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信仰文學--詩歌  兩位帶傷的母親,兩首詩        

兩位帶傷的母親,兩首詩

作者:慕酥

生命之美的背面,往往是些滄桑。生活的不幸,可能臨到任何一個人身上,有些成為悲劇,有些成為路標,指向未曾想過的目的地。

相比之下我是幸運的,能朝著啟明星,把內在的重壓和旋流落成詩行,像臺階,帶我一點一點浮出水面,脫離那把人往下拽的漩渦,可以重新迎接高岸和陽光。

置身人生中場,又剛過清明,我緬懷母親。她在自己的人生中場時就終身退場了。莫說「子欲孝而親不在」的疼痛,想到現在我正值她辭世時的年齡,甚至比她退場時還年長幾歲,而且也是有了女兒的母親,真是感慨萬千。

我和母親都有傷痛,但因為我遇到了生命之主,所以我們的故事一樹兩枝,有了完全不同的路程。

不知道母親當年如何突圍內心的重巒疊嶂,也許就是無法突圍,所以早逝於一遍蒼茫了。相比之下我是幸運的,能朝著啟明星,把內在的重壓和旋流落成詩行,像臺階,一行一行隨手鋪在日記裡,或紙片上,寫完了,我也順著那一級級臺階浮出水面,脫離那把人往下拽的漩渦,可以重新迎接高岸和陽光。

這裡摘錄兩首這樣的小詩,一首是因為想起了母親,一首是我暗夜夢回卻因為「無約之遇」而突圍了暗夜。我實在是比母親幸運太多。我也常想,倘若母親認識我所遇到的「貴人」——基督,她的命運會怎樣改寫呢?

願天下受傷的母親都能痊癒,而且充滿生之喜悅。

母親

無約之遇

我的母親是個不幸的女人
妙齡時命運就剪斷了她的翅膀
又用浸透苦汁的麻繩綁住了她的心

所以她的眼神
要穿越籠罩了女性幾千年的詛咒
和她自己生命的荊棘
才能抵達我

她邊責罵我邊洗我的幼髮
啊,母親手指的觸感那麼美妙
我願為之做百倍的家務,並千倍地
聽話

但酷待母親的命運也順便絆了我一跤
一頭栽進深淵
我的靈魂就此匍匐在世外孤島
不懂人間何年

猛然擡頭時已過去了十個秋天
母親站在我的面前
長途跋涉
只為住讀中學的我
遞來她親手裁縫的衣衫

母親離去的背影越來越小
我在青春中再回首時
綁住她心的繩索已突然綁住了她的身

我按摩她不能動彈的腿她流了很多淚
她去的時候我還在她看過我的外地
母親沒有留下任何話語
只有她流過的淚,像一條不絕的暗河
繚繞著我日後的目光和
沉默

在夜的深處醒來
屋裡屋外都是重重的黑
萬千思緒從各個方向湧進心裡 
激來 蕩去……

NO,我突然意識到
我正被思緒任意裹挾 沉浮無定

醒悟的剎那拋出心錨
我將自己停泊在
祢的港灣裡

漸漸
每一次心跳
開始成為創造之妙的證明
每一次呼吸
是吐晦納恩
是攀援生命的聖梯

我仍被夜所籠罩
而靈魂的光輝
卻漸漸
如星光熠熠

多麼感恩
半夜醒來
成為一次無約之遇——與祢

 

相關閱讀

 

 

網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柬埔寨豐榮事工

查看作者專欄

徵稿啟事

訂閱豐榮月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