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女性與教會  回應鮑維均牧師「婦女按牧的再思」

回應鮑維均牧師「婦女按牧的再思」

文/曾麗珍   

筆者有幸出席鮑維均牧師於今年一月二日在香港播道會港福堂主講的「婦女按牧的再思」聚會

感謝神給弟兄姊妹一場如此精闢、有洞悉、有權威的專題教導,我是在回香港探親時偶而知道的。這個題目一向有很多爭議,卻未曾聽過鮑牧師公開以專題探討發表。我一向欣賞他的神學研究以及聖經教導,這次當然不會錯過,雖然我不太同意婦女按牧。

想不到,聚會開頭只三分鐘,我那沒經過深思的看法一下子就被擊破。鮑牧師說:「若一個小男孩說他長大後想做牧師,大人們都會稱讚他。但如果這句話出自一個小女孩,就會有人說她想出風頭。」

那幾句開場白,對我真是當頭棒喝!不錯,那就是我,我就會這樣反應。最笑話的是,在講座前兩天,我與一位好朋友見面,她是一位資深女傳道,在講道、專題教導和個人輔導方面都非常出色。我們談到婦女按牧的問題,她說她不在乎了,因為她的好友牧師兼上司說過,如果她按牧,就割蓆不再與她做朋友。我說她夠道義阿,為朋友兩脅插刀。她問我為何不同意婦女按牧? 我的答案很簡單:不習慣!我印象中的牧師是穿整齊西裝結領帶的,而且多是中年的,微胖的。所以,甚至今天當我見到一些樣貌英俊又年輕的男牧師,我都要慢慢接受,何況是女人?我對好朋友加了一句: 「有沒有牧師銜頭你都一樣出色,無須爭權」!

鮑牧師的開場白可謂一針見血,幸好,受「棒喝」的不只我一個人,尚有許多人!他的講座包含很多寶貴的教導,有些經文的「誤解」最使我感慨萬分!例如神造夏娃是要成為亞當的「幫助」 (helper),大多數人以為「幫助」就如家務助理 (domestic helper),是次要在旁做些雜務,殊不知這字在舊約聖經用了19次,其中12次是指耶和華,另外六次是指軍隊士兵。只有一次提到女人,就是創世記第二章。所謂「幫助」原來是相配同盟的意思,絕沒有「次等」的意味。

男女平等在上帝創造時已經很清楚地舖排了,其後主耶穌和保羅都不惜挑戰當時社會文化對男女在家庭及教會的次序,更正猶太人一些錯誤的思想。女人在教會是否應該講道和教導?美國有些教會不准女人在崇拜中講道,只可以分享;不可以教導成年男人,只可以教導18歲以下的青少年男子。鮑牧師說這些邏輯有問題,我非常同意。第一,若分享包括了聖經教導是否講道呢?第二,若女人不可講道是因她們水平不夠,不能信任;教會就更不應該讓她去教兒童,會誤導孩子,很危險,我們不是應將最好的師資來教導尚未有分辨能力的兒童嗎?

這類過時的觀念在社會早已站不住腳,卻在教會響噹噹。於是,有姊妹在職場叱吒風雲,任高級行政人員、主管、院長、教師…,在教會卻必須安靜順服地跟在丈夫背後,千萬別發表甚麼言論,或做教導的工作,乖乖地做一些插花、彈琴或兒童事工,這樣才是「安份守己」最值得讚賞、令人安心的好姊妹。她可能一星期40小時在職場充份發揮她的恩賜,又負起養家與持家的雙重責任,但一回到教會,就要像小媳婦一樣默默躲在一旁。我不禁落淚,甚麼促使她的表現如此矛盾?真是使人困惑!我曾因發表觀感,或做了教導的工作,而受別人批評或勸阻,使我幾乎以為自己「不守婦道」,那種委屈與不公卻無從申訴。

感謝神,鮑牧師帶大家看羅馬書15-16章、約珥書第二章、使徒行傳和加拉太書…作了很精闢的解經。他說自己從小在播道會長大,受很多忠心愛主的女傳道牧養與關懷,他不能抹煞她們的功勞。我也是自小在播道會長大,其中一位影響我最深的女傳道是從美國去香港事奉了40年的許德理教士 (Doris Ekblad-Olson),她的書《隨時候命》(Available ——Any Bush Will Do)講及她一生的工作。今天華人教會有十幾位牧師是她教導出來,她也是神學院其中最受學生歡迎的老師——一個教聖經的女人。

我不禁想起香港和亞洲千千萬萬女宣教士的故事。1905年由播道會差派來中國的五位宣教士之中有四位是姊妹,她們講道、建立信徒和教會。美國播道會有按立女牧師的例子,大家可以翻查歷史。聽說哈佛大學40年代招收女生時曾有記載說「女人不可以做總統,但可以做牧師」。可惜今日的基督徒卻把那句話顛倒過來!

神將鮑牧師的講座送給我作2016年的新年禮物。對於有嚴謹神學研究的報告和教導,我總是很願意聆聽和領受。鮑牧師用上多年鑽研出來的報告,我不費甚麼工夫,只要謙卑用心地領受就可以,何樂而不為呢!也許有人認為我太容易被說服了,說這是婦孺的懶散和不求上進,但比起那些不是婦孺,卻連聽都還沒有用心聽便封閉自己的人,我還算是值得欣慰了!

按此閲讀:姊妹角色與事奉的「傳統」——訪鮑維均牧師


相關閱讀

 

 

Sh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