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人口販賣  廿一世紀的奴隸解放運動

廿一世紀的奴隸解放運動

作者:邱清萍

最近美國「CNN年度英雄」網民投票結果,尼泊爾婦人科勒拉(Anuradha Koirala)獲得殊榮。17年來,她所創立的組織「母親之家」(“Maiti  Nepal”) 共解救幫助了超過1.2萬名被販賣到妓院作性奴的尼泊爾婦孺。解放廿一世紀的性奴是當今迫近眉睫的急務,基督徒更責無旁貸。

兩個世紀前,每年大約有五至八萬的黑奴由非洲跨越大西洋賣到美洲新大陸。廿一世紀的今天,根據美國國務院估計,全球每年被販賣跨越國界的人口高達八十萬,而在本國境內交易的更以數百萬計。當日黑奴被迫做苦工,今日被販賣者有80% 是女性,約一半是未成年的兒童,大部份慘遭性剝削與性奴役。美國「監察與打擊人口販賣」部門主管苗約翰(John Miller)說:「人口販賣等同奴隸制度,以暴力壓迫和控制,使對方因恐懼而就範屈從。現代販奴的現象在全世界各地都有,包括美國。」  

性奴役的勾當在全球各地發展迅速,已成為億萬美元收益的地下活動。國際犯罪集團收益最大的是販毒,其次就是人口販賣。倫敦人權組織監察部 (Human Rights Watch)主任柏湯姆(Tom Porteous)說:「供與求的問題是性奴役現象發展快速的原因,嫖娼的需求有多大,供應的市場就有多大。」經濟上的貪婪與貧窮常互動成為惡性的循環。

過去,許多受壓的女性只能暗自飲泣,現今,她們痛苦的呻吟與哀號透過傳媒及國際網絡已處處可聞,讓我們帶著禱告的心細細的聆聽。

性奴深沉的痛苦

委內瑞拉:

1992年潔嘉聽男朋友的話,離開委國去美國紐約當褓姆。抵步後才發現上了當,原來男朋友把她賣給扯皮條的人。往後三年,她以賣淫來替男朋友還債。好不容易潔嘉遇到一個「好人」助她逃走,沒想到那人只想把她據為己有,十年間為他生了兩個女兒。她走不了,因為對方以她「非法居留,非法賣淫」來要脅她。終於有一機構助她脫離了惡人的轄制,她透過法律途徑欲保護母女的安全,萬想不到因此被判犯法,且失去女兒的保養權。人口販賣的其中悲劇是法律往往懲罰受害者,而害人者卻逃之夭夭。

波斯尼亞(Bosnia):

一位卅歲的女子珍娜去了斯洛文尼亞 (Slovenia) 留學,有一新認識的女友介紹她去一間會計公司面試。「最初十分鐘就像一般面試一樣,有一女士問我一些問題。後來有兩個男人進來,硬把我拖走。我極力反抗,卻被他們拳打腳踢,後來就把我姦污了。他們把我的眼睛矇起來,帶我到一個地方,往後幾天我就過著非人的生活,在海洛英的迷毒之下,我開始每天接客,大概六到十個,維持了四個月。」2005年珍娜終於成功逃走,並且投入人權組織,為尚在水深火熱中的女子呼籲。

印度:

米娜來自印度與尼泊爾交界的一個貧窮的村落。八、九歲時被人拐走,賣了給妓寨,十二歲正式接客。起初米娜大哭大叫不肯就範,妓院老闆只好把錢退給顧客,然後轉身用皮帶、竹竿、及鐵枝拼命的打她,她仍是不屈服,老闆就揮刀恐嚇說要殺死她,跟著叫顧客進來,想不到米娜拼死就是不肯,老闆最後的絕招就是用烈酒強行把她灌醉,然後自己下毒手強姦了她。當她醒來知道自己已經失身,就像洩氣的球不再抗拒,任人魚肉。原來印度有約二至三百萬的妓女,未成年少女為數不少,多是被賣。而年齡較大的則為了養活兒女只好賣身。

德國:

在法蘭福的中央火車站附近有一個紅燈區,每天有大約500個妓女在那裡出入接客,其中不少是從西非尼日利亞(Nigeria)來的。有一個人口販賣集團專門偷運尼國女子到德國,包括一些未成年的女孩。集團惡棍用非洲巫術來恐嚇和操縱她們。巫師要她們發毒誓,絕對聽從領導的吩咐。因此就算後來被救出,她們還是回去重操舊業。倚華莎於2007年被賣到德國,販賣頭子告訴她欠下旅費等約六萬歐元(等於美金八萬二),於是她開始一週七天工作,每天接客十八個人以上。翌年她因「非法賣淫」被捕入獄。

曙光與希望


這些女子深沉的痛苦,神看見也聽見,祂差遣僕人去解救她們。一些從火炕被救出來的女子,轉身投入救援工作,基督徒若能幫助她們,使她們同時得到靈魂的拯救,將是全人的大好福音。

尼泊爾:

上面所提到的科勒拉本是小學教師,因常遭丈夫毆打,才決心幫助家暴受害的女人,後來更創立庇護所收容被拐賣的女孩。原來每年有一萬至一萬五的尼泊爾婦女被賣到印度當性奴,而出賣她們的竟然多是相識的親友,他們假裝介紹工作而把這些無辜少女賣給妓院,從中獲利。科勒拉與警方合作,突擊搜查妓院,有時帶著已被獲救的婦女,在邊境巡邏,很快就能辨認那些在販賣危機中的婦孺,而急忙將她們救出,平均每天都能救四、五個這樣的女子。收容在「母親之家」的婦孺,身心靈已受極大的損傷,有些還有身孕,或帶有性病。收容所提供醫療、心理輔導及法律援助。有些人在康復後不被家人接納,有家歸不得,不少人就留下來投入救援的工作。

柬埔寨金邊:

要成功打擊人口販賣,很關鍵的環節是將罪惡集團及妓院老闆繩之於法,然而這也是最難的,因為在貧窮國家,也是人口販賣最旺盛之處,法律的約束力往往很微弱,因為執法者與犯法者同夥,甚至是同一人,受害者不過是其中的籌碼,始終逃不出圈套。

「國際公義社」(International Justice Mission)不但救助性奴,且循法律途徑將作惡者予以應得的懲罰,幫助社區建立公義有效的法制。該會有300 個基督徒律師、社會工作者及人權保衛人士等,在十二個國家幫助被奴役及欺壓的人。創辦人何嘉理 (Gary Haugen)是一位基督徒律師,曾被聯合國委任在魯旺達大屠殺後的重建工作中擔任調查總監。他創辦公義社就是要實踐聖經的吩咐:尋求公義,保護受欺壓的,為孤兒和寡婦伸冤。他帶領事工前常先在密室中向神禱告,因此看見神的大能常與他同在。

2008年四月,柬埔寨的金邊市的法院宣判曹亞力山大(Alexander Trofimov)性侵犯未成年兒童,被判入獄十三年且要賠償十萬美元給受害者。這在柬埔寨是空前的勝利。曹是蘇聯商人,在柬國成立一個投資公司,曾於2006年獲許可証在「蛇島」發展一個價值三億美元的遊客區。顯然他的旅遊事業包括了「廉價嫖妓」,該案受害者是一個十四歲的女孩,被鴇姆賣給曹,該鴇姆也被判坐牢十一年。曹案尚未了斷,法庭仍在審查另十八個與他有關的未成年的受害者。

原來此案受害者因屢受曹虐待,數次逃跑,終於遇到貴人幫助,轉介給「國際公義社」,他們經過週詳的調查及口供記錄,終於成功將曹繩之於法,大快人心。

2010年十月十七日,柬埔寨法院裁決三名外國男子(美、法、日)有罪,他們性侵犯未成年少年,被判入獄及賠償罰金給受害者及其家屬。這些裁決向世界各地來柬國嫖妓的遊客作出嚴厲的警告,嚇阻他們,要他們停止這種可恥的罪行。

註:本文在《大使命雙月刊》2011年四月號刊登,獲「大使命中心」淮予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