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主页  女性与教会  虎父无犬女--宋天婴姊妹

虎父无犬女--宋天婴姊妹

“华人教会的女儿们”系列(三)  

编者按: 两百多年的华人教会历史,无论是参加聚会和事奉,投入本地传福音或外地宣教,姊妹的身影与光辉有目共睹,她们的生命故事是历史的一部份,可是却常被无意地忽略和有意地省略。本刊特设“华人教会的女儿”专栏,收集这些故事,贡献给下一代,以为楷模,以作鼓励。

作者:吴述尘

传承于父亲

宋天婴姊妹是宋尚节博士的大女儿,在她出生时,宋博士给她取名叫天婴,又名创世记。宋博士希望这个女儿长大后,到世界各地传道去,只是事与愿违,毕竟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

宋尚节博士与师母及四儿女

宋博士离世时,宋姊妹才十六岁左右。宋博士早年常要外出布道,一年有十一个月在外,没能好好教导孩子们。1940年7月,他因病到北京香山疗养,就着家人从上海迁来同住。卧病在床的宋博士并没有停止服事,他一边养病,一边恆常地召开查经和祈祷会;晚上又有家庭聚会教导家中孩子,为要引起她们的兴趣,便在查经时穿插一些小故事。这样,有三年多的时间,宋姊妹就从父亲口中得着喂养。

宋博士蒙召,以传道为终生职事,并且焚膏继晷地努力完成神所交托给他的使命。在他十多年的事奉生涯里,在他所宣讲的信息中,均有一个中心主题:罪。他指出教会的罪;宣教士、牧师、长执和信徒的罪;更指出未信者的罪,好让他们能够明白救恩,藉着救恩,归回神的圣洁里。宋姊妹能够和父亲共处的时日不长,但她似乎有一颗受教的心,还有一双聆听的耳朵,对父亲在“罪”的教导上,有敏锐的领悟力。

为所信坚持

父亲离世后,宋姊妹在北京住了一段日子,然后就回到上海,进了贾玉铭牧师的灵修院就读。当时正值中国解放初期,政府对基督教进行整肃。在贾玉铭牧师宣布参加“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以下简称“三自”)的当天下午,她就和接近半数的师生们搬出灵修院,宣告与参加“三自”的贾牧师决裂。

重回北京,她到了王明道先生的教会聚会。然而,政府的宗教政策未能让她安静下来,心里仍然惦记着上海的教会,于是她匆匆辞别,直奔上海。她了解过教会的情况后,在回到北京与弟兄姊妹分享时,却是无尽的唏嘘和惋惜,因为许多属神的教会和工人,都选择了明哲保身。后来,就连她的牧者王明道,也难逃厄运。王明道先生被捕后,难抵“三自”的压迫,签了检讨书,不久就得到释放了。这时候的宋姊妹与“三自”是势不两立的,因此亦不愿与王明道先生为伍。当时,有些信徒甚至说:“王明道因签了检讨书而获释,这样羞辱神,不如死在狱中。”虽然如此,他们明白神是怜悯人的,故此仍恆切地为他祷告。不久,宋姊妹同样因坚持信仰而被捕入狱,判了二十年徒刑,关在河北保定监狱里。

1977年,她虽已刑满,却仍被留在狱中作翻译工作。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劳改人员重新覆查,她除“坚持信仰”外,并没有其他问题,就定作“退休干部”处理,给分配了一间小宿舍。

她离开监狱后就立即投入事奉,先后到了河北、新疆、山东、安徽等地的教会讲道。1990年,她南下漳州,在聚会中再次因信仰问题被公安逮捕,关押在狱中有四十多天之久。获释时,更被公安押解,直赴车站,要她即时离开福建省界。她与“违规”前来送行的兄姊话别时说:

“我被囚之时,未曾说过一句对不起主,对不起兄姊的话;未曾出卖过任何一位主内肢体,请漳州教会放心。”宋姊妹就是这样一位对罪敏锐,对己对人都有要求的人。

《隐藏的吗哪》

宋姊妹除往各地教会讲道外,也着手整理父亲在香山养病期间的查经和祷告记录。宋博士当时每天都会与同工一起查经和祷告,同工就将他所讲的记录下来。她在整理这些札记时,领悟到这实在是父亲灵程高峰的记录。她与父亲有同一的心志,大家在神面前也有同一的领受和经历:宋博士被神“捆缚”在床上有三年多的时间,她则在狱中度过了二十年的岁月,自然能在灵里与父亲相通,产生共鸣。

整理好的札记被称为《隐藏的吗哪》,手抄稿达一千多页,因而须分册出版,并先出版了第一、二册。在第三册出版前的1993年,她因心脏病发进了医院,两个月后出院,但不久又再度入院,最后安息主怀,葬在父亲在香山的墓旁。她离世前已整理好宋博士的遗稿,完成了地上的工作,走完了当跑的路。

(本文版权属香港中国信徒布道会,蒙允转载自《传书》双月刊)。


相关阅读

 

 

Share |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柬埔寨丰荣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