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主页  灵命塑造  心灵的祈祷 

心灵的祈祷

作者:张琴惠

I. 历史的典范

在第四、五世纪,世界对基督徒的逼迫停止后,教会随即世俗化。有一些人为了坚持遵守保罗的教导:“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 (罗十二2)他们就逃入埃及的沙漠,过与神独处的生活。他们以这样的生活抗拒被世界塑造成它的样式,并以此察验何为神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他们抗拒邪恶,见证基督拯救之大能,成为另类的殉道者 。这些人就是沙漠教父、教母。

亚辛留(Abba Arsenius)是其中一位。他是一位博学之士,本在罗马皇宫里,当两位王子的教师。当他还住在皇宫的时候,他向神祷告:“主啊!指示我救恩之道”,一个声音对他说:“亚辛留,远离人群,你便得救”。他静静地从罗马搭船到亚力山大,进入沙漠之后,又向神祈求:“主啊!指示我救恩之道”。他听见一个声音说:“亚辛留,要独处、要静默、要不住祷告。这是圣洁无罪之生活的本源。”

“独处”、“静默”、“不住祷告”将沙漠灵修观作了一个摘要。对沙漠教父而言,这是逃避被世界塑造成它的样式的三条路,也是在圣灵里生活的三条路。

不住祷告是沙漠生活真正的目的。独处、静默与不住祷告的呼召是分不开的。独处不是只单独一个人,而是与神独处,静默不只是不说话,而是聆听神。不住的祷告是在独处静默中实践的。 沙漠教父一边工作一边以一短句不住祈祷,如:“主啊!帮助我。”;“主啊!怜悯我。”;“主啊!救我。”他们的祈祷句句发自心灵深处。

II. 心灵的祈祷之意义

今天基督徒之祈祷常以头脑的活动居多。我们绞尽脑汁寻找合宜的话语,引用适当的经文,而将祈祷贬至“向神说话”而已。我们常因用脑过度,而不能从祈祷生活中得到灵性的滋养。也有些基督徒视祈祷为畏途,从不愿尝试祈祷。甚至有些传道人视“祈祷”为众多工作中之一项,而不能享受祈祷。因此,“与神亲密灵交”常被视为高不可及之事。

对此,卢云有感而发地说,“今天祈祷生活的危机在于,我们的头脑充满了有关神的知识,而我们的心却远离了祂。真祈祷是发自内心的。”

“真祈祷出自内心”是沙漠教父所坚持的。“心”,根据犹太教及基督教的传统,代表全人的中心,是身体、理性、情感、意志、道德能力的源头。它主理我们的生活,决定我们的人格。因此“心”不只是神居住的所在,也是撒但要勐烈攻击的地方。这个“心”就是祈祷的地方。沙漠教父教导说,进入我们的心就是进入神的国,因为神的国在我们心里(路十七21)。因此,到神那里的路是要经过心的。我们这些用脑过度的现代人,对这深奥的亮光不能不留意。

深深扎根于沙漠灵修传统的俄国灵修作者,Theophan the Recluse说:“祈祷就是将你的头带进你的心,侍立在内住你心中的那位无所不在、无所不知的神面前。” 这个祈祷之定义,就是心灵的祈祷之最佳描写。心灵的祈祷统一我们全人,将我们赤裸裸地、毫无保留地,摆在神那令人敬畏又全然慈爱的同在中。祈祷者侍立在神面前时,他的“头脑”已进入“心中”,这就是心灵的祈祷之精髓。所以,心灵的祈祷不是思想的锻鍊,也不是追求好的感觉,其最深之意义乃是将“头”与“心”在神圣的爱中亲密地结合。心灵的祈祷要求我们排除所有的分心、担心、烦恼,让神成为我们唯一所思所想的对象。

心灵的祈祷能为今日的基督徒,提供一条量身定做的与神亲密之道。它为我们指出一条能入世而又出世之道,让我们能活在这充满诱惑的世界中,而又能不被它同化、不被它塑造成它的样式。此祈祷的确像在我们忙碌的生活中的一条潺潺而流的清溪,让我们在繁忙与压力中,仍然能从我们心灵的深处,全人的中心向神呼求,而不受世俗之沾染 。

III. 心灵的祈祷之特征

当你认识心灵的祈祷之三个特征时,你就知道这是人人能学习极简单的灵性操练。

第一、 “短”是心灵祈祷的特色之一,像呼吸一口气那么短。有人称之为breath prayer(一口气长的祷告)。沙漠教父John Climacus 说:“当你祷告时不要用华丽的字句,因为使天父最无法抗拒的,往往是小孩子那简单重複的话。不要做冗长的祷告,免得为了寻找话语而失去对神的专注。税吏口中的一句话就足以赢得神的怜悯,强盗出自信心的一句谦卑的祈求就足以使他得救。祈祷时话太多使心思分散,简单的字句使心思专注。”

卢云教导说:“重複默唸一个字能帮助我们带着我们的'头脑'进入我们的'心'。 这帮助我们专注,把我们带向中心,创造内在的宁静,使我们能聆听神的声音。”重複不是要勉强神垂听我们的祷告,而是要帮助我们专一、不分心,使我们的心宁静,让我们能听见神的声音。当我们如此祈祷时,那些充塞在我们内在生命中的东西将逐渐被倒出,而腾出一个空间使我们能在此与神同居。 而神的同在必带给我们安息。

第二、 “不住”是心灵的祷告的另一个特色。遵循保罗“不住的祷告”之劝勉,是沙漠灵修观的重点。自沙漠教父的时代,一直到十九世纪,用一句简短的祷文,“不住”的祷告,是一项极被重视的灵修操练。修士们一边工作一边祷告,是沙漠生活中常见的一个画面。

教会历史中最着名的“不住的祷告”是“耶稣灵祷”(Jesus Prayer) 。这是东正教灵修传统中的一个要项,这就是在神面前捶胸的税吏的祷告-“主耶稣基督,上帝的儿子,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路十八13)。实践“耶稣灵祷”的典范人物是十九世纪的俄国农夫,当他在教会听到“不住的祷告”之教导时,他就渴望要不住祷告。得到一位圣者教导之后,农夫就天天用他的嘴唇重複唸诵这个祷文-“主耶稣基督,上帝的儿子,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无论做什么事,或走路、或閒谈,都在唸诵祷文,祷文已经在心中成为一种背景,甚至连睡觉都在唸诵祷文,到天亮时祷文把他吵醒。这意思是,这时他整个人已被祷文所充满,祷告从主动变成被动,不再是他向耶稣祷告,而是耶稣在他里面祷告。到此地步这祷告成为不住的,追求由主动变成被动,不再是人自己在追求,他被神提昇了。整个生命向神呼求,这是极高的境界。

劳伦斯弟兄是一生练习与神同在的人。他说,一个人要完全降服于神,又要不住地与神交谈,就会带来神随时随地的同在。神的同在会成为一个不变的背景。无论你在那里,做什么事,你都在神的同在中。这是极其美妙的境界,是不住祷告的结果。

第三、“含括一切我们所关心的”(all inclusive) 是心灵的祷告的第三个特色。 当我们把“头”带进“心”中,并伺立在神面前时,我们所挂念的事 (mental preoccupation) 全都成为祈祷。这是“心灵的祷告”之能力。

当我们学习把我们的头脑带进“心”中时,所有与我们的生命有关连的人也都被带入神充满医治的同在中,而且就在我们全人的中心被神所触摸。

这是言语无法表达的奥秘。这奥秘是我们的“心”(全人的中心),被神转化成为祂自己的心,祂的心大到可以抱住全宇宙。透过祈祷我们可以把全人类的痛苦、忧伤、冲突…承载于心中,因为神的心已与我们的心成为一。如此,我们与主同负一轭(太十一28-29)。 这个境界有待我们更深地去学习与体会。

IV.现代的典范

被尊为“文盲者的使徒”的罗北克(Frank C. Laubach),曾在许多基督教及一般杂志成为主题报导人物。时代杂志(Time)称他为“普世识字浪潮的发起人”。新闻週刊(Newsweek)以“宣教界的伟人”称呼他。而积极思考之父皮尔博士(Norman Vincent Peale)更在展望杂志(Look)里表示,罗北克是“世上五大伟人之一”。 罗北克的识字运动让世界各地未开发的民族,因识字而认识耶稣。他的故事在纽约引起了极大的迴响,于是在1935年成立“普世识字委员会”(World Literacy Committee)。 他于1970年过世,享年84,去世之时,除了南极洲之外,足迹遍及世界各大洲,参与超过300种语言的识字运动。

要使“沉默的亿万人”识字的伟大异象,是出自罗北克深度的祈祷生活。他说,他最能遇见神的时候是一边工作一边聆听,与神的旨意合作。 在此我们隐约看见沙漠教父的身影。傅士德说:“罗北克深邃又多面的祈祷生活把他推上了普世识字运动的舞台。” 罗北克是在忙碌中保持与神不住灵交的现代典范。

罗北克于1914年从协和神学院毕业,同时也取得了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学位,他带着妻子到菲律宾宣教。于1929年罗北克往菲律宾的岷答那岛(island of Midanao)在笃信伊斯兰教的莫落族(Moros)当中宣教。这次,他独自前往,将妻儿留在900哩外的碧瑶(Baguio)。这是他一生中最孤单的时候,他寻求神为他最亲密的伴侣。 从他写给父亲的家书(从1930年1月至1932年1月),我们窥见他属灵经历之丰富。这些信后来以《现代神秘经验者的信笺》 (Letters By A Modern Mystic) 出版面世,这本小册子可能是罗北克留下来的最重要的着作。他以精湛的文笔为父亲描写那些“敞开的窗户、转开的门”,如何带他进入前所未曾经历的深广丰富的属灵生命。

在1929年十二月的一个傍晚,罗北克在住家附近的信号山(Signal Hill)上遇见了神,神藉着他自己的嘴唇对他说话。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的孩子”我的嘴唇说,“你失败了因为你并不真正爱这些莫落族人。你觉得你比他们优越,因为你是白人。如果你能忘记你自己是美国人,而只想我是多么地爱他们,他们会回应的。”

我向着落日回答说:“神哪,我不知道你是否用我的嘴唇在对我说话,如果是,祢说的真没错。…请把我从我自己赶出去,来佔有我,在我的头脑里想祢的思想…”

那一晚的经历是罗北克生命的转折点。他说,那晚神扼杀了他的种族歧视,使他成为“色盲”,因而能走入莫落族的群体中,被他们接纳信任。他说与这些伊斯兰教徒生活在一起丰富了他自己的生命。伊斯兰教相信神的旨意是至高无上的。他认为这正是他自己的基督徒灵性生活所欠缺的,于是他开始学习在他清醒的时候,时时刻刻聆听内在的声音。他不住地问,“父啊,此刻你要我说什么?”或“父啊,此刻你要我做什么?”他相信,这是耶稣每天做的事。 他又在1930年1月29日的家书中说,“…不可少的只有一件。不错,我必须工作,但神一直在身边与我同工。…我似乎只要做一件事,其他的事自然就绪,或是应该说,神就会照顾好其他的一切。在这一小时我该做的一件事就是,活在与神不住的交谈中,并且完完全全地降服于祂的旨意。” 罗北克又在1930年 5月14日写道:“喔,时刻与神保持接触,使祂成为我思想的对象,谈话的伴侣,这一件事是我生命中最奇妙的经历。” 他说,“当我以神给我的爱看着这些莫落族人时,他们也会注视我,似乎是要跟着我走一般。我稍微感受到,当年耶稣走在路上时,他那『被神陶醉』及他的灵魂因与神不住灵交而发出的荣光,对人们发出奇妙的吸引力。”(1930年6月15日) 他建议人们要每晚独自去散步,边走边与神交谈,并容许神用他们的舌头回应他们,但要给神多有说话的机会。罗北克常让神用他自己的舌头说话,或在舌头安静时,让神向他的内心说话。他说,这么做简单得像开关一扇门。神对他说令他惊奇的事,使他的日子过得极美妙,而不再有旧日的压力与紧张。

罗北克在地上与神不住灵交,操练与神同在,而被神大大使用,造福世上亿万文盲者。他是实践不住祷告的现代典范人物。

V.学习与见证

1990年代,在我对以上这些属灵的伟人之教导与经历一无所知之前,神给我一个机会学习以一句话,在日常活动中不住地祷告。在纽约上州的灵修会中,灵修导师带领我们先静默一段时间,然后让主耶稣来到我们面前,唤着我们的名字问道:“孩子,你要我为你作什么?”然后在静默中,让我们心中最深的渴望涌上来,再以一短句表达那个渴望,之后就用那句话不住地祷告,这称为Active Prayer,意指在活动中祈祷。祷文要短,如吸一口气那么长,最好不要超过九个音节(英文)。因此,这祈祷也称为Breath Prayer.

当时在导师引导之下,我以信心的眼睛看见复活的主走进那个课室,来到我面前,慈声对我说: “路得,我的孩子,妳要我为妳作什么?”当时我已多年为背痛所困,十分沮丧,服事常力不从心。在静默中,从心中涌上来的一句话是:“主啊,赐我力量服事祢!”,接着又有一句涌上来: “主耶稣,医治我!” 再次安静之后,“主耶稣,医治我!”继续涌出来,于是我认定这是我心灵最深的渴望,有健康才能服事。照着导师的教导,我随时随地用“主耶稣,医治我!”不住地祷告。这个“在活动中的祈祷”(active prayer),就是现代版的心灵的祈祷。

导师教导我们,要在日常的活动中,用这句话不住地祷告。所以,在做家务、走路、开车、运动、等车、等人、在医院候诊室里-只要在做不需用脑的活动时,我就用这句话祷告。在晨更与晚祷之间有十几个小时,我们活在忙碌的活动中,在这段时间,我们最容易离开神的同在。重複地以“主耶稣,医治我!”不住地祷告,使我更能在忙碌中心繫于主。许多时候我会忘记,甚至好几天忘了祷告,但我不自责,不自我控告,只要想起来就再继续就是了。

如此,我断断续续地用这句active prayer学习不住地在日常活动中祷告有七年之久。在这七年的操练中,神给我的心灵的医治比身体的医治更明显。神的同在之甘甜带给我安息,使我越能与我的背痛和平共处。近二十年来我用过几句不同的话,都代表我在不同时期之内心的渴慕。虽然我的祷告是那么地不完全,距离“不住”还那么远,但我开始体会到保罗的话:“不住的祷告……是神在耶稣基督里向你们所定的旨意。”神是以马内利的神,祂渴望与祂的儿女同在。艾哈特(Meister Eckhart)说:“神是一直在家的,是你出门散步去了。” 这句active prayer把我一再地带回神的同在中。

在2001年回台湾之后,神给了我许多机会分享这个简单的祷告。以下的见证是中台学生,及参加“与神亲密之旅”工作坊的弟兄姐妹的见证,我得到他们的许可,在此简要分享。对这些初学者,神似乎对他门疼爱有加,很快速地为他们採取行动,回应他们的祈祷。

有一位姐妹,她心中最深的渴望就是要被主耶稣陶塑成为祂的样式。在静默中涌自她内心的呼求就是“主啊,陶塑我。”她回去后就以“主啊,陶塑我。”不住地祷告,如此操练没几天,主就开始调整她管教孩子的态度,不久又纠正她对一位姐妹同工之态度,两人曾因意见不合关係紧张。当她继续以“主啊,陶塑我。”不住地祷告时,圣灵就动工。在一主日两人在台上带敬拜时,两人竟相拥而泣,一切误会在当下烟消云散,令台下的会众感动得泪流满面。这个祷告不只使她不断地被塑造,也带来了教会的合一。

圣灵的工作并没有停在这里。她继续操练,有一天丈夫孩子都出门了,她一个人在家打扫,一边以“主啊,陶塑我。”不住地祷告,当她打扫完毕,洗完澡出来时,喜乐已充满了她的心。当晚在睡眠中她还梦见以“主啊,陶塑我。”不住地祷告着,早上醒来时,她觉得这个祷告还在持续着。主陶塑的手也一直没离开过她。

几年前我的小家的一个姐妹,因子宫肌瘤入院手术,手术后她疼痛异常,她说她生过四个小孩也没有这么痛过。在疼痛难耐时,她想起我在小家的分享,于是她以一句话:“主啊,怜悯我。”重複地、不住地祷告。她不知道祷告了多久,只知道自己睡着了,而且睡得很安稳。甦醒时仍然继续祷告:“主啊!怜悯我!”那一天,她的身体得到充分的休息,心灵也满得安息。隔天早上,她照例起床、做早餐,把两个大孩子送出门后,突然想起,怎么一点不像手术后的病人,完全没有再出血,精神也很好。于是,她喜乐地去服事,令弟兄姐妹们惊讶不已。

有一位弟兄执教于附近一间大学,他自称是个焦虑型的人。白天好好地,到了晚上内心就会充满焦虑,常使他半夜醒过来,就不能再睡,胃也会不舒服,而且东想西想,连连的恶梦好像做不完似地,所以常常睡眠不足,红着眼睛。自从学了这个灵修操练,他就以“主啊,治疗我,卸下我的忧虑”不住地祷告,他操练没几天,神就医治他,明显改善他的睡眠,甚至有时会睡过头,险些迟到。

至今他才操练了一个多月,服用了2-3年的抗焦虑的药,现在只有偶而才吃,基本上是不吃了,焦虑减轻,睡眠也改善了。更感谢主的是,他的人生观改变了,性情也改变了,变得更有勇气、敢冒险、敢尝试新的事物。在服事上也有两个突破,他本来不敢领会,不敢在公开场合公开祷告,现在这两个惧怕都克服了。他本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现在他觉得被释放了。

最近教会的弟兄姐妹,及他的学生都说:“老师,你变得容光焕发了。”而且,更奇妙的是,不只他一个人蒙恩,神的恩典也临到他的大哥。大哥归主不久,因认为自己不会祷告,总把祷告的责任推给别人。这位弟兄把讲义及相关书籍寄到南部给大哥后,大哥也开始学习祷告了,在清明节扫墓时,他竟带领全家族祈祷,令他的亲人惊喜不已。

东正教以“耶稣灵祷”抗衡世俗的思想。一位选修生以“主啊!医治我。”抗衡负面思想。当身体软弱或服事忙碌时,她的心情容易低落,而常被负面思想抓住。这样不住的祷告帮助她抵挡负面思想,而使她“不会臭着脸”(套用她自己的话)。

一位牧会生说,以“主啊!我需要祢”不住地祷告,使她重新燃起对神起初的爱。她说,藉此祈祷,神把在忙碌压力中失落的她找回。

今年年初走在学士路上时,一句新的祷告涌了上来,“主啊,保守我。”这是出自渴望不离开主的同在,不要“出门散步去”之心愿。于是我就在活动中不住地说:“主啊,保守我。”虽然我忘记的时候还是远远多过记得的时候,主仍然赐福、恩待,祂似乎看重我的意愿远胜过我的表现。几个星期之内,这祷告加深我遵行天父旨意的渴望。

有一次发生了一件令我相当挫折的事,“假我”的反应立即从内心冲出。圣灵也立刻提醒:“神很在乎妳如何处理此事。妳按神的旨意处理,妳的『真我』就兴旺,相对地,妳的『假我』就衰微;反之,妳的『真我』衰微,『假我』就兴旺。”对此信息,我不敢掉以轻心,警觉到这是我灵程中的一个重要关卡。该如何处理此事才合乎神的旨意呢?我百思不解。

我不向任何人诉苦,也不与任何人商讨,我只有回到我的祷告,“主啊,保守我。”有时在公车上,全程就用这一句不住地祷告。在过程中,我隐约感受到,圣灵正在将我心中那些与神心意不符合的意念,与祂的性情不一致的思想,逐一倒出。终于有一天神的恩典沛然而降,以祂的怜悯充满我的心,让我能以神的眼光看待此事,主又赐我智慧,将此事处理得讨祂喜悦。这祷告让我经历了“靠主得胜”(胜过“假我”)的喜悦。几天后在默想马太十一28-29时,主又对我说:“妳这么做,对妳自己是毫无损失的。妳唯一失去的就是妳的骄傲。”主真幽默有趣,我的心充满喜乐。我爱上了这祈祷,它帮助我与神保持亲密,也藉此时时与祂的旨意对焦。

VI. 你也能操练“不住的祷告”

心灵的祈祷是要去发现而不是创作出来的,它代表你心中最深的渴望。所以,你首先要知道你最深的渴望是什么。然后,以短如吸一口气那么长的句子表达你的渴望,再以此句不住地祷告。这操练不拿取时间,却佔据了我们全部的时间。然而,这不能不劳而获的,就像要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一样,我们都需付出代价。劳伦斯及罗北克都付出了努力。以下的建议能帮助你发现你心中的渴望,并开始操练不住的祷告。

A. 如何发现你心灵的祈祷:

1. 在静默中体会神爱的临在,静默等候。
2. 过了一些时候之后,让主呼唤你的名字。
3. 然后让这个问题浮现出来:“孩子,你要我为你做什么?”
4. 直截了当地回答这个问题。也许一个名词或一个短语会临到你的意识中。
5. 然后,写出你的一口气长的祷文。保持在从容不迫地呼吸一口气之长度内。
6. 接下来的几天,(若有必要时)让神略略调整你的一口气长的祷文,让此祷文更贴切地表达你的心声。
7. 常常用此祷文去祷告(不是以口念诵,而是出自心灵的祈祷),让神把此祷文深植你心中。不要太快停止、或改变祷文。
8. 常常用此祷文去祷告。

B. 祷文建议

以下的祷文代表许多人的心声,列出供你参考:

“主啊!凭你意行”;“父啊!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主耶稣基督,神的儿子,开恩怜悯我这个罪人”;“主啊!帮助我”; “主啊!施恩怜悯我”;“主啊!炼淨我”;“主啊!赐我勇气”;“父啊!教我温柔(谦卑)”;“圣灵阿!洁淨我”;“主耶稣啊!我爱你”;“主耶稣啊!引导我”;“主耶稣!帮助我感受你的爱”;“主啊!请说,仆人敬听”;“圣灵啊!赐我喜乐的灵”;“主啊!医治我”;“主啊!释放我”;“主啊!吸引我”。

这些祷文全是为自己的请求,却不是自我中心的祷告,因所求的都反映神的道,都合乎神的旨意。对上主的称呼,可选择对你个人是最自然、亲切的称呼。

C. 进入不住祷告的过程:

学习不住祷告是一个过程。我们不能瞬间就跃入与神永不止息的交通中。

首先,我们由外在的锻鍊开始。我们学习任何技巧都由此开始。初学英文也是从苦背单字、文法开始;成名的钢琴家、运动健将也都由苦练基本技巧开始。

所以,刚开始时,你会觉得僵硬、不自然,不要气馁,继续操练。一个弟兄看见绿树就祷告,你也可以在冰箱上贴上小纸条提醒自己,或在洗碗时,或在等付钱时祷告。让这操练像玩游戏一样,轻松愉快。

其次,让这操练移入潜意识中。我们祷告却不知道自己在祷告。在压力忙碌中,我们的祷文就涌上来帮助我们。在一个下雨的夜晚,行驶在车辆拥挤的公路上,“主耶稣,医治我”就涌上来,这句祷告平静安稳地引导我回家。一旦进入了这阶段,你的生命会开始改变,你会比较冷静、不易受挫折。

第三阶段,你的祈祷移入你心中,这就如同沙漠教父所说的,我们把“头”带进“心”中。我们的理性与情感更协调,我们的祈祷越来越温柔、越充满爱,越自然,越轻省,越喜乐。在日常生活中你越能敏锐于别人的需要,越能体谅周遭人的忧苦患难。有一个操练不住祷告的同学告诉我,在课室里他常能感受在他旁边或后边的同学的苦难或重担,就为那人祷告。

第四阶段,祈祷渗透你的全人。它像气息与血液在全身流动,这是许多圣徒所经历的“与神联合”。

VII. 结语

盖恩夫人说,所有的灵性操练都是要预备我们进入“与神联合”之境界。在第五段的“学习与见证”中,我分享了弟兄姐妹的经历,神以近乎戏剧性的方式应允了一些人的祈祷。无疑地,这对初学者是极大的鼓励。但我们不要以此为满足,这个不住祷告的操练要带我们进入“在地上与神同在”的境界,让“与神同行共话”成为我们生命的实际。

(本文曾刊登于《中台院讯》,204期,2012年5-6月,页8-16。)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