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主页  灵命塑造  归心祈祷——一条转化生命之路(Centering Prayer -A Path of Transformation)

归心祈祷——一条转化生命之路

Centering Prayer -A Path of Transformation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作者: 张琴惠 | 2018年8月12日          

(一)归心祈祷与我

二十几年前,我的身体出了状况,医生要我休息。我的老师陈士珍教师也来信劝我“不只身体要休息,心灵也要休息”。可是我不知道如何休息,日子继续在痛苦中捱过。在1990年3月的一个清晨,灵修时主的话临到我:“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28),这耳熟能详的经文深深地感动我,此后连着几天,“到我这里来”这几个字,一直在我眼前,挥之不去。我意识到这是来自主耶稣的一帖请柬,我砰然心动,却不知如何回应主的邀请。

同年六月底,我受邀去纽约上州参加一个祈祷灵修会,到了才知道这是“归心祈祷灵修营”(Centering Prayer Retreat)。我心想,“归心祈祷”?这是什么祈祷?怎么从未听过,也未读过?我虽纳闷,却在灵修导师的引导下,开始与大家一起祈祷。到了第二天,就在祈祷的静默中,我恍然大悟,我正在回应基督的邀请呢!就在祈祷中我凭着信心,无言无语地来到内住的基督面前向祂敞开我的全心全人,安息在祂充满爱的同在中。那次的经历令我体会到“归心祈祷”就是“安息的祈祷”。几个月后,读到约翰福音十五章4-5节,"Abide in me as I abide in you" (当时读的是英文圣经), “你们要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们里面”,于是我对我的心说,“这岂不就是归心祈祷的光景吗?”于是我欢然上路,一切的疑虑都扫除了。

这二十一年来透过阅读、参加讲座、在中台神学院灵修课程之教导,及自己不断的学习操练,我对此祈祷有更深的认识与体会。我自己的体会及同学们的经历一再地见证,归心祈祷是一条转化生命之路。它不是唯一的路,却是一条很有效的路。

(二)归心祈祷的历史渊源

“归心祈祷”是二十世纪的名称。但早在第四、五世纪沙漠教父的着作中已经有归心祈祷的表达。根据圣若望加详(St. John Cassian)的自述,他曾请求隐修者依撒格(Abba Isaac)教他祈祷,那时依撒格所教导的祈祷就成为西方世界第一次对这个祈祷传统所作的表达,这个传统今天我们称之为“归心祈祷”。[1] 所以,归心祈祷是来自旷野的礼物。

归心祈祷是进入默观祈祷之梯的第一阶。在基督宗教的灵修传统里面默观祈祷是源远流长的灵修操练,在历史中“默观”一词的定义常是模煳不清的,它曾有几个不同的意思。保罗书信常提到对神充满爱的知识(弗3:16-19)是基督徒的生命正常成长不可或缺的一要素。这是与神亲密而得的知识,是关系全人的,而不只是理性的、头脑的知识。 后来希腊教父以contemplatio (英文:contemplation) 一词来表达这种经由经验而得的对神的爱之知识。这个默观的定义就此流传至今[2]。在十五世纪之前,默观祈祷的传授一直不曾间断,并被公认这是真属灵生命发展的必然结果,每一个基督徒都可享有的。[3]

十八世纪欧洲启蒙运动之前,神学包含灵修学。神学家认为他们的研究工作就是灵性的操练。第四世纪的伊夫纠斯(Evagrius of Pontus)说神学家就是祈祷的人。加尔文说,认识神就是被神改变。十八世纪之前,默观与神学被视为一体之两面,而不是对立的。[4] 十八世纪之后西方神学与灵修学开始有张力,神学被当作专业的学问来研究,而与教会生活脱节。到了十九世纪有关默观祈祷的着作已少如凤毛麟角,默观祈祷甚至被视为是异常的现象,是神奇而又危险的。[5] 从此,默观祈祷及和此祈祷相关的默想的操练不再被重视了。

归心祈祷的发展源自美国麻州。1960年代基廷(Thomas Keating)是麻州熙笃会修道院(the Trappist Monastery)院长。在离修道院不远处有一佛教的默想中心(Insight Meditation Center), 吸引了不少年轻人。他们迷路时常到修道院问路,基廷好奇地问他们,“你们到Meditation Center想寻找什么呢?”他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在寻找一条路。”他们寻找的是一个以默想为基础的灵修操练,一条能改变他们对现实和人生的看法之路。发现他们多数来自基督宗教(天主教及基督教)背景的家庭,基廷忍不住追问,“为何不在自己的信仰传统里寻找?”他们十分讶异地问,“你说,基督宗教也有一条路吗?”[6] 此后,也有些年轻人在从 Meditation Center回程途中,顺道拜访修道院。他们说,“我们从这个 Meditation Center有得到益处,但那里没有基督,我们需要基督。”归心祈祷的创始人之一的William Meninger,在一次访谈时说, “这些年轻人从东方宗教所学到的是,经由静默的路径(non-verbal approach)-超越话语、思想、意念-来寻找神。他们是在回应内心对神的渴慕,但他们是在基督信仰之外回应,这是极大的不幸。”[7]

这现象令这修道院的修士们感到万分的挫折。于是基廷在一会议中,提出挑战:“是否能将基督宗教的默观传统之精髓,以默想的方式来教导在修道院之外的人?””这些熙笃会的修士们都知道基督宗教(Christianity)不但有一条既深奥又丰富的默观之路,而且他们已多年生活在其中。可是如何传递呢?后来William Meninger从一本十四世纪有关默观祈祷的灵修名着‘不知之云’(The Cloud of Unknowing) 的一段话得到灵感与启示,这段话就成为归心祈祷 (centering prayer)之主旨。简言之,归心祈祷是将古老的默观祈祷加以新的包装,方法简单,让每一个渴慕与神建立更亲密关系的人都可学习。起初这新包装的祈祷称为“云的祈祷”(意指‘不知之云’)。后来因二十世纪的灵修导师梅顿(Thomas Merton)的影响而改名为“归心祈祷”(centering prayer)。梅顿常提到体验上主的方法是要回归人的中心。他写道:“祈祷的开始,不是靠‘思考’,而是靠‘回归内心’,借此寻找自己最深的中心,唤醒我们存有的深度境界;我们的存有靠上主的临在,祂是我们存有的根、生命的源。”[8] “归心”就是回到我们存有的最深处,或是心灵最深层之处。

梵谛冈第二次会议之后,天主教有多方面的更新,其中之一就是鼓励平信徒要扛起其个人灵命成长的责任,而不再依赖神父及其他神职人员。他们认为,与神契合乃是所有基督信徒属灵旅途的目标,每一个基督信徒都能在修道院之外活出默观的生活。 归心祈祷的创始正逢此时,成为神造就信徒的管道。约在1975年,基廷和几位修士就开始教导来修院退修的人归心祈祷。许多人深受这个简单的祈祷之吸引,尤其是平信徒。这祈祷很快地推广到世界各地,今天除了天主教徒之外,也有许多新教基督徒、牧师、传道人学习并实践“归心祈祷”。为了提供不间断的教导与学习操练的机会,基廷和他的同工成立了全球性的组织,Contemplative Outreach Inc. 其会员今日遍及世界各地。

(三)何为默观祈祷?

A. 定义:

归心祈祷既是默观祈祷之新包装,那么默观祈祷是什么呢?默观之原文是contemplatio,其英译词是Contemplation。中文翻译是默观或静观,华人圣经学者唐佑之则将之译为沉念。本文将採用默观一词。

默观(contemplation)这个字有广义及狭义两种用法。广义的默观与默观祈祷(contemplative prayer)是同意词,二者可交替使用,因它指的是基督徒沉思静祷,专一于神的修持与情操。其狭义的意思是指神人密契相交的经历与过程。[9] 本文将採用广义之用法。

根据早期教父的着作,祈祷分为两大类型-出声的祈祷(vocal prayer)及静默的祈祷(mental prayer)。而在静默的祈祷之下,又分为默想(meditation) 和默观(contemplation)。教父以 "Degrees of Prayer"[10] 说明这三个不同深度的祈祷。出声的祈祷(vocal prayer)是一般基督徒最熟悉的,祈祷者用思想、言语表达他对神的心意。 默想时祈祷者以脑(理性)和心(情感)完全地投入于神的话语中,而带来思想及心灵结构的更新改变。默想是人回应神的话语,默观则是神对祈祷者的回应。这时神的话已开始环抱祈祷者,并淹没他,人安息在神的爱中。他的官能-理性、情感、意志、记忆-都静下来,他不再用思想、话语祈祷,圣灵在他内祈祷。正如保罗所说的:“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罗8:26) 简言之, 默想是人主动的追求,他寻求、探索真理;默观是人被动地让神在他内里工作,不再用思想言语。默观常是默想的自然结果。

希腊教父以“经由经验而得的对神的爱之知识”来描述默观。第六世纪大贵格利(St. Gregory the Great)形容默观为“对神充满爱的认识”,他说这是默想神话语的果子,同时也是神的恩赐。他又说默观(contemplation)就是“安息在神里面”。[11]

成为归心祈祷创始之源的名着‘不知之云’(The Cloud of Unknowing) 的英国无名氏作家说,“没有人能靠着知识完全认识神,但每一个人都能以爱完全地拥有神。”这是无止境的爱的神蹟,一个充满爱的人,能以他的爱去拥抱这位超越的神。[12] 以爱去拥抱神就是默观。

唐佑之说,默想是以神的道为中心,但默观(沉念)只想到神,完全浸没在神的爱中。他也提到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是从默想之祷文而进入默观(沉念),他的心是那么充实以致不再用言语,只安静地听,听圣灵向他讲,所听见的即使只有一个字一句话,比千百遍祷告更有价值。所传的信息未必是用人的言语,表达的即使无言,仍是交通。[13]

从希腊教父的定义及以上三位圣徒的经历,我们知道,默观或默观祈祷乃是祈祷者经由从圣经真理的认识而进入与神亲密相交的主观经历。

B. 圣经中的“默观”:

圣经中虽然没有 “默观”或“默观祈祷”这词,但新约与诗篇却充满了默观的描述。福音书中的耶稣是个默观者。 祂常独自上山祷告(太14:23);祂常独自到旷野地方祷告(可1;35);祂独自在旷野四十昼夜禁食祷告(太4:1-11)。祂的祈祷是圣子与圣父亲密的相交,祂与父同在,父也与祂同在。祂的生活作息充满了祈祷。祂听父所说的,只作父所做的(约5:19)。祂也教导祂的门徒,祷告的时候要“进内屋,关上门、祷告你在暗中的父。”人子耶稣的一生及教导很完美地展现了默观的灵修传统。

新旧约圣经中也有许多默观者。常将神的话放在心中反覆默想的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坐在耶稣脚前静默聆听的伯大尼的马利亚、躺在耶稣胸膛中的那个耶稣所爱的门徒约翰、与神面对面说话好像与好朋友说话一般的摩西、在烈风.地震.火中等候神的以利亚,在诗篇中一再表达对神的渴慕与爱的大卫,他们都是默观者。

诗篇也不乏对默观的描述:“我的心平静安稳,好像断过奶的孩子,在母亲的怀中。” (131:2); “我心默默无声专等候神。”(62:1) NIV之翻译更凸显了“默观”中的静默与安息:"I have stilled and quieted my soul…" (131:2) ; "My soul finds rest in God alone."(62:1)傅士德说,一个默观者以爱神当作他生命中首要的、独一的目标。[14]

(四) 归心祈祷与东方宗教

归心祈祷源自近两千年的基督宗教的默观传统,深受沙漠教父教母及东正教的静修传统之影响,此二者所追求的是培养内在的静默与心的纯洁(interior silence and purity of heart)。 东方宗教默想的方法所注重的是培养专注的能力 (concentration),以达到心智的清明(clarity of mind) 为最终目的。归心祈祷的重点是在培养意愿的纯洁 (purity of intention),以追求心的纯洁(purity of heart)为目的。[15] 归心祈祷是默观祈祷之第一阶,是纯属基督宗教的祈祷方法。它曾被误以为是由东方宗教移花接木而来的祈祷法,也曾被误以为是基督教的超觉静坐,这些都是出自无知的误解。在上文所提之访谈中,对那些说“默观祈祷”像东方宗教的默想法的人,William Meninger反问道,‘你为什么不说东方宗教的方法像“默观祈祷”呢?’

(五)谁能学习归心祈祷

每一个真心渴慕爱主的人,每一个想认真过一个基督徒生活的人都可学习。 ‘不知之云’一书说得很清楚,“每一个内心温柔地激盪着对神的爱的人,即使这爱的激盪只是偶而的经历,他已是蒙召从事这爱的服事了。”[16] 这与婚姻状况、教育程度、年龄没有直接关系。耶稣说,“人若爱我必遵守我的道,我父也必爱他,并且我们要到他那里去与他同住。”(约14:21)神将这恩赐给“爱”祂的人。圣公会的牧师,Cynthia Bourgeault,当她在贵格会的小学就读时就在静默的敬拜中有默观的经历。今天许多在婚姻中的夫妻,忙碌的专业人士都是归心祈祷的实践者。他们渴慕被炼淨,能更专一爱主,预备自己能领受默观的恩赐。但有个例外,精神病患者应先接受治疗再来学习归心祈祷。对情绪严重失调者,我们也建议学习归心祈祷与接受心理治疗应同时并行。

(六)归心祈祷的方法

归心祈祷是为减少达到默观祈祷的障碍而设计的。但归心祈祷不只是一个方法,它是真祈祷,是纯信心的祈祷 (prayer of pure faith)。它预备祈祷者进入默观,是默观祈祷之梯的第一阶,让祈祷者慢慢地、一步一步地上升直到与神联合。默观是默想神话语的果子。祈祷者借祷读(Lectio Divina),进入默观。其过程有四个步骤:阅读、默想、心祷、默观。心祷之后,祈祷者就被带进神美妙的临在中,于是他进入默观。归心祈祷,就是在心祷之后开始。(祷读的程序可参考‘从祷读进入静观’,中台院讯,150期,pp. 4-7)

归心祈祷的方法是根据‘不知之云’的教导。在第七章作者说:每当神的恩典吸引你去默观,而你也决意要默观时,你便单纯地,顺着轻柔的爱的感动向主举起你的心吧!只要思想神-祂创造了你、救赎了你、祂引你来作此服事。不要让别的思想进入你的心灵。即使这样也可能太多了,以一个赤裸裸的意愿向着神,独独渴慕祂就够了。

如果你想把这个意愿浓缩成一个字(或词)以便记忆,你就要选一个单音的字或很短的词,例如:神、爱、、。将此字或词)谨记在心。…… 这个字的价值在于它的简单。[17]

这两段话成为归心祈祷的方法之基石。笔者在此将基廷及潘宁顿[18]之教导及我个人的体会归纳如下:

A.如何开始:

1.选一个“圣言”(sacred word),让此“圣言”成为你那赤裸裸的意愿 (intent)之记号。你的意愿乃是向神敞开,接受神在你内里的同在及作为。

  • “圣言”代替我们向神表达,“我们愿意向神敞开,进入神的同在中并顺服祂在我们心中的作为”之意愿。
  • 先祈祷求圣灵带领你选择最适合你的字(词)为你的圣言。例如:主、耶稣、神、阿爸、天父、爱、平安。
  • 在归心祈祷的那段时间,不要改变你的圣言,以免又开始思想。若要更改则在祈祷开始之前。
  • 对某些人而言,向内注视那位内住你心中的神可能比用圣言更合适。这样,你以“向内注视”作为你接受神在你内里的同在及作为之记号。

2.选一个舒适的坐姿,闭上眼睛,收敛你的心,默默地将已选好的圣言放进你的意识中,告诉自己,这“圣言就是我要接受神在我内里的同在及作为之意愿”的记号。

  • 舒适的坐姿可避免因身体的不舒服而分心。我个人的经验是,坐在直背的椅子,双脚能平放在地面上是最舒服的姿势。
  • 背部要伸直放鬆。
  • 避免在饭后作此祈祷,因容易睡着,也容易引发消化不良。祈祷时若睡着了,醒过来时,在时间许可之下,继续祈祷几分钟。
  • 闭上眼睛是为减少分心。

3.休息片刻,就以单纯的信心转向你的中心 (你存有的最深处),那里就是三位一体的神居住的所在。信心就是向神敞开并降服于祂。你可以先用几句话表达你的意愿(intention) 如:“主阿,我要向祢敞开并降服于祢。”;或“我接受祢的同在及在我内里的作为。凭祢意行。”;或“我把我自己交在祢手里。” 然后,你在静默中开始归心祈祷。

4.每次祈祷的时间是二十到三十分钟,每天两次。服用抗生素时,照医生给你的剂量与次数服用才有药效。同样,祈祷要有功效,也不能忽略祈祷的时间与次数。

B.祈祷过程:

1.思想:

归心祈祷的过程中的一个自然现象,就是会有各种思想 (thoughts)浮现。“思想”(thoughts)这个字是一个笼统的名词,任何出现在意识的银幕上的,包括所有的意念、思虑、情绪、图像、记忆、反应、评论,自我交谈、以及官能的感觉都是“思想” (thoughts)。人往往与他的思想纠结在一起,与它认同,以为“我思故我是”。 这些思想拦阻我们亲近神。归心祈祷就是要我们学习放下这些思想,进入我们的中心,认识我们属灵的层面。在这属灵的层面,我认识真正的我-我属于内住我心中的神,祂造了我、救赎了我、祂看我为宝为尊。我不是我的“思想”,我是神的儿子、女儿。

祈祷中浮现的思想有许多种类。有些是简单的思想(如:晚餐要吃什么,未完成的作业等),有些是涌自潜意识里充满情绪的,令人焦躁不安的。有时我们会在祈祷中得到亮光、灵感、信息,有时会有代祷的冲动,有时会沐浴在宁静的美好感觉中。对这些思想、情绪、冲动、经历我们都要放手。请放心,归心祈祷向你保证,在祈祷中你所得到的灵感、亮光、信息,若真的出自圣灵,它们会在祈祷结束之后,回到你的意识中,你不会失去的。

所以,我们让这些思想来,也让它们去,我们不赶走它们,也不招待它们。对付这些不速之客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理”,它们自讨没趣就会退出。 归心祈祷的方法就是,每当意识到任何思想时,我们就轻柔地回到我们的圣言。让它代替我们再次向神表达我们的意愿。这就如同向神说,“喔,主阿,我不是要想这些东西,我也不是要寻求灵感或愉快的感觉,我坐在这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亲近祢、向祢敞开、降服于祢、接受祢在我内里的作为。”只是我们不说这么多的话,我们让我们的意愿之记号“圣言”,替我们表达就好了。谨记,不要在祈祷的中途走开。不管思想如何勐烈地攻击你,只要你不起身走开,神就看你的祈祷为“甚好”。所以,一有思想就轻柔地重複我们的“圣言”。这是归心祈祷中唯一由我们启动的动作。

2.圣言:

圣言不会把你带到神那里去。它不是一个咒语(mantra),要你不住的唸诵。它只是一个记号或是一根指示棒,替你将那要亲近神的赤裸裸的意愿(intention)向神表达。它是要帮助你“放下”祈祷中出现的意念、情绪、自我交谈…,好让你能“转向”中心,向神敞开。换言之,圣言将我们所有的思想化成单一的思想-向神敞开。

初学者在祈祷中难免会有许多思想、分心,他需常常用圣言。请不要灰心,要知道每一次用圣言,你就再一次回到主面前。有一姊妹在归心祈祷的讲习会中说,“我完全失败了。这祈祷我不可能学会的。在这二十分钟内我用了千万次的圣言。”基廷微笑地说,“好极了,妳有千万次的机会转向基督。”

简言之,在祈祷的时段,你将自己完全地交给主,包括从你的意识的河流漂下来的杂念、情绪、图像等等,通通交在主的手中,任由祂处置。你若忠心操练,假以时日,一方面浮现的思想会减少,需用圣言之次数也随着减少。另一方面你的儆醒度提高了,思想的浮现与回到圣言之间的时间缩短了,甚至只有秒差。这表示在思想还没有把你拉走之前,你已警觉到,而借着圣言的帮助你继续留在神的同在中,而没有被拉走。这是“儆醒祷告”的操练。随着祈祷的成熟,你的灵也就越来越儆醒。你内心的安静(interior silence)也越来越深,慢慢地你就培养出进入默观所需要的安静(interior silence)的性情。

归心祈祷的方法,就是借着圣言的帮助,“放下”所有的思想,包括最敬虔的思想。祈祷中我们除了要主之外,心中一无所求。

C.如何结束

你预定的祈祷时间之末了,不要立刻起身。让眼睛再闭两三分钟,再慢慢地起身回到活动中。一个很受用的建议是,在归心祈祷的末了,我们要移向感受形态及观念形态的祈祷,也就是用言语、思想来祈祷。如此才能让我们祈祷中所经历的得到表达,并流入我们日常的生活中。以主祷文来结束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因为这是最完美的祷告。这篇祈祷文说出了归心祈祷中所流露的愿望之精髓。若我们能体会每一句,让祷词在内里涌流,好让在祈祷时所放射出来的无言无语的爱能慢慢浮出,深化,唤起心中的热情,那就最好不过了。我们也可以在起身之前,为人代祷。你会发现归心祈祷之后你更能按神的旨意为人代求。你也可以将你所关心的事或需要向神倾诉,你会发现,你的祈求变少了。

(七)生命的转化

A. 医治:

归心祈祷的目的不在于经历“内心的宁静”,而是在于清除那些在潜意识里阻碍我们进入持续与神联合的境界之障碍物。这境界就是默观的境界。这是透过“意识结构”的转化(restructuring of consciousness)而达到的,而这个转化则是规律地忠心操练归心祈祷的果子。

规律操练的过程中,心灵内在炼淨(interior purification)的动力必然被启动。基廷称之为“神圣的心理治疗”(divine psychotherapy)[19]。这是神为我们每一个人设计的,目的是要将潜意识里的垃圾倒出,好让神的恩典流入我们的思想、情感、身体,而带来身心灵的医治。基廷称这洁淨潜意识的过程为“潜意识的倒空”(unloadig of unconscious)[20]

许多研究已证明,幼年的情绪伤害影响一个成年人身心之健康甚深。这些伤害储存在人的身体、肌肉、神经系统里,常以焦虑、紧张、自我防卫显露出来。静默的祈祷,及祈祷带来的安息会慢慢软化这些已结疤硬化的伤痕,人体排泄的自然功能就会开始将这些有害健康的垃圾排出去。潜意识里的情绪的垃圾在祈祷中常以种种型态的思想浮现,常是激动的、强烈的,但又是模煳、无法命名的。接受它,不与它抗争是释放这些情绪垃圾之上策。

随着这些垃圾的排出,圣灵的光照也会来到,使我们认识我们性格的阴暗面。这样的光照启动“动机”的炼淨而带来自我认识。我们看见我们服事神、人的动机并不都是单纯出于爱。我们发现原来隐藏的动机、情感的需求一直暗中影响着我们的思想、情绪、行动而不自知。当你忠心操练归心祈祷一段时间之后,深埋潜意识里的幼年的情绪程式也会浮现,你会看见你如何从小就被错误的价值观控制与伤害。慢慢地,归心祈祷的内在动力自然会炼淨你、医治你,并带领你达到全人性格的转化[21]。这不只是道德上的改变,连你对现实的看法与反应都改变了。渐渐地,你觉得更健康、更自由。

B. 成圣

1. 成为心灵贫乏的朝圣者

上文提到,在祈祷中连那些宝贵的灵感、亮光、信息、愉悦的经历、代祷的慾望都要放下。这看似严苛的教导却是完全合乎圣经的。耶稣说,“心灵贫乏” (poor in spirit) 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太5:3 新译本)Cynthia Bourgeault 以spiritual non-possessiveness.[22] 形容“心灵贫乏” (poor in spirit)。这个英文字的意思是“不佔有”、“不拥有”,这是poor in spirit很好的形容。要佔有、要拥有属世的及属灵的好东西乃是人之常情,但这却是生命成长最大的阻碍。你若将神所给你的都交还给祂,你不抓住不佔有,你就常常是“空”的,你就有更大的空处为神,这是“心灵贫乏”者的写照。

这个祈祷就是学习“放手”(letting go)。靠圣灵的帮助,这个“放手”的属灵肌肉在祈祷中受过一番锻鍊之后,你对生活中的种种境遇也更能放手。你不是不能享受世上的好东西,而是你能不执着于这些。这样,你不再是个因不断累积而步履沉重的观光客。你因不断地放下而成为一个朝圣者,你能以轻鬆的步履迈向圣城。

2. 以基督的心为心

医治是迈向圣洁的旅途中的一个重要的层面。但我们绝不能说,一个人恢复健康,他就成圣了。情绪伤害得医治并不等于达到与主联合的境界。不错,在归心祈祷这个“安全的空间”,我们将自己交託给神-神圣的治疗师,我们的自我防卫鬆开了,我们一生的伤痕浮现了,也被医治了。这是基廷所用的“神圣的心理治疗”之比喻的核心。随着归心祈祷的推广,许多人涌到灵修中心为的是要得医治。然而,我们不可模煳了焦点,归心祈祷是祈祷,而不是心理治疗。这祈祷的目的是要带你走上成圣之路,使你能达到与神联合的境界。

圣言是我们的“意志”(the will)在心灵里运作的记号。祈祷时,我们的“意志”不住地将思想放下,回转向神敞开,接受祂的同在。换言之,“意志”一而再、再而三、n次地选择神。最终,不再需要圣言的帮助,“意志”完全降服于神。耶稣的祷告,“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祢的意思”终于也成为他的祷告。基督的心成为他的心。他的意志与神的旨意合而为一。这是人在天堂的这一边所能达到的与神合一的境界,也是归心祈祷要带我们去的地方。

(八) 归心祈祷与基督徒的服事

默观不只是祈祷也是行动。在出埃及记我们看见耶和华与摩西面对面说话,好像人与朋友说话一般。(33:11)接着,耶和华向摩西保证:“我必亲自和你同去,使你得安息。”(33:14) 神的同在不是静止的,而是动进的,祂的同在引领人前往。[23] 归心祈祷中的经历使我们能更积极地在神的陪同之下服事神、服事人。

默观是安息在神的爱中。神不只保证祂必与祂的仆人同去,祂也同时保证要使他得安息。大德兰说,爱使工作变成休息。归心祈祷中神圣之爱的经历使基督徒工人作工得息。

神所看的不是你成就的工作是多么宏伟,祂所看的乃是你以多大的爱去完成它。[24] 随着归心祈祷的成熟,内在动机的炼淨,基督工人越来越能同时作马大又作马利亚,而能带出爱的服事。

(九) 使归心祈祷融入日常生活的建议

1. 培育“自我接纳”的态度:对自己充满真情的怜悯,包括过去的历史,失败、无力、罪…。接受自己及自己的世界。

2. 选一个短短的祷文,如“耶稣灵祷”(或一口气的祷文),在日常活动中不断地以此祷文祈祷,让祷文渗透你的潜意识。(参中台院讯,191期, 2010, 3-4月,‘让我们来祈祷’ p.16-17)

3. 每天借祷读聆听神的话语,并阅读灵修书籍。

4. 保守你的心。计画乱了,我不乱。

5. 学习无条件地接纳别人。

6. 留意自己的情绪反应,及引发它的事件。刻意将它放下,若需要则接受 辅导或咨商。

7. 留意不要与所属的群体过份地认同。帮助你成长的教导传统要持守,不利于你的成长的则要放下。

8. 学习活在当前的一刻。(默观是将现在献给神,而不是一生。)

9. 与其他肢体一起祷读神的话、灵修着作、操练归心祈祷,彼此分享扶持。

10. 注意身心灵的健康。

(十)几个提醒

1. 祈祷的动机:“爱神、渴慕祂”是你祈祷的唯一动机。你甚至不求属灵生命的成长。 你将这二十分钟献给神作为“爱祭”,你愿意不计较地为神花时间 (waste time for God) 因为你爱祂。

2. 祈祷的评估: 不要在祈祷过程中评估你的祈祷。你若带着“爱神”的心来祈祷,无论你的祈祷是宁静的或充满分心,在神看都“甚好”。只要你不中途走开。

3. 祈祷的果子:不要在祈祷过程中寻找果子。规律操练一段时间之后,你会在日常生活中看见祈祷的果子-信、望、爱的增长。

4. 处理“思想”:不要“抓住”它,不要“抗拒”它、不要对它有“情绪”反应。总要回到“圣言”。

5. 时间与次数:尽力遵守一天两次,每次二十分钟的建议。要有创意地安排适合的时间。若作不到,减少时间及次数也总比不祈祷好。若归心祈祷吸引你,每次也不要超过一小时,因为你还有其他的责任、工作。负起你的身份所赋与你的责任是成圣之路所要求的。


  1. 潘宁顿‘神妙的归心祈祷:基督徒祈祷的古法更新’,台北,上智,1999. 页17.
  2. Thomas Keating, Open Mind Open Heart, Amity House, Inc. 1986, pp. 19-20.
    同上,p.26.
  3. Alister E. McGrath, Christian Spirituality, An Introduction, Blackwell Publishers, 1999, p.27,28,32.
  4. Thomas Keating, Open Mind Open Heart, p.25.
  5. Cynthia Bourgeault, Centering Prayer and Inner Awakening, Cowley Publications, 2004, pp. 56-57.
  6. Renowned Monk Defends 'Centering Prayer', Interview with William Meninger ,
    January 2012 enews from Contemplative Outreach.
  7. 潘宁顿‘神妙的归心祈祷:基督徒祈祷的古法更新’,p. 52.
  8. 谭沛泉‘平凡生活与灵修’, 香港,道风山基督教丛林,2006, p. 111.
  9. Father Matta El-Meskeen (Matthew the Poor), Orthodox Prayer The Interior Way, St Vladimir's Seminary Press, Crestwood, N. Y. 2003, pp.39-70.
  10. Thomas Keating, Intimacy With God, p.39.
  11. The Unkown Author, The Cloud of Unknowing, An Image Book, Doubleday, New York, 1973, p.50.
  12. 唐佑之,‘在神面前-灵性生活的操练’, 浸信会出版社,香港,2001, p.88
  13. Richard Foster, Streams of Living Water, Harper San Francisco,1998, p.33.
  14. Thomas Keating, Resting in God's Presence, Contemplative Outreach News, Vol. 12, No. 1, Spring, 1998.
  15. The Unkown Author, The Cloud of Unknowing, p.
  16. 同上 p.50.
  17. Thomas Keating, Open Mind Open Heart, Chapter 4-9, 及 潘宁顿,‘神妙的归心祈祷’第4-7章,都有详细的教导。
  18. Thomas Keating, Open Mind Open Heart, pp.93-107.
  19. 同上, p. 93
  20. 同上, p. 9-107.
  21. Cynthia Bourgeault, Centering Prayer and Inner Awakening, p.43.
  22. 唐佑之,‘在神面前-灵性生活的操练’,p.128.
  23. Teresa of Avila, Interior Castle, The Complete Work of St. Teresa of Avila, Vo. II,
  24.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E. Allison Peers, 2002, p. 350.

张琴惠 “归心祈祷-一条转化生命之路”曾刊登于‘中台院讯’
203期,2012年3-4月,页2-11。

“灵命塑造”事工具体时间表,请点此查看

 

相关阅读: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