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心但不動魄

– 訪戰火中歸來的福音拓荒者周芷芸及心理學家黃偉康、胡伊麗伉儷

採訪、執筆/李文屏 |2019年10月28日

 

危難是一面特殊的鏡子,能照出許多東西。今年(2019)8月中旬,以「觸摸生命,傳遞使命」為異象的「傳仁基金會」會長周芷芸及她帶領的短宣團隊共28人,包括臨床心理醫師黃偉康博士及夫人胡伊麗,在緬甸舉辦英文夏令營等宣教活動,因緬北聯軍與政府軍的衝突,在槍聲中被困戰區約一週,後由政府軍派直升機在路面部隊掩護下全數救出。在面對影響生死的遭遇時,他們卻自有一番深度的沉穩,可謂驚心卻不動魄。這後面有哪些故事呢?

 

問:事件與新聞都已經過去了,有什麼更長久的東西是沉澱下來的?

周:首先,上帝的作為體現在這裡,緬甸是福音的重要禾場。以前西方宣教士在這裡做了許多工作,建立了許多教會,每個教會都有教會學校。雖然這是90%人口都信佛的國家,卻允許我們傳福音,在學校可以用暑期聖經班的教材。可惜因為缺乏老師,當地的基督教學校有漸漸沒落的趨向。我們去的這個學校校長告訴我,他的學校原有八百多學生,因師資不足,許多學生轉去政府學校,現在只剩兩百四十多。我聽後很心痛,對校長說一定會盡力幫助他們。

 

更讓人心痛的是,緬甸吸毒問題非常嚴重,包括基督徒在內。這裡的傈僳族有60%的基督徒吸毒。冰毒和麻黃素等讓人死亡或神經錯亂的毒品極其便宜,不到0.2美元就能買到。一個同工傳給我几張照片,一個姊妹躺在地上,被一個吸毒後神經錯亂的弟兄所殺;另外一個弟兄說殺雞給妻子吃,揭開鍋蓋發現是他們的女兒煮在裡面;還有兒子吸毒後砍傷母親的……

其次,這裡屬靈的需要大,屬靈爭戰也就很激烈。這次我們分兩個梯隊,分別從美國東岸、西岸、加拿大、香港、臺灣和中國前去,預在8月2號和10號到,但出發前就遇到不同的阻攔,要麼颱風讓飛機班次取消、下緬甸出現禽流感;要麼到達後飛機不能下降,最後沒油了,要去其它機場加油;還有隊員生病,緬甸開始打仗等等。宣教不容易,所以使徒行傳中主的使者要腓利起來向南行,說「那路是曠野」(8:26)「曠野」就意味著困難,這是宣教道路上一定會有的。

但我看到的最重要的一點是:人會誤事,但神不會。8月15日,緬甸政府用短訊通知我們下榻旅館的老闆,要外國人撤離,但是偏偏他沒開手機,所以我們誤了可以撤離的時段。但16日學校舉辦營會的結營式,如果我們走了,孩子們不知會有多麼難過,同時隊員們也不會這一非常獨特的短宣體驗。

 

被困在當地,情況變得危險。過程中有僑領來說,用直升機帶香港來的隊員們出去,我說不行,因為那很容易被迫擊炮射下來,而且要走全隊一起走,不走一個都不走;又有人說讓我們每人出緬幣15000帶我們出去,那更不行,這樣的動機可能把我們放在更危險的境地。當地警察局長來看我們兩次,告訴我們沒有他們的通知,我們不可以出旅館,以免流彈打到我們,隊員中有人認為沒有100%的安全,有不同想法和行動計劃,不過我堅持我們作為宣教士,一定要聽當地人的,他們比我們明白地方局勢,並非沒有見識。在緬政府與美領館商議救援計劃後,在8月21日晚,政府軍派出20輛軍車清理了地面危險,又以大炮轟炸嚇走叛軍。第二天清早,緬軍通知我們急速上車,並開到一軍營,在那裡又等了些時候,軍長通知要再次以大炮轟炸,之後我們才能登上事先安排的兩架直升機,送我們安全離開戰區。

上帝容許這些事發生有祂的美意,祂派各方力量來幫助我們。隊員們後來說,最後這一個禮拜所經歷的,遠遠超過前兩個禮拜的。

 

 

問:生命突然面臨了危險,局勢緊張,你們當時如何保持鎮靜?

周:從我多年的宣教體驗看,我知道,若是時候到了,神要我死,我豈能活呢?但神要我活,我就不會死。我不是不會死,而是時間還沒到。若是時候到了,我就完全順服,開開心心地去。「困難」往往是基督徒信心的試金石。上帝的應許大家都知道,這時候就是我們用的時候。

36年前我剛出來宣教的時候,游宏湘牧師就對我說:「你知道嗎,宣教士與死是畫等號的。」這麼多年來在宣教工場,我有很多機會死的,但都沒有發生,因為時候還沒到,不過我要隨時作準備。所以我每次去宣教工場或去外地領會,都會對同工說,「我們不在這裡見,就在那裡(天堂)見。」

 

黃:我以前在精神科急症室做主管,常值夜班,見慣了突發性不正常現象,像殺人、自殺之類。諸葛亮常常用羽扇扇自己,因為涼快了頭腦清醒,我也很注意自己的情緒管理。出發前,周會長希望我去幫忙,用我的專業知識和經驗來滿足當地事工的一些需要,沒想到碰到戰爭。當時周會長面對的壓力很大,肩上擔子重,有些局面情緒很強烈,「溫度」很高,極不容易;我們在旁邊看著也很緊張,所以就儘量從側面幫助她,做聯絡和談判的工作。我和太太是團隊裡面唯一的一對夫妻,我確定太太情緒穩定了,就可以再去幫助其他的人。

周:我沒想到他在後面做了這些工作,本來應該我去聯絡的。這是神的安排。神不誤事。

胡:有商量很好,偉康讓我與女兒通話後我就一直很好,想到經文說「洪水泛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詩29:10),心裡就有平安。

 

 

問:面對危難,全隊28人的心理預備程度一定不一樣,是嗎?你們當時怎麼面對的?

周:的確不一樣。開始幾天,隊員們輪着帶領敬拜,唱詩歌、禱告,彼此在主裡相交,並分攤負責飯食,相當美好;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到了第五天,隊員中開始有了情緒。領隊鼓勵隊員們要抓住神的應許禱告,但,在那時候似乎已聽不進去了。有人哭,有人想找方法速速離開戰區,也有質疑領隊的領導能力的…。我去房間與他們一起禱告,鼓勵他們相信神的應許。這是我唯一可以做的。我不能叫他們不要怕,我要允許他們有情緒反應。不過我雖然靠祂的應許而不畏懼死,但是壓力很大,因為有些隊員是請假來短宣的,他們推遲回去會有怎樣的待遇?有的沒讓父母知道就出來短宣,我需要確保他們的平安。

隊員來自不同國家和地區,在緬甸有不同領事館,對局勢和各方情況有不同看法和評估。我們聯繫了美國領事館及中國領事館。隊員中也有領袖人物,對如何領導團隊有不同意見和主張,所以需要有非常明確的溝通和責任界限。我很感恩,雖然有些情緒和不同意見,但是整個團隊非常合一。

黃:配合領袖、成全使命是我對自己在這次短宣中的定位。其實我們這個團隊素質已經相當高了,前面兩次預備好包包準備走都沒走成,到第三次情緒才出來。在高度壓力下,這已經很不簡單。周會長要負責全局,我就注意周會長的需要,儘量幫她分擔,確保幾件事:一是全隊的安全。二是不要讓局面難度升級。當時只是被困,希望不要有隊員變成人質,變成人質後的談判就更困難。三是用同理心處理隊員情緒的溫度,也理解使館、緬甸方面的處境。例如我強調28人要一起救,但28人中只有8個美國公民,美國使館只能管美國人的事,怎麼救、如何救、救哪些人不由他們說了算。緬甸方面也不一定要救我們全部的,所以我們只能鼓勵他們往這個方向行,並保持好的關係。

我很感動的一件事是,上飛機的時候周會長是最後一位上去的。我想做紳士,讓她先上,但是她不讓,說:「不,你先上!我要確定每一個隊員都上了直升機。」

 

 

問:為福音奔走,你們的內在動力是什麼?

周:幾十年前臺灣發生了一件真實的事件。在東吳大學附近有一條河叫「外雙溪」,常年乾旱,許多年青學子喜歡在下游燒烤。有一天,一位先生騎腳踏車往上游走時,突然看到一位老先生正在開水閘,他趕緊掉頭騎著腳踏車沖向學生,搶救那些孩子。但是水勢太快了,那一天,他拼命搶救直到自己經筋疲力盡,但還是死了很多學生。第二天電視台採訪他,他哭得不得了,說:「來不及了!來不及了!」

「來不及了!」這幾個字幾十年來一直在周芷芸腦海裡,促使她一有
機會就傳福音,沒有機會也創造機會去傳福音。

「來不及了!」這幾個字幾十年來就一直在我腦海裡。所以我一有機會就傳福音。現在緬甸政策寬鬆,我們要抓緊這個機會,進一個學校學生就夠我們傳,只要有人願意去。神的作為在其中,我們這次遇到困難,政府給我們那麼多幫助。我問一個政府官員:「我們給你們添這麼多麻煩,你們還歡迎我們來嗎?」他說「歡迎!歡迎!」所以神開路讓我們去,我們就要去。

黃:傳福音也需要幫助他們解決實際問題。緬甸販毒問題嚴重跟經濟發展有關,幫助解決當地的經濟問題、建立職業培訓學校的價值是很高,是我們的下一步計劃。不過這需要時間。販毒問題也影響家庭、倫理關係,解決家庭倫理關係,也需要從解決經濟問題入手。彌迦書說:「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我很有感觸——要謙卑才能有憐憫,有憐憫才懂什麼是公義,要不各人有各人的「公義」。

 

 

問:事奉這麼多年,最大的挑戰是什麼?怎樣應對這樣的挑戰?

周:挑戰在哪裡都一樣,就是人的問題——不是福音對象的問題。面對的辦法就是調整自己。

 

 

問:有沒有因為身為女性而有特別的挑戰?如何面對?

周:在北美,有些教會不接納姊妹站講台,或不讓姊妹們有某些方面的服事。那就學習唄。以前我會受傷害,會感到糾結,陷在裡面;但現在不會,覺得神允許的話,就是我學習的功課。以利亞在洞裡糾結的時候,上帝說,來我們到山上去,看得更廣更遠,就不會陷在那個洞裡面。我經歷很多,的確很不容易,別說改別人,改自己都難。那就學習靠主跳出來,不讓那些問題困住自己。做我該做的,其它的由神負責。感謝神,這些年來帶領我經過,讓我的靈命日日更新,以致可以承擔更大的責任。我的秘訣就是不要聚焦在問題上,跳出來,就可以走更遠的路。

黃:很遺憾,美國在男女同工事奉方面很落後,比亞洲落後十年。我剛從馬來西亞回來,所服事的那個教會裡主任牧師是女性,她的先生也是該教會的傳道人。我們問他,開車誰開啊?他說我開啊;那誰做決定啊?她說太太做決定啊。這樣合作不僅一點問題沒有,還有很多好處。

 

問:在事奉中感到孤單嗎?感到孤單又怎麼辦?

 

周:很孤單,在做決策、做決定方面身邊沒有人可以商量。找接班人已找了很長的時間,找不到。有人說我的鞋很大,其實不然,現在要找肯委身,又不計待遇的是難上加難。

孤單有時候是事奉中難免的。但主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11:28) 當來到主前,我們的 擔子就會輕省些。許多時候唯有主能幫助。事奉的人要真實地到主面前來,祂的恩典是夠我們用的。

 

 

問:你現在身體怎麼樣?

周:感謝神,我現在不昏倒了。左眼90%瞎了,右眼好些,所以晚上不能開車,看什麼都要用放大鏡。以前椎間盤突出,現在很累的時候才會痛。每當弟兄姊妹問我好不好的時候,我都會說同樣的話,「靠主就天天好,靠己就日日難!」所以每一天都學習靠主生活。

 

 

問:如果用一句話來做自我介紹,你會怎麼說?

周:我是福音的拓荒者。

 

 

 

 


首頁 | 姊妹事奉 |社會關懷 |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