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伊甸的豐榮:兩性復和  從聖經看女教牧的事奉角色           

從聖經看女教牧的事奉角色

作者: 滕近輝

 

歷史角度

舊約有女士師──底波拉

士師是政治和宗教上的領袖。底波拉是神揀選與設立的士師,神藉著她打勝仗,故從舊約看神的揀選是不分男女的。

新約 Mingliu方面──保羅對婦女事奉的立場與觀念

在羅馬書第十六章3-16節中,保羅提名問候十位姊妹。第七節,保羅稱猶尼亞為女使徒。在當時,使徒身份很特別,保羅卻把這位姊妹與一般使徒同列,並指她有名望,在工作上有表現,這是很值得注意的。

在羅馬書第十六章1節中,保羅舉薦堅革哩教會的女執事非比。在羅馬書第十六章3節中,保羅問百基拉和亞居拉安。在排名上是妻子在先,丈夫在後,先婦後夫的稱呼在當時是反文化的。保羅如此寫並非偶然,而是他們這樣的排名已成為當時的習慣,被公認的。

在使徒行傳第十八章24-28節的經文中,記載了亞波羅大有學問,最能講解聖經,只是他僅僅曉得約翰的洗禮。百基拉、亞居拉在會堂裡聽他講道後,就接他到家中,將神的道傳給他,講解得更加詳細,使他日後更有力引用聖經,證明耶穌是基督。亞波羅也虛心領受這位姊妹的教導。

從以上的例子可以看出,保羅並不輕視姊妹;相反的,卻是十分欣賞姊妹的事奉。

現代宣教工場

在現代的宣教士中,姊妹的人數比弟兄還多。她們既是領袖,也是教會中的牧師,在宣教工場主持行政和教導工作,帶領會眾包括男女,這一事實是不能否認的。在宣教事工上,姊妹是領先的,值得我們反省。

倪柝聲先生反對姊妹講道、作領袖,但他一生中卻從三位姊妹的身上受益最多。一位是和受恩教士(M.E.Barber);另一位是賓路易師母(JessiePenn-Lewis),她的著作是倪柝聲神學思想的主要引導之一。賓路易師母是神大大使用的一位姊妹,經歷聖靈充滿,對付罪,完全奉獻。神在英國、歐洲、中國、印度、俄國等國家使用她,復興教會,到處講道,她的著作影響很多讀者。可見,被神使用的人是不分男女的;還有一位是內地會的女教士。倪柝聲承認在自己的一次靈性低潮時,因聽她講道而得著靈性復興。(註)

神學方面的探討

因我的年齡,別人容易以為我是支持傳統思想的人。然而,經過多年的詳細思考、研究、閱讀,我得著以下的結論,願與大家分享。反對姊妹事奉的辯論焦點是: 提摩太前書第二章12節,這段經文不許女人講道,也不許她們管轄男人,只要沉靜。

對此,聖經學者有兩種看法﹕

  • 其一,認為講道是指正式的講道,但更多學者認為是以家庭為背景,因上文提及的是一般生活。講道的原文是指權威性的教導,是承接上文指對丈夫而言,而不是指教會的講道。

  • 在加拉太書第三章28-30節的經文中,在基督裡不分男女,都成為一。起初,神從亞當的肋骨創造夏娃,雙方是平等的,給夏娃的名稱是配偶及幫助同伴(helpmate)。

所以,在人墮落之前,男女是平等的。人墮落之後,女人要順服男人,男人要管轄女人。但在耶穌基督的救贖裡把男女復合,男女在地位上是平等的,同是天父的兒女。

實際上,卻因為整個宇宙仍服在虛空中(unfulfillment),不能實現神原本的旨意,仍在墮落的影響之下,要等到末日屬主的人身體得贖,整個宇宙才能恢復正常。今日教會仍在罪惡的權勢影響之下,故而夫婦仍然有別。

在哥林多前書第十一章1-3節中﹕神為三一神,從次序看﹕聖父第一,是頭;聖子第二;聖靈第三。保羅看丈夫是頭,妻子蒙頭表示順服神,而丈夫蒙頭卻是羞辱。故此,蒙頭並非絕對,否則按推理,妻子順服丈夫故要蒙頭,那麼基督順服聖父也要蒙頭嗎?

故此,這是文化性、時代性、相對性的表達。在當時代,姊妹蒙頭表示順服;但在今日,蒙頭卻是裝飾而已。

在哥林多前書第十一章14節中,保羅從神學推論到人的本性。當時代的特色﹕女人長髮,男人短髮,頭髮長短是當時文化的比較,女的比男的長是相對的。其實,當時男性的頭髮在今日看來是相當長的。在哥林多前書第十一章37節中,姊妹若不蒙頭,就不可講道,言外之意,若蒙頭就可以講道。這裡,保羅說的「主的命令」是處境化的。

有兩個例子﹕

  1. 彼得在午正上房頂禱告見異象,神要他把過去一直看為不潔淨的生物宰了吃。他不肯,神三次說,神所潔淨的,不可當作俗物。舊約聖經清楚地將生物分為潔淨與不潔淨,這是象徵性與預表性的。

    福音時代,不再分潔淨的、不潔淨的,好像今日我們可以吃豬肉。主說祂來是要成全,將屬靈意義(實體)表明,姊妹蒙頭也是如此,只在於當時文化的需要。因為以弗所有一女神廟,其女祭司均披頭散髮,當時不蒙頭的女子代表不正經的人。

  2. 地上有男女之分是為結婚,是過渡性的、相對性的,天上卻無男女之分,因為那是在永恆裡。

香港姊妹按牧的現況

今單就香港教會中婦女事奉的現況,加以報導。

宣道會在香港共有一百十六間堂會,去年(1999年)經過了各堂會同工的聯席討論,以七對一的壓倒性比例通過了按立女牧師,隨即由各堂會提出按立人選。北角堂提出孔桂芳同工,西環堂提出鐘尚甘同工,沙田堂提出徐玉瓊同工,均為多年忠心事奉的女傳道。經審查委員會接納,於五月三日假北角堂舉行按牧典禮,充滿喜慶的氣氛,成為香港宣道會的新里程碑,這在全球五十八個國家的宣道會中也是創舉,包括北美的宣道會在內。

目前,香港的女牧師約七十位,分佈在二十一個宗派中。一般來說,她們有美好的成績與見證,獲得會友的接納與尊重。

香港宣道會建道神學院的歷史中,有七位出色的女講師,皆對學生有影響力,被視為傳道七女傑﹕鍾聖愛女士、何義思教士、汪長仁教士、歐真如女士、劉白如雪教士(劉福群師母)、彭喜樂教士、陳純華女士,這些姊妹模造了新一代的傳道人。

如果她們是傳道人的老師,自然可以稱為牧人。她們中間有五位是獨身女士,將一生毫無保留地奉獻給了建道,聲稱是與建道「結婚」。這些人是神賜給建道的厚禮,我從她們身上學習了很寶貴的功課,她們是我的老師,我以與她們同工為榮。

總結

  1. 姊妹在教會中可做教導工作,因許多姊妹具有教導恩賜。例如中國大陸的焦維真姊妹被邀請到各處培靈會傳講信息。五十年代的趙君影牧師夫婦,二位都有講道恩賜,但有人較喜愛聽趙師母講道。

  2. 菲律賓一些土著以女性為首,男的也取妻子的姓。越南山地以女性為首,牧師也是女的,有男牧師是例外,這是處境問題。原則上個人應按神所賜的恩賜去成全聖徒,各司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

  3. 潮流:香港的潮流雖然愈來愈開放,但事實上在教會方面,一般的弟兄姊妹仍未能接納女牧師。保羅處事的原則是無論行什麼事,都要注意軟弱的人,不要絆跌他們。保羅有許多權利,但他一樣也沒有使用,為的是要在什麼人中做什麼人,為要得著他們。

在神學上、解經上,按立女牧師均無問題,但要顧慮的是處境問題,因為這是一個處境文化的因素。我建議女同工要尊重自己所屬宗派對這個問題的立場、和自己堂會長執與一般會友對這事情的領受程度,從各方面作詳細的思考。

我是婦女按牧的忠誠支持者。

(作者曾任香港建道神學院及中國神學研究院院長,宣道會普世團契Alliance World Fellowship主席,及世界華福中心主席。滕牧師的傳道事工,普及世界五大洲。)

(註):編者按:倪柝聲是在余慈度主領的一次奮興會中信主與獻身,其後亦曾受余的栽培。余是廿世紀初神在中國興起的奮興佈道家,除她以外,尚有為數不少的姊妹蒙神重用,在當時的復興運動中起了領導的作用。請參考吳秀良著:《余慈度──二十世紀中國教會復興的先驅》,美國比遜河出版社出版,2000年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