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 – 美

文/许英黎宣教士(柬埔寨丰荣事工工场副主任)|2022年1月

 

当机构在计划下面一些事工时,其中一个与文字有关的项目让我心里有了一个念头:访问我们机构文字事工的把关者–李文屏

我与文屏只见过几次面,但一直被她的文人气质所吸引,喜欢她看事物的独特角度,喜欢她字里行间所呈现的生命力与温柔,所以,很想从她的目光与角度看丰荣柬埔寨事工,看两个家舍。

 

(右图:丰荣 前网络文字同工 李文屏)

文屏认为性侵、性剥夺不是单纯的性暴力,往往夹杂着文化欺凌与文化强奸,被性侵的幸存者除了要处理因被性侵而引发的身心灵创伤外,还要抗衡文化伤害,于是,有些人把自己锁在心灵荒岛中,有些人则也否定自己的价值,任由文化不断继续伤害自己。文屏是母亲,又特别关注女性,对于这些被性侵、被性剥夺的孩子与妇女,有一种深切的关怀和保护心,所以「丰荣」的异象引发她强烈的共鸣。

2011年初,当文屏有机会利用自己的文字恩赐与网站建设技能参与丰荣事工时,她就欣然答应。十年来,文屏见证着丰荣团契的一群女传道如何为公义走出教会大墙,将心力和关怀从美国投向遥远的柬埔寨,直接或间接地服事那些受伤害的女性。

 

万事起头难,踏出到柬埔寨的一步后,下一步应该怎样走,完全不能预知,特别是在一个陌生而文化迥异的国度。我问文屏是否怀疑过丰荣柬埔寨事工能不能继续下去?她斩钉截铁地说:「没有怀疑过,只是觉得这是很捧、很美的事情,所以就直接去做,单纯地去做。」

 

文屏虽然不能走到柬埔寨前线,但透过工场传来的文字,她看到美,看到善,这些美善有时不是说事情本身很美,而是心灵感到的美,在这过程中,内心深处被碰触。其中一篇触动她让她泪湿的是《你是尊贵的》,那次活动,宣教士用气球做的冠冕给孩子们戴上,告诉她们「你是尊贵的」。一句「你是尊贵的」从根本上建立孩子们的自我价值,把她们从心灵的孤岛中释放出来。唯有自我价值被建立与肯定,人才有能力面对未来的挑战。她看到天父悲悯的美好心意,看到那份心意通过宣教士在柬埔寨流转。她看到美善!

2019年,文屏首访柬埔寨。几天的共聚,让我发现文屏在文字以外另一面的美。那天,她与我们女儿之家的孩子一起玩耍,然后突然带领孩子们翻起跟斗和跳起舞来。她说那有韵律的舞步是「登山步」,能把日常生活都随性编进舞蹈动作中,例如伸懒腰、穿衣、刷牙、洗脸、梳头等。文屏嘴角的微笑,自在的扭动,所流露的满足、自信与自由,感染着身边的孩子,孩子们很快就学会了,开心得不得了。大家越跳越起劲,她与孩子们就这样自由、优雅地舞动着。

 

原来这一幕,不但深印在我的脑海中,同样,也是文屏被触动的一幕。当她看见女孩子们翻侧手翻时那么勇敢,扭动身体时那么自由,她知道,孩子们被我们照顾得很好,因为那份节奏感与美感,被压抑的人是很难拥有或表现出来的。孩子们能感受自己的身躯与四肢,能自由地舒展与扭动,这是一个被释放的标志,对于文屏,这是一件很美、很美的事。

这份美的释放,甚至让文屏看得更远,更大,她看见希望——深信新一代的柬埔寨女性,会从我们这里走出来,因为「『丰荣』就像一棵按时结果子的树,一棵很美、不柔弱、有力量、能焕发新生的树。」

 

 

 

 

首页 |社会关怀 |柬埔寨事工代代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