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女神學家梁潔瓊博士--北美華人教會的女性領袖系列3

主頁  人物、故事  梁潔瓊博士1,2,3,4,5

作者: 陳百加

梁潔瓊博士:
-- 現任中華福音神學院北美分校院長
-- 主授舊約
-- 異象:為教會裝備眾聖徒、同工、領袖,提供基礎、專業及領袖訓練

楔子

中華福音神學院為台灣首屈一指的神學院,自一九七0年首屆開學典禮到一九九零年止,有六百餘位畢業生分別在不同領域事奉。

一九九八年正式成立中華福音神學院北美分校,為北美華人教會訓練專一服事的神國工人,一九九九年正式啟用位於洛杉磯La Puente新校舍。

新校舍寬敞明亮,給人一種樸實高雅的印象,進入會議室,當中擺了一張大會議桌,等了一會兒,梁主任以愉悅的笑容走了進來,一面寒暄,一面友善的伸出手歡迎我。簡單地說明了此次採訪的目的後,我們開始暢快地交談。

梁主任是華人神學教育界難得的少數聲譽倍受推崇的女神學家,其學術的精湛專長和事奉的豐富經歷,對於我們了解女性領導的成長過程,足以提供許多寶貴的參考。以下是採訪的內容和分析:

一.領受神的託付

A.賦與恩賜,獻身神學教育

筆者:能否簡單地了解一下妳的事奉背景?

梁:我是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一九七六年第六屆道學碩士畢業生,畢業之後便和先生魏立健牧師一同在行道會牧會。

(筆者註:梁主任雖然來自香港,卻講著一口極道地的國語,令我印象非常深刻。她在學生時代便有了蒙召的感動,起初的獻身意願是想成為一個宣教士,但在尋求的過程中,一方面透過許多師長的建言,另一方面因著更深入的了解自我恩賜後,便選擇了投入神學教育的事奉領域。誠然,自我恩賜的瞭解和屬靈長輩的建言,都可以提供我們尋求事奉方向的很好參考。因為,如殷思重所說:「神呼召人用祂所賦予的恩賜來事奉,的確是聖經中一個中心題目。神不是隨便東抓西拉地找人來服事,祂有明確的對象,也賜給這些被召的人,有特殊恩賜來完成任務。」有時,我感覺到,神學院除了開設一般教牧進修課程,是否也同時需要提供一些教牧恩賜分析的研究,以便幫助蒙召獻身者,可以有更具體明確的事奉方向。)

梁:在神學院進修時,每一位師長都肯定我具有神學教育的恩賜。我個人認為要成為一個教師應有幾項特點:首先,他/她要喜好閱讀;其次,他/她擅於將所閱讀的內容作有系統的整理;再來,他/她能夠將這些整理很流暢地解說出來,而且可以讓聽者得著明確的重點。

在我進修神學時,老師們在我的身上都很清楚看到這些教導恩賜,當然日後也經過許多的操練才能逐漸駕輕就熟。但是主要的幾項特質:長於歸納分析、整理分明、條理層次清晰、解說明朗等,老師們都相當肯定並鼓勵我可以朝教學發展。

在華神進修時,老師們多鼓勵我去攻讀系統神學,但我的負擔卻是在舊約研究。因為我觀察到華人教會似乎對舊約的信息比較生澀,所以我願意委身在舊約方面的進修。

所以,在華神還做學生時,就開始有了蠻明確的服事方向。再加上,當時戴紹曾院長一心要為學院籌備師資,在即將畢業之時,便和我跟先生談到前往美國進修神學的計劃。所以,華神畢業不久,牧會了三年,便在一九七九年與夫婿一同前往美國三一神學院進修神學碩士。畢業後,回到華神教書九年,到一九九O年再度前往美國富勒神學院進修舊約神學博士。

(筆者註:梁主任神學教育一路遙遙走來,不僅接受了嚴格的專業學術研究訓練,還累積了多年牧會教學的豐富實務經驗,不愧能成為一位優秀的神學家和分校主任。教學和教務二種截然不同的服事領域,梁主任似乎都能熟練地充分運作,若無完備的學術涵養和實際的經驗累積,相信是很難勝任的。)

B.牧師太太的角色─師母是身份不是職份

筆者:讓我們來轉個話題,來談談妳的婚姻和服事的關係。妳和先生既然都是蒙召的人,當初,先生對妳進修神學預備成為教師的態度如何?

(筆者註:華人教會裡或甚至神學院裡,一般對於傳道人夫婦配搭的傳統期待,似乎都是鼓勵做妻子的好好學習師母的角色,只期望姊妹的事奉能成為弟兄的輔助。要像梁主任擁有獨立自主的服事職位,不完全附著在先生的服事裡,這在華人傳道人中也算是頗具創新的精神。除了作姊妹的要有很堅強的信念之外,相信先生的肯定和支持也是不可或缺的力量。加上,她所選擇的是女性比例非常低的神學研究,在男性傳統領域裡,有今日這番成果,相信她在這方面的堅持和努力,也是倍加辛苦的。)

梁:當初在華神時,我們對於彼此的事奉方向有很深入的溝通。我攻讀舊約,他選擇新約,我們一同被學校遴選為儲備師資。在三一神學院畢業回台灣後,我就全時間在華神教書,他則全時間牧會,可是在能力所及,我還是儘量協助先生在牧會上的需要。

筆者:但是,當時教會對於師母的期待,有沒有曾因為妳必需專注投入在神學院工作,在教會服事上無法兼顧太多,而造成一些困擾?華人教會總是有個傳統的期望,理所當然地要求師母負擔關懷、探訪、團契帶領、兒童主日學、飯食招待…等,不在乎她個人的恩賜如何,只要是牧師先生職務範圍內的工作,她都有一份責任。只要教會裡有任何事奉找不到人做,師母自然是「當仁不讓」的第一人選。不知梁主任在這方面如何去協調?

梁:我想,華人教會應該有幾種認識,師母是一個身份不是職份,也就是說,何謂師母?顧名思義,她就是作牧師的妻子。其次,教會裡的服事按照聖經的角度來看,是照著神所給的恩賜來分配,師母在教會裡,不需要也不應該樣樣負責,應該尊重她從神所領受的。

那個時候,除了在華神教書,在教會裡,我也積極參與教導的服事。除此之外,我無法作太多的投入,我讓教會清楚了解自己的定位。當然,這當中經過很多的適應和接納,特別是當教會對師母的期待和我實際能配合的程度有落差時,就需要有許多的觀念去突破,並且從聖經的教導來達成彼此的諒解和共識。令人欣慰的是,經過一段時間的琢磨和體驗,教會裡的弟兄姊妹也逐漸能認同。

同時,我想做師母的也應該對自己從神來的領受要有清楚認知。妳是要去滿足不同的會眾各樣的需求?還是要尋求神來的帶領?師母份內最重要的職責,是與牧師之間的婚姻關係,營造一個美滿的家庭,使他沒有後顧之憂,就是師母最重要的職責了。而在教會裡的事奉,還是應看重從神來的帶領。

(筆者註:在梁主任清晰的交談中,隱約地感覺到她專業事事求是的精神。在她能力的工作範圍內,她不遺餘力地全心投入,可是一旦超出了她的限度,她也能坦誠表達並且盡量取得別人的諒解。對她而言,做牧師的妻子和做神的僕人同樣重要,兩者角色都應該得著尊重。)

* 本文選自《新婦的愛情--廿一世紀女性領導研究》

繼續本文閱讀:

  1. 領受神的託付
  2. 培養領導力
  3. 女性領導的委身
  4. 女性領導力的發揮
  5. 女性領導力的培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