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嘀嗒的格言

主页  成长、人际 嘀嗒的格言

 

Wenping Li作者:李文屏

一天出门,车行高速公路,窗外天气暖好,景色美;窗内音乐悦耳,心情顺。蛮好的周六!

正惬意间,前车突然急刹,我大惊,也一脚踩到刹车板上,只觉胸前一紧,保险带将我箍住,耳旁却是一片稀里哗啦,旁座、后座上的零散物件都向下冲落。眼看就要撞上去,我死命踩刹车板,终于,在距前车咫尺之处,车停住了。正要松口气,却在后视镜中瞥见后面的越野车正向我猛扑过来。

我感觉心中一灼,有强电流攸乎穿过,那一刹,越野车尾部一撅,停住了。在我的后视镜中出现一张惊魂未定的脸。

我未觉车身被撞,但那越野车估计离我也不过数寸。

车再启动时,才从侧镜看到好几辆后面的车都已经冲出路面,停在春草茵茵的斜坡。原来前面出了一点事故,以致后面这一串惊险。

原来世间的人与事其实比我们意识到的更相关,一个人的事故会造成多人的事故,一个人的不幸也会连带成为多人的不幸;原来生命的脆弱和不确定程度其实比我们意识到的更高,明天也并不怎么掌握在我们的手里,甚至今天要发生什么我们也不确知。

这让我想起了“嘀嗒”的格言。

嘀嗒是个娇小的女人,是我在客访一家教会时所识。那天她给我的小女儿做主日学老师,给我介绍她的名字是Tita,听起来就像“嘀嗒”,所以我本对英文名字善忘,她的名字却一下子让我给记住了。

嘀嗒人很袖珍,笑容却宽阔,精神也高大,不像凌晨刚下班,清晨就起床的人。因为她提到了自己的工作,我就顺理问她做什么工作需要到这么晚?这一问就打开了水闸,她的故事流淌不断,像条河。显然她的感受太多。

这不能怪她,任何人在她的处境里不是很沉默就是很爱说吧,想保持“平常”则是不易的,因为她是在邻城一家医院的ER(Emergency Room急救室)工作,天天经历(不是只做观众看)悲、喜剧。先别说ER的悲剧了,就说ER的喜剧吧,这喜剧在成为喜剧之前也都一定有若干惊险情节,换句话说,她天天走进正流行的那类让你肌肉紧张、肚子抽痉的Reality Show里面,与里面的人面对面同步走过。别说在ER做事,我听她讲到ER的事情,感觉就已经快要进ER了。

“但是我喜欢我的工作”,嘀嗒笑眯眯地说,“They remind me how precious, how fragile, and how unpredictable life is. You never know what would happen the next day. It makes me to live everyday as if it was my last day. It motivates me to live everyday to its fullness. That's why I want to be here with these children, to teach them, enjoy them even though I'm pretty tired from my work.” (那些事提醒我生活是多么宝贵、多么脆弱、又多么难以预测。你不知道明天会怎样。这让我想把每一天活得就像是我的最后一天,让我想把每一天都活出它的极至。这是为什么虽然我工作很累了但还是喜欢来这里教这些孩子们,享受与他们在一起的时光。)

这是并不新鲜的智慧之言,但能真正行出这般智慧的人并不常见。嘀嗒很聪明,所以很珍惜她那份工作给她的提醒:当把每一天活得就像是最后一天,把每一天都活出它的极至。

我也想到曾收到的一个Power Point,说一人对上帝进行访问,其中一段对话是这样的:
“人:亲爱的上帝,您垂看人间时感到最难过的是什么?
上帝:许多人活着的时候就像永远不会死,而死的时候又像从来没活过。”

可不是!许多时候,我们自以为活得潇洒、聪明,其实是活得懵懂、愚昧。生命是个礼物,实该好好珍惜,好好运用,不要在世一遭,一切都自我中心,及时行乐,活得仿佛永远不死——对神无敬畏,对人没爱心;不过面对死亡时却又像从未活过——因为从未给世界和他人留下有价值的、值得纪念的东西。

当初与嘀嗒说话时,我就隐约觉得嘀嗒并不是因为想说话而说话而已,她似乎是想向她碰到的每个人都传递一个信息:珍惜生命——以发光发热的方式珍惜,而不是让生命藏在可怜的“自我”里腐朽。

时间嘀嗒,光阴流逝,我们都听到了时间的嘀嗒声,也听到了嘀嗒的嘀嗒声吗?

收听本文

本文收录在《百合花开放的那天》

相关阅读: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柬埔寨丰荣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