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灵命塑造  “好人”为何要性侵?

“好人”为何要性侵?

 文/李文屏(本会文字及传讯主任) | 2021年8月16日   

2020年5月去世的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牧师,享誉基督教界,影响很大。当时的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他的追悼会上,也称赞他是“以智慧为武装,以真理与爱束腰”的护教家,说“当巨人倒下,其影响远近都感受得到。”[1]

而撒迦利亚倒了两次:一次是去世,虽让人远近哀悼,但形象还如巨人矗立;一次则是矗立的形象坍塌,瓦石纷飞,尘土迷眼,因2020年12月,撒迦利亚性侵事件继几年前一度浮出水面后,再度曝光,并被外请独立律师事务所调查确认属实。

继天主教性侵系列案件、美南浸信联会诸多牧者性侵丑闻,继一些名牧的性侵丑闻后,这又是一起“好人”堕落案。

名牧和其他有体面,有尊严,甚至
有光环的人犯下性侵,“好人”的
形象崩塌,瓦石纷飞。

“好人”─一般情况下不仅不会侵犯别人,甚至是常常做利他事情的人。鉴于性侵受害者绝大多数是女性[2],本文就针对性侵女性且平时似乎是“好人”的男性而言。他们通常有体面,有尊严,很正常,甚至有光环,让人很难将他们与性侵这样的“下三滥”行为挂鈎。

可他们为何要做性侵这样下作的事?

他们似乎是不错的先生。如撒迦利亚,去世前度过了与太太Margie第48个结婚纪念日,在Instagram发文说:“48年前她将她的手给了我,至今已经给了我她的一切。我却不能给回什么了。Margie,我以我的整颗心爱你。”

他们对一般同事而言,似乎也是不错的工作伙伴。如电台访问节目主持人查理‧罗斯(Charlie Rose),例如演员比尔‧考斯比(Bill Cosby)。

他们怎么了?

性侵动机

在对人类行为的诸多研究中,福格模型(Fogg Model)简洁清晰:行为=动机+触发+能力。等式右边三项中的任何一项被打断,行为都难以达成。

套用到性侵行为上,便是:性侵行为=性侵动机+触发+性侵能力。同样,等式右边三项中的任何一项不能到位,性侵行为都难以达成。下面我们具体看看。

性动机和性侵动机不同。性动机存在于每一个正常人的DNA里面,是对性的愿望,到一定年龄自然会有,虽“发乎情”,但会“止于礼”。但性侵动机则不同,除了有产生性行为的欲望,同时会忽视对方是否同意,心理上认为“我想就可以了。”

“我想就可以了”内涵丰富,至少包含下面两层:

一、男性优越感。

在他们眼中,女性的价值就 在于性,是用来享乐的,是工具,“用来满足我的需要。”这种理所当然的心态,让他们下手时很自然。在一些对强奸的调查和后续採访中,“研究对象令人惊讶地坦然承认,自己不理会对方的不同意”而强行发生性行为,但不认为那是强奸。[3]

二、男权文化心理。

历史上,男人性乱似乎无伤大雅,但对女性单方面的“贞洁”要求则源远流长,至今依然普遍。这样的男权性文化心理表现在至少四方面:

1. 性侵者被纵容和包庇

当发生性侵事件,社会和文化谴责的往往不是施害者,有意无意间对其纵容、包庇和沉默,但对受害者则颇有微词,或者谴责惩罚。如:

  • “你不勾引他,他怎么会来招你?”
  • “你当时穿什么衣服?”
  • “你不要说出去,不羞吗?”
  • “他是牧师,你揭露了他,影响人对教会的看法和对神的信心!”

强奸受害者更是难容于传统社会或族群,被认为是“髒了!”“没人要了!”“不要脸!”

假设受害者有一些常人都有的小缺点,更成为受攻击的把柄,是“罪有应得”的证据。于是出现了非常奇怪的现象:犯罪者坦然,或者受害者比犯罪者的罪更大,更抬不起头。

性侵者既然无需承担严重后果,又能满足私欲,自然是性侵动机不灭。天主教一些神父犯罪后只被转换牧区从而继续犯罪,就是实例;各行业的实权人物多番性侵而职位不倒,也是如此。

2. 问题错位

虽然性侵肇事者绝大多数是男性,但性侵问题往往被当成女性问题来解决,注意力放在女性应当如何行止。只要树静而不管乱风如何吹;只让人如何捂鼻,却不求将房间的臭源清理出去。这样的结果当然是捨本求末,缘木求鱼。

《暴力心理学》(Psychology of Violence)杂志编辑汉比(Sherry Hamby) 说,她每收到“十篇关于受害者的论文”,才会有一篇是关于犯罪者的。“如果不真的了解犯罪者,你就永远不会理解性暴力。”[4]性侵肇事者既然多是男人,教育、处理办法,也都应该更多着力于此。

当然,这与女性如何保护自己不矛盾。看到问题症结所在,这也是女性正确保护自己的要点之一。鉴于篇幅,在此不多叙。

3. 将不正常的正常化

网路时代,接触色情内容机会增多,甚至不请自来,防不胜防。因寻求刺激、好奇、无聊等原因而浏览这些内容的人,佔人口的一半,一些从事“高尚”工作的人也不例外。如57%的牧师和64%的青少年牧者,皆承认自己有这方面的挣扎, 5%的牧师及12%青少年牧者已经上瘾。[5]

色情影像制作者及平台提供者往往基于男权心理,一味追求利润,忽视道德规范,甚至上传性犯罪实录,将女人工具化,非人化,而相关法律和管制跟不上。脑子被“喂满”这些内容而受侵蚀的人,容易将影片中的犯罪行为正常化,在现实生活中上演,增加其性侵动机。私生活的破口,让所谓的“好人”成为伪君子。

4. 寻找力量感、控制感

人生在世,有挑战是常态,在任何位置上的人,都有人所皆有的共性问题, 如生老病死;也有其位置所特别具有的相应问题。所以感到吃力或无力,空虚或乾枯,皆都可能。

而大脑有避难就易、趋乐避苦的自然倾向,让人寻求释放压力,找回控制感、力量感、生活的“滋润感”。这是为什么人会拖延重要的事去玩手机,去打游戏,去看色情影片。

“好人”出事也往往如此。毕竟,无论一个人多么强大,多么智慧,多么能干,总有体力不支、精神不济,甚或灵力减弱的时候。自己变弱,具有挑战的事就变大,就更需要“解脱”一下,为底层的心理需要寻求满足。而许多有男权思想之人的解脱及满足方式,就是把女人当工具为我所用,形成性侵动机。

例如:撒迦利亚就声称事工不容易,需要安慰和释放。这些一般情况下都是“好人”的人,在一些时候就违背了自己,辜负和背叛了信任,成为伤害人之人。

关于“触发”和“能力”

性侵者并不会对任何一个女性都发动侵犯行为,通常是对那些较易“得手”的人进行。他们会在心中对侵犯对象、侵犯场景进行评估,若是觉得“惹不起”或“会被逮住”,就会停手。所以,性侵是理性的选择,所谓“触发”,如:“她穿得很性感”,“抵不住她美的诱惑”之类,纯属託词。“触发”不过是对“我是不是有机可乘”的肯定回答。

而“性侵能力”和评估对方、评估自己的逃罪能力往往不能分,这种评估关键在于是否可以逃脱责任,与性侵者的地位、资源等密切相关,包括但不局限于:

• 是否可以控制受害者;
• 是否可以不被逮住;
• 是否可以打“擦边球”,让受害者拿不出确凿证据,哑巴吃黄连;
• 是否可以毁灭证据;
• 是否能够为自己的行为合理化。

公司、企业、机构、组织、教会等,对成员的犯罪行为包庇或无作为,就是对其性侵能力的“增强”,说是“帮凶”也不为过。

“好人”性侵的启发

对待问题,防范于未然,要比事后的救火疗伤更佳。“好人”要小心自己,因为“人心比万物都诡诈”,欲望会让人自欺并欺人。既然福格模型提供了一个看待性侵行为的方式,在“性侵行为=性侵动机+触发+性侵能力”的公式中,可针对等式右边三方面入手防患。

1. 动机:男女都要在思想上认清女性的固有价值─与男人一样,都是按神的形像所造,是共享生命盛恩、共同治理世界的同盟(参考创世记1:27-28)。要相互尊重,小心传统男尊女卑文化的影响,对自己的心理有觉察。男人不要妄自尊大,以为“我想就行”。

2. 触发:男人要学习如何正确地管理情绪,用合适方式满足自己的心理需要,不要在“有机可乘”时,就用性侵来找回控制感、力量感。解决问题的不当方式会成为更大的问题。从事“高尚”职业的人也不例外,都需要懂得以合适的方式管理情绪和压力。“做什么”不等于有免疫力。已婚者若能学习建立持久而有活力的婚姻,在婚姻中得到满足,是对失足的第一道防御。

3. 能力:社会要有法可依,组织要健全规则,不为性侵者赋能,要让其承担行为后果,人种什么,就该收什么(参考加拉太书6:7)。同时,女人不要妄自菲薄,要确信自己有上帝赋予的价值,学习并敢于维护自己,增加性侵者行为的“难度”。

“好人”性侵并不少见,防患及治罪双行,会让更多邪念没有落地发芽的机会。

注:

  1. ttps://www.timesfreepress.com/news/breakingnews/story/2020/may/29/pence-mourns-evangelist/524191/。
  2. https://www.nsvrc.org/statistics。
  3. The New York Times, "What Experts Know About Men Who Rape", Heather Murphy, Oct. 30, 2017, www.nytimes.com/2017/10/30/health/men-rape-sexual-assault-s.html。
  4. 同上。
  5. The Porn Phenomenon,https://www.barna.com/the-porn-phenomenon/。

(本文原载《神国》杂志第64期【屏镜中的关系】专栏,蒙允使用。《神国》杂志以注重前瞻力、突破力、挑战力、应用力、知识力、感动力、行动力为特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