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 – 美

文/許英黎宣教士(柬埔寨豐榮事工工場副主任)|2022年1月

2021年秋,當機構在計劃下面一些事工時,其中一個與文字有關的項目讓我心裡有了一個念頭:

訪問我們機構文字事工的把關者——李文屏。

(右圖:豐榮 前網絡文字同工 李文屏)

我與文屏只見過幾次面,但一直被她的文人氣質所吸引,喜歡她看事物的獨特角度,喜歡她字裡行間所呈現的生命力與溫柔,所以,很想從她的目光與角度看豐榮柬埔寨事工,看兩個家舍。

文屏認為性侵、性剝奪不是單純的性暴力,往往夾雜著文化欺凌與文化强奸,被性侵的幸存者除了要處理因被性侵而引發的身心靈創傷外,還要抗衡文化傷害,於是,有些人把自己鎖在心靈荒島中,有些人則也否定自己的價值,任由文化不斷繼續傷害自己。文屏是母親,又特別關注女性,對於這些被性侵、被性剝奪的孩子與婦女,有一種深切的關懷和保護心,所以「豐榮」的異象引發她強烈的共鳴。


2011年初,當文屏有機會利用自己的文字恩賜與網站建設技能參與豐榮事工時,她就欣然答應。十年來,文屏見證著豐榮團契的一群女傳道如何為公義走出教會大墻,將心力和關懷從美國投向遙遠的柬埔寨,直接或間接地服事那些受傷害的女性。

萬事起頭難,踏出到柬埔寨的一步後,下一步應該怎樣走,完全不能預知,特別是在一個陌生而文化迥異的國度。我問文屏是否懷疑過豐榮柬埔寨事工能不能繼續下去?她斬釘截鐵地說:「沒有懷疑過,只是覺得這是很捧、很美的事情,所以就直接去做,單純地去做。」


文屏雖然不能走到柬埔寨前綫,但透過工場傳來的文字,她看到美,看到善,這些美善有時不是說事情本身很美,而是心靈感到的美,在這過程中,内心深處被碰觸。其中一篇觸動她讓她淚濕的是《你是尊貴的》,那次活動,宣教士用氣球做的冠冕給孩子們戴上,告訴她們「你是尊貴的」。一句「你是尊貴的」從根本上建立孩子們的自我價值,把她們從心靈的孤島中釋放出來。唯有自我價值被建立與肯定,人才有能力面對未來的挑戰。她看到天父悲憫的美好心意,看到那份心意通過宣教士在柬埔寨流轉。她看到美善!

2019年,文屏首訪柬埔寨。幾天的共聚,讓我發現文屏在文字以外另一面的美。那天,她與我們女兒之家的孩子一起玩耍,然後突然帶領孩子們翻起跟斗和跳起舞來。她說那有韻律的舞步是「登山步」,能把日常生活都隨性編進舞蹈動作中,例如伸懶腰、穿衣、刷牙、洗臉、梳頭等。文屏嘴角的微笑,自在的扭動,所流露的滿足、自信與自由,感染著身邊的孩子,孩子們很快就學會了,開心得不得了。大家越跳越起勁,她與孩子們就這樣自由、優雅地舞動著。


原來這一幕,不但深印在我的腦海中,同樣,也是文屏被觸動的一幕。當她看見女孩子們翻側手翻時那么勇敢,扭動身體時那麼自由,她知道,孩子們被我們照顧得很好,因為那份節奏感與美感,被壓抑的人是很難擁有或表現出來的。孩子們能感受自己的身軀與四肢,能自由地舒展與扭動,這是一個被釋放的標誌,對於文屏,這是一件很美、很美的事。

這份美的釋放,甚至讓文屏看得更遠,更大,她看見希望——深信新一代的柬埔寨女性,會從我們這裡走出來,因為「『豐榮』就像一棵按時結果子的樹,一棵很美、不柔弱、有力量、能煥發新生的樹。」




首頁 |社會關懷 |柬埔寨事工代禱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