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主页  成长、人际  伴你走过忧伤路(上)

伴你走过忧伤路(上)

叶美珠 作者:叶美珠(口述) 整理:杨玉华

当我们经历到亲友的丧失/死亡之后,是如何面对与处理悲伤?身为教会牧者,如何能实际地帮助会友们真正走过忧伤,并且有力量可以继续往前?

“伴你走过忧伤路”支持小组源起


过去这四、五年来,透过“伴你走过忧伤路”的教材和支持小组,我们带领了一些经历亲人过世的人,帮助他们思考和面对哀伤,陪同他们走过这段伤逝历程。

我之所以研究“悲伤处理”这个题目,有两个原因:第一,我曾在美国牧会约十五年之久,有一个很深的感触,就是身为牧者当遇到会友有亲友过世时,我们能做的大概就是陪伴他从进出医院直到丧礼结束,之后就很难继续做跟进的工作。可是他们真正难过、哀伤其实是丧礼之后,若要深入一对一关怀,需花很多时间,而且我们对这方面的认知很有限;即使去探访丧家,也只能听听他讲,并无法做些什么。于是我就思想:到底有没有一些实际的方法和途径,可以帮助他们真的走出来,而且可以遇见神?

大约四、五年前,我在洛杉矶的华人社区里举办一些讲座,我们教会和角声癌症协会合作服务社区,帮助一些因罹患癌症而去世者的家人;来参加的成员有些是基督徒,也有些是不信主的。当他们在小组中彼此分享时,我发现透过这个方式是一个很好的走出哀伤和传福音的管道。

第二,我的母亲卅三岁就因癌症过世,当时我才三岁,上有个哥哥姊姊,因为家人一谈起就会很难过,所以一直都不太愿谈这事。从小到大,这对我就像是个不能提的祕密。直到我在神学院念书的时候,开始接受心理辅导,做一些比较深入的属灵的操练,并有机会接受内在医治的装备──那段期间,神大大医治了我;如果没有人听我讲,我没有接受心理辅导,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里──当我愿意把这心中深藏已久的痛告诉主,在操练经历和神同在的过程当中,神用很多爱来填满我里面的需要,也透过学校里教授内在医治的老师及教会中的弟兄姊妹们为我祷告;慢慢的,我终于能够走出哀伤,这是我生命中很大的突破。

因着社区的需要,加上我在牧会的经验,以及我个人的经验,所以我就整合了内在医治、属灵操练和心理咨商三部份,设计了“伴你走过忧伤路”的教材,开始了这个名为“伴你走过忧伤路”的小组。那时候我有一个信念:“主啊!我只能陪他们一两个月的时间,可是我盼望他们可以遇见你,你可以陪他们走一生。”

一、丧失/伤逝

人生中所有的“失去或失落”,最大的就是死亡。人生会经历很多的失落,例如工作、健康、财富、地位等等,但因着死亡而失去家人的,是最大的痛伤。因此今天特别要针对亲友死亡的“失去”谈起。

面对家里的“伤逝”──亲友过世,中国人在感情表达上向来比较含蓄,不容易流露悲伤的情绪。在家庭里,当你经历到亲友的丧失──死亡之后,你是如何处理悲伤的?以下将分三个部分来谈:
1.伤逝的定义?
2.伤逝历程(正常的、未处理的)
3.健康地走过哀伤

我们需先了解相关名词的解释与定义:

1.丧失──失去曾经所拥有的人事物;
2.哀伤──因丧失而经历到一连串身心灵反应,有许多忧愁伤痛;
3.伤逝/恸──因亲友死亡所带来的哀伤。

其次,当我们谈到伤逝,可能会有一些迷思:

1.成熟信徒不需经过哀伤的历程?靠主刚强?
2.伤逝一段时间后若还有眼泪和忧伤是弱者的表现?
3.伤逝者的哀伤在丧礼节结束后就会恢复?
4.伤逝经过时间会自动复原?
5.经历伤逝后让他/她忙碌事奉后可以忘记痛苦?

成熟的基督徒是否不需要哀伤的过程,靠着主就可以刚强?当然不是。很多时候,看到一些伤逝者仍然很哀伤难过时,因我们牧者的责任就是要把他们带到神的面前,所以希望他们一直都能够很刚强,或是希望过了一段时间就能像圣经所说的靠主刚强,站立得稳;也有很多牧者反而加添伤逝者很多的事奉,让他觉得可以做很多,以为这样他就没有时间去想念亡者。事实上不是这样。这些都是不正确的。

时间并不真正能医治一切,伤逝者需要的是一些方式和过程。

案例一:
一位组员的先生突然心肌梗塞,短短几个钟头内就过世了,教会的弟兄姊妹去到她家,希望能安慰、帮助她。她那时非常难过,然而当时人多又有不熟的人在场,她真的很难哭出来。丧礼完当天,她很难过地坐在那里哭时,有人就安慰她说:“其实你应该感到安慰,因为你先生现在在天上好的无比……你应该可以感到释怀。”当时候她很想讲一句话,“那为什么你不去天堂?”

案例二:
有位姊妹和先生都是教会非常重要的同工,也是小组长,夫妻俩原是一起服事的;当先生突然过世时,她仍要服事同一个小组,所面对的都是一对对的夫妇,难度是非常的高,然而她的小组过年要举办三天两夜的家庭退修会。她是小组长,理所当然,她在悲伤之际,还要扛起这主办的责任。如今她所要面对的关系已经与过去完全不一样,她一方面带着伤痛,一方面还要事奉;可能我们作牧者没有想到,这对她其实是相当残忍的。

所以,牧者们需要站在伤逝者的立场去设想,一个服事者(他/她)正处于什么景况当中,有哪些层面的需要,是否适合承担此时的事奉性质。

Dr.  Archibald Hart 说:“许多的‘沮丧’是因生命中未曾处理‘失去’和‘哀伤’的累积。”我们生命当中有许多的失去、失落,若是没有好好处理,就会造成沮丧。现在沮丧已居全世界心理疾病的第一位。许多人因为沮丧而无法工作,在二○二○年将会成为社会与家庭最大的经济负担。

中国的诗人苏轼在妻子过世十年后,还写了一首诗《江城子》,深刻表达出对亡妻的思念之情;西方神学家鲁益师(C.S. Lewis)在失去妻子后,也用文字描述丧妻之后的悲伤与痛苦思绪。伤逝者──不论是东方西方,不论是男或女──失去所爱的家人,都会极其的难过。

Dr. Neimeyer (悲伤辅导专家)说:“我们并不在于权威的位置,我们也不是在传授知识,在悲伤治疗之中,案主与治疗者都是同一位置的──我们以他们的生命作为老师,是一个专家对专家的关系──如何应对失落?他们才是真正的专家。”

因此,当我们在牧养、帮助他们的时候,需要先去了解关于失丧的层面,知道他们所失去的是什么,以及为何而忧伤? 

1.外在的失丧:主要是死亡,次要是财物、权利、地位、健康等。
因为死亡而失去家人是最大的伤痛,尤其夫妻一起长久地生活,有些夫妇甚至结婚五十年、六十年,当配偶离开之后,身体健康会显著地下降,也有人在短时间内相继过世。若逝者(母亲或父亲)是家中经济的来源,本来是很有地位或是有权力的,可能所有的经济、权力、地位就跟着失去。

2.内在的失丧:(1)尊严──我是谁?;(2)连结──与人的关系;(3)命定──我作什么?
我们在人生当中经历一个失丧的时候,可能有三方面的失落: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怎么跟人相处,也不知道能够做什么。尤其是与配偶常常一起服事,一起出入教会的,当其中一位离开后,配偶到教会时会非常的难过和失落,甚至不知该坐在哪里。很多人在这段时间,会想离开教会,或是换一个教会。

案例三:
有位女传道,在美国一间大教会中服事,先生过世后她非常难过、害怕,就赶快去找工作,但先生留给她的房地产已足够她过一辈子。她曾在小组里说了一句话:“我真的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她突然发现她的人生好像没什么意义;她失去了动力,因为以前都是夫妻一起服事。

因为他们所失去的,不只是一个配偶;还有内心里面的伤痛。这都需要时间来调适。

二、伤逝历程

伤逝历程,有些是正常的,有些是不正常的。两者的差别就在于时间性。

(一)正常的哀伤

我在带小组的时候,最多人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这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会离开?”圣经有一个义人受苦的例子,就是约伯的遭遇;我们可从约伯的失去来看他整个哀伤的经历。

.约伯的失去──所拥有的一切(参约伯记一~二章)   

圣经记载约伯是一个完全正直、敬畏神的义人,而且远离罪恶;他也是全东方的人中至为尊贵的,有儿有女、有家产、牲畜、仆婢。然而他所拥有的这些,却在一日之内全都失去,甚至后来连身体的健康也失去了。当约伯失去这一切的时候,他的反应有三个阶段:

1.震惊:麻木──在初期,约伯的朋友七天七夜与他一起同在,没有人向他说一句话。因为他是麻木的。他在一夜之间所有的都失去了,特别是他的十个孩子全部都死了,那是一个相当大的震惊。

2.痛苦:愤怒、憎恨、惧怕、孤寂、沮丧。在这段时期约伯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甚至咒诅自己去死,表示他有很深的愤怒。愤怒是向外,对内是内疚。约伯也经历到很多的情绪,例如惧怕和孤寂;他说:“我以叹息代替食物,我哀亨的声音如水涌出,我所惧怕的临到我,我所惊恐的向我而来,我不得安营、不得安静也不得安息,却有扰恼来到。”另外还有沮丧,他说“我心极其悲伤,困苦将我抓住,夜间我里面的骨头刺我,疼痛不已,好像龈我一样。”

很多人形容他们不只是害怕孤单,更害怕的是再次的失去。有些人需要用很多抗忧郁症的药,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沮丧。愤怒是一种不正当的向外发洩情绪,而内疚就是一种不正常向内的压抑。我在带领小组过程中,在这时期许多人最大的情绪反应就是内疚,觉得是自己的错,总觉得若自己做些什么,就可以改变逝者的生命。

3.接受:约伯在经过与朋友们的反复辩论、与上帝对话后,最后说:“我知道你万事都能做,你的旨意是不能拦阻的……我从前只是风闻有你,但我现今亲眼看到你。”(伯四十二1~6)约伯受苦的原因,上帝从头到尾也没有告诉他,他虽不知道为什么要经历这一场苦难,可是他最后可以说出这句话,表示他真实经历到神,领会到生命的奥秘。

.走出忧伤历程

许多人会问:“我如何能真的知道我已走出这个哀伤?”我们从约伯记可以得知:如果一个人在整个哀伤的事件中,最后能重新以从神的眼光来解读人生,即使很多的事仍不明白,但是当他可以接受上帝的旨意时,他就走出来了。

一般的忧伤现象与历程有三个阶段:1.震惊和否认 2.面对和痛苦 3.接受和重整。

所以,“伴你走过忧伤路”的课程设计分为三阶段、八步骤:
第一阶段:震惊──1.承认失去、2.承认忧伤
第二阶段:面对──3.经历忧伤、4.回顾过往、5.总结告别
第三阶段:接受──6.调整空缺、7.重新上路、8.欢庆分享

忧伤历程是多次的起伏;不是直线,多是波浪。每个人对忧伤的感受与历程都是独特的,并没有绝对正确的方式。因此,走出忧伤是一个过程──从痛苦到调整,再重新出发的过程。虽然在恢复当中仍会有高低起伏的情绪,但如果有处理,终究会越来越好。

(二)未处理的伤

关于未处理的伤逝,我们要从原因、现象、类型、后果来探讨:

1.未能处理哀伤的原因:因着了解、关系、性别、心理、处境、历史、支持、死因、等多重因素都会影响个人的处理哀伤历程。

2.不正常的忧伤现象:(1)身体——强度反应持续六个月以上,而少改进。(2)情绪——长期持续的希望逝者会回来、缺乏理性和情绪的整合、不断作梦尝试要救回逝者,而无法确认逝者已不在了。(3)行为——超过数月坚决否认事实、过量的醉酒或吸毒、疏离人群、自杀倾向、精神病的行为、长期过着以逝者仍然存在的生活方式、避免触及伤逝的处境。

3.未处理哀伤的类型:(1)不举哀──错误观、否认死亡。(2)延迟──多重丧失、缺乏支持。(3)放大──複杂的关系、“现失”勾起“过去失去”。(4)释放──长期生病者的家属。
忧伤不良后遗症:若是不面对忧伤的过程,可能带来持续的症状。

4.未处理哀伤的后果:(1)身体──健康恶化,常有身体不适如感冒、胃痛等。(2)心灵──常有闷闷不乐、消极、易怒、恐惧、抑郁。(3)属灵──长期低潮、怀疑神、离开教会。(4)生活──工作不稳定、上瘾行为、人际关系不信任、离群。

小结:

经历失落后,所有哀伤的情绪反应都是正常的。不正常的,乃是长时间陷在忧伤中,造成不良的后果。

当有些伤逝者觉得无法走过悲伤时,就会认为:只有我是这样孤单,只有我会这样想。所以来到教会也不敢表露软弱,因为害怕自己不正常。有一本书《积极的忧伤》,许多人看完以后发现:原来我很正常!因为我也有这些感觉。所以,忧伤没有正确的方式,每一个人都有很个别性的感受与经验。如果长期处在震惊与面对前两个阶段,一直处在震惊跟处在忧伤的当中,长达三年、五年都走不出来,就不正常了。若能正常处理哀伤,其结果是面对、克服阻碍;未处理的哀伤,其结果就是逃避、停滞问题。

关怀者的任务

根据悲伤辅导专家,指出关怀者的任务与忧伤者的需要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震惊──忧伤者在这个阶段因为过于震惊,甚至会麻木,最需要的就是实际协助食衣住行与支持相伴。作为牧者和小组的组员,可以帮忙接送孩子,煮饭,或提供一些交通的协助、带她出门。

第二个阶段:面对──作为一个关怀者这时候可鼓励忧伤者表达里面真实的情绪、感受、想法,使他们感觉被理解、受到安慰,能安心与放心地吐露心情;不要指责或劝他们不要这样想,不要难过害怕等。通常我会问,做些什么可以帮助你面对寂寞、面对孤单?之后再给予所需的安慰及稳定的陪伴。

第三个阶段:接受──当忧伤者的情绪稍微平复的时候,她需要重新建立自己,重新找到人生的意义和生命动力。关怀者此时可帮助她了解所失去的都能成为生命的一部份,并重新定位与死者的关系型态,适时地给予支持鼓励,让她可以勇敢面对失去,并得着力量继续往前。

很多人在经过失落(死亡和忧伤)这样一个历程后,会重新思考人生,重新思考什么是最重要的、需要珍惜的。因此在这个阶段,关怀者可协助他重新赋予人生一个新的意义,而且是从上帝的眼光来更新这一切。唯有了解忧伤者丧失了什么,才能进而敏锐忧伤者的情绪反应、知道他正处在哪一段历程,有哪些需求?如此才能给予适时的安慰与帮助。(未完,继续阅读:伴你走过忧伤路 下)

(本文原载《灵粮文荟》网站。作者为灵粮教牧宣教神学院专任老师,在台北灵粮堂辅导中心带领「伴你走过忧伤路」支持小组)

 

相关阅读

 

主页  成长、人际  伴你走过忧伤路(上)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柬埔寨丰荣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