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為蝴蝶留芳甸

敘述/莫慧玲(「基督豐榮團契」駐柬埔寨宣教士)
採訪、整理/李文屏 |2019年12月16日

情有獨鍾

在眾多的選擇中,我選擇了做宣教士,最大的原因在於我對生命可以怎樣度過、該怎樣使用才最有意義的思考。

(左圖) 莫慧玲宣教士

成為宣教士前,我在香港藥房作配藥員,工作很有保障,工資對我來說很富足,生活無憂無慮。但工作不能讓我滿足,反而看到它會漸漸成為我生活的焦點。我可能會呆在藥房一輩子,一直工作工作工作……。我發現自己不想那樣生活,而是希望生命能夠被神使用,無論我高我低,成功失敗,應該活得更有意義,更精彩。所以想趁年輕有嘗試的勇氣時,去作一些嘗試。年輕時的嘗試也才有機會回頭。

我選擇做宣教士的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在於禱告時我問神自己是否可以奉獻。那時我25歲,正好遇到一件事,在一次偶然的自我檢測時發現自己可能患有乳癌,後來去查,醫生說可能是腦腫瘤。在坐地鐵去檢驗的時候,我就想:還有三站路、兩站路、一站路,在路的盡頭我就知道結果了,如果真的是腫瘤那會怎樣?如果生命就將面對這個現實,什麼也不能做了,我怎麼辦?有什麼遺憾?有什麼不甘心?

這個問題讓我清楚意識到自己還沒有把生命奉獻給窮人,還沒有為他們付出過。我發現自己如果在這方面還沒有為神所用會非常遺憾。

後來檢查的結果出來了,不是乳癌,而是腦子裡面有瘤。感恩的是,它不妨礙我,定期檢查它也沒變大。我不理它,只是帶著它生活,與它和平共處了八年。因為有它,我想可能也會難以參加宣教差會,因為別人會擔心我的健康狀況。奇妙的是,當我神學院畢業的時候,醫生說我的腦瘤消失了,要將我在醫院的檔案撤掉。

  1.  

以前為別人禱告病得醫治的時候,我覺得很自然,但這樣的事發生在自己身上,我感覺很不一樣,覺得好奇妙,心中響起一首詩歌:「我在這裡,是你的恩典……」

腦瘤消失,為我做宣教士撤去了健康方面的障礙。

別樣的精彩

我很小就信主了,生命的成長卻有一個過程。我兩歲時父母分居,十歲時因家庭問題,姐姐帶我離開父親,去與母親一起生活。我的童年生活雖然一直拮據,但神給我一份心,就是關心窮人或弱勢群體,比如有唐氏綜合症的人。後來神通過一些教會的教導和醫治的練習,讓我從原生家庭所受的傷害中得到醫治。

大專畢業後,我曾在一個私人醫院工作,剛好碰上SARS,非常非常忙,萬分辛苦,所以特別想有一個精彩又有意義的假期,趁年輕時上山下海,好好出去看看。姐姐正好知道一個去泰國的短宣隊,我就參加了。結果在整個短宣過程中我好快樂,回來後整個人都變了,還哭了一個月,因為山區小孩獻詩唱的歌一直在我心中迴蕩:「愛在哪裡?愛在哪裡?」

這位孩子參加社區中心活動時,他腿傷
已有一段時間了,開始蔓延惡化,沒有
家人看顧。慧玲帶他去就醫。

我覺得我擁有很多很多愛,我可以給。聽詩歌的時候,神的靈充滿我,提醒我,要給予愛就要先潔淨自己。我就求神潔淨我,心中開始變得非常火熱,常常跟隨組長去探訪,參加教會不少服事。我渴望追求人生的意義和夢想,希望活出生命的精彩。

精彩在我看來,就是活出與神的約定,是能與神同行,實現神所託付的目標。這樣的約定可能會因時間而變化,也不一定是人看來很偉大的事,而是神要你做的事,當你去做了,你就活出了屬於自己的那份精彩。我希望我的人生能活出與神的約定,是精彩的。

做宣教士需要有一個特點——願意給。我不太留東西給自己,也不把後路留給自己——像留在藥房繼續工作,只參加短宣。我願意離開生活的地方,把自己完全獻給神,去實現與神的約定。

峰回路轉

雖然最初我是想到泰國事奉, 但神沒往這個方向帶領我,而是啟發我在宣教路上要與教會同行, 於是我先成為了教會兒童部的同工。

有一天當我為宣教路再次求問神時, 神說 :「在我裡面沒有延遲。」祂沒有延遲,但是也沒有給我具體的日期。沒有日期的等待是痛苦的, 而真實的等待需要把主權完全交與神。神甚至問我:「妳是否認為一定要到泰國才是服事我?」

  1.  

這是一個很有力量的問題,讓我意識到,我服事的對象不應是某個地方,而是群體。事奉的基礎該先是異象而不是與當地人的情感關係。我開始分辨自己的內心情感和動機。

感謝神,有次當我想利用假期開闊眼界,看看其他地方如何做兒童事工時,神學院的一位同學將我介紹給一位柬埔寨的牧師,牧師願意接待我。這成為我接觸柬埔寨的開始,感受到柬埔寨成為宣教工場的可能性。之後,我又有機會去「豐榮女兒之家」短宣,才知道我神學院的老師老早就想介紹我認識的柬埔寨事工就是豐榮事工,可惜我一直固執地只看到泰北。

神就這樣預備了我的心,預備了各方面的條件,讓我更多地到「豐榮」做短宣,所以在教會任期滿後,我很自然就於2017年成為教會差派到柬埔寨的宣教士,參與「豐榮」事工。2019年11月,又正式成為「基督豐榮團契」差派的宣教士。

夢為蝴蝶留芳甸

我一直在柬埔寨發展兒童事工,感覺目前到達一個瓶頸期,需要進一步開拓。另外我在社區中心開展事工,希望接觸更多的成人和兒童。對我來說,接觸女性容易些,接觸男性比較困難。按柬埔寨男尊女卑的風俗,也因我看起來比他們年輕,他們都不太願意跟我說話。

不過,接觸孩子們讓我很滿足。他們非常純真,身上有神賦予的真善美,是我的喜樂之一,也是我服事動力的一個來源。我盼望神幫助我更快樂地服事。有時候,我感覺自己是神的一隻蝴蝶,渴望用祂給我的翅膀,在祂的花園裡面輕快、自由地飛舞。

 

 


首頁 |社會關懷 |柬埔寨事工文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