灌了一口﹐說﹕「男怕投錯行啊。這男人又不能沒有行。這個英雄為什么難過美人關呢﹖原因就在這里。因為男人有兩個本行﹐一個是事業職業﹐一個是女人...」

李岩和張莉進來的時候﹐汪澎和太太大咧咧地歡迎。汪太太嘴里說「坐坐坐」﹐頭卻沒回﹐手也還在鍋臺上忙。

老梁和凱娣進來的時候﹐汪澎和李岩都站起來走到門前﹐汪太太也從鍋臺上回過身來﹐張莉則放下手上正剝洗的蒜﹐幫忙將門口的垃圾筒拉開一點﹐好幫來客裙子的忙。

汪太太說﹕「不好意思﹐這村子就是這樣條件﹐客人一來先進的就是廚房。」

汪太太這樣說話的對象是凱娣﹐之所以這樣說﹐也是因為凱娣的裙子。凱娣的裙子提醒她將自己的家與「寒舍」兩個字再次對上了號。

這村子﹐并不是農村﹐而是指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學生學者的家庭公寓區﹐除了凱娣﹐大家都是這個村子的村民。汪家居住的是村子里最老的部分﹐由二戰時的兵營改建而成﹐公寓的前門象後門﹐後門也像後門﹐但真正的後門往往比前門更容易走﹐所以後門倒常常被當成了前門。來客若是從這樣的「前門」進來﹐第一步進廚房﹐第二步差不多就要到客廳了。

「謝謝﹐謝謝。」老梁君子地說﹐可能是對張莉﹐也好象是對每一個人﹐「我們八點鐘要去跳舞﹐所以......」他為凱娣的裙子解釋﹐將個背微微駝著﹐似乎不好意思矗立在大家中間。

「這是凱娣。凱娣﹐這是汪澎。汪澎的太太Betty。李岩。李岩的太太張莉。」老梁介紹說。凱娣每聽到一個名字﹐就白牙齒一閃﹐順著老梁的手沖對方點頭﹐用廣東腔加英文腔的國語微笑說「累厚(你好)。」對方也都微笑點頭﹐眼睛因為早已對她做完了雷達掃描﹐所以現在都可以平穩地與她坦然的黑眼睛相遇﹐說「歡迎﹐歡迎。」好象全是這里的主人。

這也難怪﹐除了凱娣﹐大家都熟﹐所以凱娣不知道大家前﹐大家已經知道她﹐雖然僅限於概念﹐叫做「補充修整案。」

「補充修整案」源於老梁的「本行」學說。老梁已近四十﹐經歷豐富﹐熟知歷史﹐因他從意大利輾轉來美做博士后的時候﹐太太的博士學業尚未完成﹐需與十歲的兒子繼續留在德國兩年﹐所以身單影只的老梁常有時間和心情與肯聽他宏論的汪澎把酒論古今。他對古今的心得頗多﹐其中之一是對「英雄難過美人關」的研究﹐對於這一研究的成果﹐李岩因跟他享有共同的朋友而有幸在汪澎的家中領略個粗淺。

那天是中秋節﹐大家本來都忘了﹐唯有汪太太及時想起來﹐說要過一下。汪澎顧念自己和朋友離家離國﹐學業辛苦﹐建議把家庭團聚變成朋友團聚﹐就請了李岩一家和老梁。酒過七旬﹐老梁沉默半晌﹐對著從奧克蘭中國城賣來的青島啤酒瓶灌了一口﹐說﹕「男怕投錯行啊。這男人又不能沒有行。這個英雄為什么難過美人關呢﹖原因就在這里。因為男人有兩個本行﹐一個是事業職業﹐一個是女人。這兩個本行就像他的兩條腿﹐缺一條都不行。缺兩條更不行。職業呢﹐容易投錯﹐也不好改。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剛學成就過時了﹐誰會想到電腦現在這麼吃香呢是不是﹖另一個本行呢﹐也容易投錯也不好改。不過補......」

「不過什么﹖」汪太太突兀地插進來問﹐像是好奇也像是警告。

老梁本要一口氣說完的﹐被這一問反倒愣了一下﹐像是忘記了他要說什么﹐然後又才想起來了﹐說﹕「不過汪澎和李岩的運氣都好﹐都投對了行了。哈哈哈...」他真正想說的是﹕「不過這一行可以通過補充來修正。啊喝多了喝多了。」

盡管他哈哈哈過去了﹐他的哈哈內容卻已讓大家都猜到個十之一二到十之八九不等。尤其汪太太﹐像是他腦子里的竊聽器﹐揚起一只隨便畫過的眉毛﹐笑﹐又遞了老梁一瓶酒﹐兩只極大的眼睛卻一閃﹐一只虛晃了一下李岩﹐加入另一只雙雙罩住汪澎﹐說﹕「恭喜你們都投對了行。」她沒有說出來的話是﹕「老梁﹐憲法沒有立好的時候﹐有憲法的補充修正案﹔太太要是沒有娶得合意﹐是不是也有太太補充修正案啊﹖這個太太補充案﹑先生修正案滿天飛﹐天下不就大亂嗎﹖」

所以今天老梁打電話說要帶個女客同來時﹐汪太太對汪澎說﹕「老梁要帶他太太的補充修正案來。」

汪澎一下子沒聽懂﹐聽太太解釋了才挺著有些發福的肚子笑﹐眼睛瞇成一條縫﹐笑完說﹕「老梁也可憐﹐一個大男人﹐老婆那么遠。也難免嘛。」

難免你個頭。他老婆一個人又讀書又帶孩子﹐還讓老公給帶綠帽子﹐就不可憐﹖」汪太太罵導。

「也可憐也可憐。嗨﹐別人的私人問題﹐咱們吵什么呀。」

「要是咱們也分開﹐你要是敢跟老梁一樣﹐看我怎么跟你玩。」

「還沒有犯錯誤呢﹐就被你修正了......」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