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柬埔寨「豐榮事工」  森林女孩

森林女孩

文/許英黎宣教士(柬埔寨豐榮事工工場副主任) |2021年11月1日

 

珍巴裝飾自己的相片,
她為自己加了一對翅膀。

2014年12月,當時我還在神學院讀書,學期休假時,我到柬埔寨豐榮女兒之家了解其事工。在那裡,我第一次遇到珍巴。那是下午4點多,有個女孩在辦公室外向我招手,於是我走到她身邊。她臉帶羞澀,身軀略微前後移動,然後斷斷續續地吐出:「I ……I……Love ……You!」(我……我……愛……你!)説後滿足地離開。這是短宣隊員教她的。

短宣隊員還告訴我,起初的兩天,珍巴不怎樣參與活動,常自己在家舍遊走,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但由於短宣隊員常主動跟珍巴說「耶穌愛你,我們也愛你」,結果,這愛進入了珍巴的心,她也開始向身邊的人表達愛。然後,她開始參與短宣隊舉辦的活動。最後一天,短宣隊向孩子們傳福音,珍巴也表示願意信耶穌。短宣隊員帶領她祈禱後問她:「耶穌在哪裡?耶穌會離開你嗎?」她單純地應道:「在我心裡,我會把耶穌鎖在我心房,不讓祂離開的!」

後來,我發現珍巴在女兒之家算是高大的孩子,卻仍在跟保姆學説話,她努力模仿的樣子深深烙在我的腦海裡。有一幕叫我極為難忘:目光空洞的她坐在樓梯上,任由別人如何叫喚,她都完全置之不理,即使是吃飯時間。

後來,有人告訴我,她是在森林裡被發現的,並有被性侵的痕跡。由於找不到她的家人,於是來了我們女兒之家。自此,森林女孩就停留在我心裡。

2016年底,我神學畢業後正式來到女兒之家服侍,我與森林女孩——珍巴再度相遇。雖說我們都希望孩子們不用在我們機構停留太久,能儘快回家,但能與她重遇,我還是開心的。

兩年過去了,她偶然仍會呆坐,仍會忽然閙情緒拒絕吃飯,但表達力有比較明顯的進步,臉上的笑容也多了。

大概又過了兩年,某一天,我被一個女孩子掃地的身影吸引了,是森林女孩!我叫她,問道:「今天該你打掃嗎?」拿著掃帚的她,臉帶羞澀而滿足的笑容,看著我答道:「」(即:是!這是柬埔寨女性的回應用詞)。除了打掃,我也發現她開始幫忙洗碗。有一天,她更在我耳邊清唱了幾首柬文詩歌給我聽,我雖然忘記她唱了什麽,但那美好的感覺,仍溫暖著我。

有一次,我為孩子們製做個人代禱卡,要她們想自己的代禱事項。很多女孩子都很惘然,有些聽了旁邊的人說後,就跟著說。但珍巴卻沒有理會別人,她認真地思考,然後一條一條地説出她的代禱事項。那一刻,我心裡很詫異,也很激動,那個當年還在我們這裡學説話、眼神空洞的她,已經脫胎換骨了。雖然説話仍有些吞吐,但她有自己的思想,也能清楚表達自己,代禱事項又是這麽真摯與單純。我讚賞她,她帶著羞澀而滿足得的笑容回道:「」。

後來,我們幫她找到家人,她就回去與家人一起生活。我最後一次見她,是在她家裡,她很開心地拉著我的手,靠近我臉龐,低聲、有力而滿足地告訴我:「我很開心,因為我懂得煮飯,幫家人做家務!」

雖然,這似乎只是一件在世人眼中微不足道的事,但從她滿足的眼神,我看到的是一個了不起的大成就。這句話成為她最後跟我說的話,因為幾個月後,她因腦癲癇離世。

雖然她離世了,但她最後的那句話與她滿足的笑容,留在了我的心裡。更重要的是,她已從那森林中被解救和釋放,回到天父的懷抱裡了!

 

若您願意援助我們,請點擊這裡

相關內容:

網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靈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專欄

徵稿啟事

訂閱豐榮月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