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女性的領導與成功 — 訪張蔡禎女士

張蔡禎(Jackie Jung)

採訪/邱清萍

簡介:張蔡禎(Jackie Jung)姊妹生於上海,長於香港,現任「財富500企業」之一Western Digital 的全球營運策略和卓越中心副總裁,擅長督導營運和組織轉型。近期帶領公司進入第四次工業革命,有卓越的成就。她同時致力於鼓勵和指導年輕女性進入技術領域,去年被 Connected World Magazine 評選得到”2021 Women of Technology”的獎勵。科技與創新是未來世界的趨勢,而女性在這方面的聲音卻寥若晨星,該獎勵旨在提高社會關注女性在科技方面的貢獻。

邱:Jackie,恭喜你得此殊榮。

 

張:謝謝給我機會分享我的經歷與想法。

 

邱:神很祝福你,使用你,我們就先來談談你如何與成功相遇?在過去廿五年的職場生涯中你如何走到這一步呢?你又如何看成功呢?

 

張:據我瞭解,聖經沒有直接談論成功,卻記載了像摩西、以利亞、大衛等很多領袖的故事,他們如何為人處事,與神如何互動;聖經也談到神要求我們忠心運用祂所給的恩賜與能力。世人認為成功成就能帶來幸福,其實不能帶給我們完全的滿足。我們只要把工作作好,享受成果,也祝福他人。

 

我其實走了很多年的冤枉路。從小到大,我都在嚮往5P: possession (財物)、position (地位)、power(權勢)、prestige(名聲)和 pleasure(享樂)。我從上海到香港,長大的環境都受這些價值觀和氛圍所薰陶,很重視表現和成就。做了基督徒以後,覺得享樂及物質的追求不符合聖經的教導,稍有克制,但在工作上爭取好成績,攀爬成功的梯級,贏得功名地位仍是我要追逐求取的。我甚至覺得基督徒若在事業上成功,不也是榮耀神的嗎?有了這種理念,我全力投入了事業,一週工作 70個小時,為了得到上司的讚賞;結果得到了,升了級,很快樂,可是很短暫,很快又有新的目標,繼續往前衝。我感到很疲累,好像賠上了自己的生命,經歷不到平安與喜樂。直到三年前,我才重整我的工作觀與成功觀。

 

邱:是甚麼因素使你對成功的意義有所領悟與覺醒呢?你又如何重整?

 

張:三、四年前我從馬來西亞回到美國,那時我已經是公司的行政人員,很快就發覺裡面的遊戲規則經常轉變,大多事情已不在我的掌控中。公司的合併,換總裁,每次的變動都會有很多的權力鬥爭,我的焦慮愈來愈多。2018 年我參加一個「從腦到心」課程,發覺自己一直追逐要得上司的肯定與讚賞是錯誤的。在另外一次的退修會裡,老師問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你覺得天父是怎樣看你?我以為我會看到自己好像沙灘上的一塊石頭,一直被海浪擊打;神卻讓我看見,我其實是祂掌上的明珠,祂是我的天父,我沒有必要拼命的去贏取上司的認可與讚賞,這個醒覺給我很大的震憾。

 

在2020年的一個靜修營裡,講員講到浪子的故事,我很熟悉,也曾用來傳福音。起初我以為自己就像故事中很勤奮工作的大兒子,可是愈聽愈覺得自己像迷失的小兒子,我在職場上追求成功,把它當成偶像。那天我在神面前承認自己一直的工作觀是錯誤的。

 

邱:能有這種覺悟,難能可貴啊;要調整過來,難度也很高吧! 你每週工作70 個小時,你是如何培養與神的關係,又如何保持身體與情緒的健康?可以分享一下嗎?

 

張:是,難度很高。幾年前我參加一個時間管理的訓練,談到要分辨事情的重要性與緊急性;培養與神、與家人、與朋友關係屬於重要而不緊急的事,容易被忽略。我就做了一些調整,在早上靈修親近神的時刻,邀請祂進入我今天的工作,求祂幫助我,在各種會議、難題和挑戰裡討祂的喜悅。另外,每天早上都與丈夫一同出去溜狗,既可以一同禱告,也可以鍛練身體。

         每週六早上,我可以用更多的時間親近神,特別用意識省察的禱告,來回顧一週,想起能與兒子談天,或看見媽媽吃了我烹調的菜,笑得很開心,我就很感恩;或想起曾經在黑暗中,不在光中,因工作不順而帶來的恐懼擔憂,牽掛或依戀;我就把這些糾結不開心的事與神談談,神也讓我看見,很多問題的根源是因為我想掌控自己的生命,要一切都很完美。在意識省察中,神幫助我去處理好這些負面的情緒,卸下這些的擔子。

 

邱:你願意如此去調整自己,感謝主。然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又如何在職場的政治遊戲,激烈的競爭中,不失去在主裡個人的操守,持守基督徒做人的原則?

 

張:品格在職場上的重要性愈來愈明顯,很多領袖爬到頂峰,卻因品格的問題掉了下來,後果很慘,大家都看到了。最近 Elizabeth Holms 的事件就是很好的例子。我在馬來西亞工作時,有一次發現一個很不錯的新產品在數據上出了小問題,有同事建議把它稍為更改一下,讓顧客看不到有甚麼問題,我們就可達成合作的協議。當時我認為不應該隨便更改數據,我就去跟顧客解釋,說我們已用了最好的方法製造了這個新產品,但是發現數據有個小問題,影響不大,還是可以進行,把這個項目做好。結果顧客很滿意我們的透明度和誠信,反而增加了對我們的信任。

 

邱:神所要求的誠信最終對個人或社會群體都是有益處的。我們再來看看你在這麼忙碌的生活裡,如何兼顧家庭的生活?其中有甚麼掙扎?如何找到平衡點?

 

張:家人知道我對工作的熱誠,都很支持我。當然我也要盡力做好我該負的責任,如煮飯和家務等,其他的家人也都有他們該扮演的角色。記得我要去馬來西亞工作前,我和丈夫 Kenneth都很清楚知道這是神要我們走的路,那時兒子九歲,要離開他出生的地方,起初很驚訝,後來明白媽媽要聽神的話,也就接受了;媽媽也對我說:Jackie,你小的時候我希望你聽我的話,現在你大了,若清楚是神的帶領,你就去吧。我就看見家庭的規劃需要在神面前一同的領受,就能同心同行。

         在馬來西亞快第五年,我又面臨另一次的選擇。當時我考慮兒子是否要回美國升高中,建立同儕友伴關係,培養基督徒群體的生活對一個年青人非常重要,我媽媽的健康在衰退中,也需要我幫忙。就在同時,公司考慮提升我為副總裁,這是我工作多年的夢想,眼看就要實現。去或留?我心中很大的掙扎,我怎能就這樣放棄呢?當時我們考慮是否 Kenneth 先帶兒子返美,而且幫我照顧媽媽,我留在馬來西亞工作一兩年,等新的責任穩定後,再考慮回美。

          想不到兒子對我說:「媽媽,你想要好好地生活,還是想當副總裁?」當時我覺得很震憾,我一直的心態都是:我要當副總裁,甚至賠上生命也在所不惜! 

           過去在每一個重大的決定之前,神都有介入。那一年-2017年,我在查經班團契(BSF)讀到約翰福音十三章,耶穌為門徒洗腳,立下謙卑服事的榜樣。在默想中,主感動我要用愛心服事最弱小的,當時在我家裡,最弱小的就是我兒子跟我媽媽。神也透過經文讓我看到自己想出頭,心中有驕傲的罪,我就決定放棄這個機會,老闆聽後也很驚訝。  

            2018 年我回到公司總部重新開始,發覺自己很喜歡在卓越中心做營運策略方面的工作,我有新的學習和新的機會,而且生活都沒有缺乏。兒子也進入一所很好的高中,在教會少年團契參加服事,我媽媽當時很需要我的照顧,就搬來跟我們一起住。神介入我們的家庭計劃,結果是那麼的美好。

 

邱:你尊主為大,祂結果還是讓你做了副總裁,使用你作出貢獻,感謝主。在高度的工作壓力下,很多人只能為保住飯碗去上班;對你來說,工作有沒有更深層的意義?你每天帶著怎麼樣的心情去上班呢?

 

張:神造我使對工作有很大的熱情,我每天都帶著很大的期盼去上班。正如以上所分享,我每早都先尋求神的面,求祂進入我當天的工作。我願學習與神同工,在其中成長。我期盼能幫助公司達到目標,也幫助員工成長,祝福別人,也祝福自己;另外,我也看重與同事建立關係與友情,找機會分享自己生命的見証。盼望這一切能榮耀神,這是我每天工作的動力所在。

 

邱:在科技行業裡,女性發展的空間如何?據聞因疫情很多女性要放棄自己的事業,留在家中照顧家人,或負責孩子的教育,疫情過後,可能很難重操故業,你的瞭解是這樣的嗎?

 

張:有幾個新的潮流都在幫助女性踏入職場。第一,很多大學的科技學科都開放學位,鼓勵女生報讀,希望幾年後有更多女性的生力軍。第二,政府也在提昇婦女的就業機會和地位,現在每個公司都在推動ED&I (Equity, Diversity and Inclusion),就是聘用員工時,對少數民族,或被邊緣化的群體能顯示公平、多元及有包容性。政府推動這政策,要求企業在這方面做出承諾,我們的公司在這方面也出了不少力。第三,有些公司有 re-entering work,幫助因疫情而失去工作的女性,讓她們重回職場,有一段適應期(soft landing),然後再恢復正式的崗位。所以,我對女性在職場的發展空間是滿有盼望的。

 

邱:我們來談談女性與領袖的問題。為甚麼很多女性都不想當領袖?或者說想當也當不了呢?有些教會的教導也不鼓勵甚至不容許女性當領袖。作為一家大公司的副總裁,你自己有甚麼體會?你怎麼看?

 

張:我先講為甚麼女性不想當領袖,有三方面的阻礙:第一做領袖要能擔當、肯付代價,很多女性的家庭責任已經很重,拿不出很多的時間;第二,女性自信心不足,調查數據指出,同一個工作機會,女性看看自己的履歷,有70% 符合要求,才敢去應徵,但是男性有30% 就去了。這兩個都是個人的原因,可以求神幫助。第三個原因是社會對女性領袖負面的標籤,作為領袖,無論男女都需要比較主動,願意表達自己的看法和立場,而且態度堅定。男性有這些特質,會被譽為領袖人才;女性有,便會被批評說有野心。這方面大家需要反省與調整,才能鼓勵更多姊妹貢獻自己。

         至於教會在這方面的教導,基本信仰的教義是應堅守的,但是有些教導是有歷史文化的背景,女性當領袖就是其中一個例子,我們應突破文化傳統的桎梏。每個女性都是神的女兒,都是屬神的明亮珍珠,教會應該幫助她們在教會或職場發出閃亮的光。   

 

邱:你也常鼓勵栽培年輕的女性科技人才,訓練她們。可不可以分享一下你的願景?

 

張:我曾經有兩位很好的上司,給我機會鼓勵我,把培養員工作為第一要務,為我立下了很好的榜樣。因此我也希望栽培年青的女性,陪伴她們走一段路,我在教會也在帶領幾位年輕的姊妹。我總覺得神給我這個崗位,有祂美好的心意,我要與人分享這個恩典。去年公司重組,有一位姊妹 (也是基督徒)被調到另一崗位;眼看等了很久的機會好像泡湯了。我在為她禱告時,神讓我想起以斯帖那句名言:焉知你得了皇后的位份不是為今天的機會嗎?我就鼓起勇氣,預備為她去見上司。我這樣做是很冒險的,上司怎麼看我,會覺得我多管閒事嗎?但是靠主加力我還是去跟他說:「這個崗位以後會怎樣發展,員工會怎樣看,會不會覺得不公平呢?我們公司對女性的承諾又會是怎樣?」沒想到後來我和這位同事都升職了。感謝神給我機會能祝福別人,也祝福自己。

 

邱:深盼神賜下更多像你這樣的以斯帖,不只在職場,也在教會裡,願弟兄和姊妹都能人盡其才,同心建立神的國度。謝謝你非常寶貴的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首頁姊妹事工|事工文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