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女性的领导与成功 — 访张蔡祯女士

张蔡祯(Jackie Jung)

採访/邱清萍
简介:张蔡祯(Jackie Jung)姊妹生于上海,长于香港,现任“财富500企业”之一Western Digital 的全球营运策略和卓越中心副总裁,擅长督导营运和组织转型。近期带领公司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有卓越的成就。她同时致力于鼓励和指导年轻女性进入技术领域,去年被 Connected World Magazine 评选得到”2021 Women of Technology”的奖励。科技与创新是未来世界的趋势,而女性在这方面的声音却寥若晨星,该奖励旨在提高社会关注女性在科技方面的贡献。

邱:Jackie,恭喜你得此殊荣。

张:谢谢给我机会分享我的经历与想法。

邱:神很祝福你,使用你,我们就先来谈谈你如何与成功相遇?在过去廿五年的职场生涯中你如何走到这一步呢?你又如何看成功呢?

张:据我瞭解,圣经没有直接谈论成功,却记载了像摩西、以利亚、大卫等很多领袖的故事,他们如何为人处事,与神如何互动;圣经也谈到神要求我们忠心运用祂所给的恩赐与能力。世人认为成功成就能带来幸福,其实不能带给我们完全的满足。我们只要把工作作好,享受成果,也祝福他人。

我其实走了很多年的冤枉路。从小到大,我都在嚮往5P: possession (财物)、position (地位)、power(权势)、prestige(名声)和 pleasure(享乐)。我从上海到香港,长大的环境都受这些价值观和氛围所薰陶,很重视表现和成就。做了基督徒以后,觉得享乐及物质的追求不符合圣经的教导,稍有克制,但在工作上争取好成绩,攀爬成功的梯级,赢得功名地位仍是我要追逐求取的。我甚至觉得基督徒若在事业上成功,不也是荣耀神的吗?有了这种理念,我全力投入了事业,一週工作 70个小时,为了得到上司的讚赏;结果得到了,升了级,很快乐,可是很短暂,很快又有新的目标,继续往前衝。我感到很疲累,好像赔上了自己的生命,经历不到平安与喜乐。直到三年前,我才重整我的工作观与成功观。

邱:是甚麽因素使你对成功的意义有所领悟与觉醒呢?你又如何重整?

张:三、四年前我从马来西亚回到美国,那时我已经是公司的行政人员,很快就发觉裡面的游戏规则经常转变,大多事情已不在我的掌控中。公司的合併,换总裁,每次的变动都会有很多的权力斗争,我的焦虑愈来愈多。2018 年我参加一个“从脑到心”课程,发觉自己一直追逐要得上司的肯定与讚赏是错误的。在另外一次的退修会裡,老师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觉得天父是怎样看你?我以为我会看到自己好像沙滩上的一块石头,一直被海浪击打;神却让我看见,我其实是祂掌上的明珠,祂是我的天父,我没有必要拼命的去赢取上司的认可与讚赏,这个醒觉给我很大的震憾。

在2020年的一个静修营裡,讲员讲到浪子的故事,我很熟悉,也曾用来传福音。起初我以为自己就像故事中很勤奋工作的大儿子,可是愈听愈觉得自己像迷失的小儿子,我在职场上追求成功,把它当成偶像。那天我在神面前承认自己一直的工作观是错误的。

邱:能有这种觉悟,难能可贵啊;要调整过来,难度也很高吧! 你每週工作70 个小时,你是如何培养与神的关係,又如何保持身体与情绪的健康?可以分享一下吗?

张:是,难度很高。几年前我参加一个时间管理的训练,谈到要分辨事情的重要性与紧急性;培养与神、与家人、与朋友关係属于重要而不紧急的事,容易被忽略。我就做了一些调整,在早上灵修亲近神的时刻,邀请祂进入我今天的工作,求祂帮助我,在各种会议、难题和挑战裡讨祂的喜悦。另外,每天早上都与丈夫一同出去溜狗,既可以一同祷告,也可以锻练身体。
每週六早上,我可以用更多的时间亲近神,特别用意识省察的祷告,来回顾一週,想起能与儿子谈天,或看见妈妈吃了我烹调的菜,笑得很开心,我就很感恩;或想起曾经在黑暗中,不在光中,因工作不顺而带来的恐惧担忧,牵挂或依恋;我就把这些纠结不开心的事与神谈谈,神也让我看见,很多问题的根源是因为我想掌控自己的生命,要一切都很完美。在意识省察中,神帮助我去处理好这些负面的情绪,卸下这些的担子。

邱:你愿意如此去调整自己,感谢主。然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又如何在职场的政治游戏,激烈的竞争中,不失去在主裡个人的操守,持守基督徒做人的原则?

张:品格在职场上的重要性愈来愈明显,很多领袖爬到顶峰,却因品格的问题掉了下来,后果很惨,大家都看到了。最近 Elizabeth Holms 的事件就是很好的例子。我在马来西亚工作时,有一次发现一个很不错的新产品在数据上出了小问题,有同事建议把它稍为更改一下,让顾客看不到有甚麽问题,我们就可达成合作的协议。当时我认为不应该随便更改数据,我就去跟顾客解释,说我们已用了最好的方法制造了这个新产品,但是发现数据有个小问题,影响不大,还是可以进行,把这个项目做好。结果顾客很满意我们的透明度和诚信,反而增加了对我们的信任。

邱:神所要求的诚信最终对个人或社会群体都是有益处的。我们再来看看你在这麽忙碌的生活裡,如何兼顾家庭的生活?其中有甚麽挣扎?如何找到平衡点?

张:家人知道我对工作的热诚,都很支持我。当然我也要尽力做好我该负的责任,如煮饭和家务等,其他的家人也都有他们该扮演的角色。记得我要去马来西亚工作前,我和丈夫 Kenneth都很清楚知道这是神要我们走的路,那时儿子九岁,要离开他出生的地方,起初很惊讶,后来明白妈妈要听神的话,也就接受了;妈妈也对我说:Jackie,你小的时候我希望你听我的话,现在你大了,若清楚是神的带领,你就去吧。我就看见家庭的规划需要在神面前一同的领受,就能同心同行。
在马来西亚快第五年,我又面临另一次的选择。当时我考虑儿子是否要回美国升高中,建立同侪友伴关係,培养基督徒群体的生活对一个年青人非常重要,我妈妈的健康在衰退中,也需要我帮忙。就在同时,公司考虑提升我为副总裁,这是我工作多年的梦想,眼看就要实现。去或留?我心中很大的挣扎,我怎能就这样放弃呢?当时我们考虑是否 Kenneth 先带儿子返美,而且帮我照顾妈妈,我留在马来西亚工作一两年,等新的责任稳定后,再考虑回美。
想不到儿子对我说:“妈妈,你想要好好地生活,还是想当副总裁?”当时我觉得很震憾,我一直的心态都是:我要当副总裁,甚至赔上生命也在所不惜!
过去在每一个重大的决定之前,神都有介入。那一年-2017年,我在查经班团契(BSF)读到约翰福音十三章,耶稣为门徒洗脚,立下谦卑服事的榜样。在默想中,主感动我要用爱心服事最弱小的,当时在我家裡,最弱小的就是我儿子跟我妈妈。神也透过经文让我看到自己想出头,心中有骄傲的罪,我就决定放弃这个机会,老闆听后也很惊讶。
2018 年我回到公司总部重新开始,发觉自己很喜欢在卓越中心做营运策略方面的工作,我有新的学习和新的机会,而且生活都没有缺乏。儿子也进入一所很好的高中,在教会少年团契参加服事,我妈妈当时很需要我的照顾,就搬来跟我们一起住。神介入我们的家庭计划,结果是那麽的美好。

邱:你尊主为大,祂结果还是让你做了副总裁,使用你作出贡献,感谢主。在高度的工作压力下,很多人只能为保住饭碗去上班;对你来说,工作有没有更深层的意义?你每天带著怎麽样的心情去上班呢?

张:神造我使对工作有很大的热情,我每天都带著很大的期盼去上班。正如以上所分享,我每早都先寻求神的面,求祂进入我当天的工作。我愿学习与神同工,在其中成长。我期盼能帮助公司达到目标,也帮助员工成长,祝福别人,也祝福自己;另外,我也看重与同事建立关係与友情,找机会分享自己生命的见証。盼望这一切能荣耀神,这是我每天工作的动力所在。

邱:在科技行业裡,女性发展的空间如何?据闻因疫情很多女性要放弃自己的事业,留在家中照顾家人,或负责孩子的教育,疫情过后,可能很难重操故业,你的瞭解是这样的吗?

张:有几个新的潮流都在帮助女性踏入职场。第一,很多大学的科技学科都开放学位,鼓励女生报读,希望几年后有更多女性的生力军。第二,政府也在提昇妇女的就业机会和地位,现在每个公司都在推动ED&I (Equity, Diversity and Inclusion),就是聘用员工时,对少数民族,或被边缘化的群体能显示公平、多元及有包容性。政府推动这政策,要求企业在这方面做出承诺,我们的公司在这方面也出了不少力。第三,有些公司有 re-entering work,帮助因疫情而失去工作的女性,让她们重回职场,有一段适应期(soft landing),然后再恢复正式的岗位。所以,我对女性在职场的发展空间是满有盼望的。

邱:我们来谈谈女性与领袖的问题。为甚麽很多女性都不想当领袖?或者说想当也当不了呢?有些教会的教导也不鼓励甚至不容许女性当领袖。作为一家大公司的副总裁,你自己有甚麽体会?你怎麽看?

张:我先讲为甚麽女性不想当领袖,有三方面的阻碍:第一做领袖要能担当、肯付代价,很多女性的家庭责任已经很重,拿不出很多的时间;第二,女性自信心不足,调查数据指出,同一个工作机会,女性看看自己的履历,有70% 符合要求,才敢去应徵,但是男性有30% 就去了。这两个都是个人的原因,可以求神帮助。第三个原因是社会对女性领袖负面的标籤,作为领袖,无论男女都需要比较主动,愿意表达自己的看法和立场,而且态度坚定。男性有这些特质,会被誉为领袖人才;女性有,便会被批评说有野心。这方面大家需要反省与调整,才能鼓励更多姊妹贡献自己。
至于教会在这方面的教导,基本信仰的教义是应坚守的,但是有些教导是有历史文化的背景,女性当领袖就是其中一个例子,我们应突破文化传统的桎梏。每个女性都是神的女儿,都是属神的明亮珍珠,教会应该帮助她们在教会或职场发出闪亮的光。

邱:你也常鼓励栽培年轻的女性科技人才,训练她们。可不可以分享一下你的愿景?

张:我曾经有两位很好的上司,给我机会鼓励我,把培养员工作为第一要务,为我立下了很好的榜样。因此我也希望栽培年青的女性,陪伴她们走一段路,我在教会也在带领几位年轻的姊妹。我总觉得神给我这个岗位,有祂美好的心意,我要与人分享这个恩典。去年公司重组,有一位姊妹 (也是基督徒)被调到另一岗位;眼看等了很久的机会好像泡汤了。我在为她祷告时,神让我想起以斯帖那句名言:焉知你得了皇后的位份不是为今天的机会吗?我就鼓起勇气,预备为她去见上司。我这样做是很冒险的,上司怎麽看我,会觉得我多管閒事吗?但是靠主加力我还是去跟他说:“这个岗位以后会怎样发展,员工会怎样看,会不会觉得不公平呢?我们公司对女性的承诺又会是怎样?”没想到后来我和这位同事都升职了。感谢神给我机会能祝福别人,也祝福自己。

邱:深盼神赐下更多像你这样的以斯帖,不只在职场,也在教会裡,愿弟兄和姊妹都能人尽其才,同心建立神的国度。谢谢你非常宝贵的分享。

首页姊妹事工|事工代祷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