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女性與教會  韓國之行             

韓國之行

Vivian Lam 作者: 林張吉莉


漢城中華基督教教會

一年前,從首爾的漢城教會(下簡稱母會),寄來有關母會一百週年紀念一系列慶典活動的資料,並邀請海外韓華(韓國華僑)弟兄姊妹到時能齊聚一堂,感恩紀念神在歷史中的作為。剎時,懷舊情緒此起彼落的蕩漾着,畢竟離開首爾已30多年了,只是手中的大小事務,怎樣安排才能抽身出遊呢?還是外子精明,為我先訂好機票,一下子就平服了我猶豫不決的掙扎。就這樣,時候到了,我踏上了回韓的旅程。

此程,尤其對周詳策劃母會一百週年慶典活動的大會同工,深感敬佩。活動先追述來華宣教的歷史過程,再以敘述韓華教會的發展歷史拉開紀念的帷幕。由西方女宣教士開創建立,在南韓存留至今的仍有七間,以首爾的漢城教會規模最大。


天主教切頭山殉道聖地

接着,因兩天韓國聖地之旅的安排,我們走訪了「楊花津外國宣教士墓園」和「韓國基督教殉道者紀念館 」。望着數不清的大小墓碑碑文、紀念文,我默悼先賢為主盡忠的腳蹤,深受感動。這批神國的精英——「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一生為韓國的醫學、教育及宣道事工,做出無比的貢獻;而所興建的醫院、大學、教會,至今仍造福着世人社群,成為他們今生辛勞奔波、老死異鄉的最大報酬。另一難忘的場景是一家庭墓園,葬有祖孫傳教士三代,祖父的心志未遂,兒子繼續,再由孫子承接,多美好的見證!這天國的大業值得祖孫三代為之生、為之死。


汝矣島純福音教會

上「天主教切頭山殉道聖地」時,我嘗試體會殉道者的心境,那是看到「天開了,人子站在神的右邊 」(徒七55-56)天上的一幕?還是「即或不然…… 」(但三18)置生死於度外的堅定信心?我不由自問:他們所看見的、所擁有的,我掌握了嗎?

走訪汝矣島純福音教會時,我追昔的情懷被拉回了現實。遠遠望去,一幢幢高樓的建築群說明了其事工的龐大;最顯眼的是圓形聚會的會址,每週十數個層次的聚會,會址擴了又擴,在全球擁有70多萬會眾,為世界最大的教會。我聽着領隊的介紹,思潮起伏:多年來歐美教會跌入人數滑落、事工衰退的光景,而這超「Mega」的教會又帶給這世代的教會什麼樣的衝激呢?


狀形禱告的手的建築物

韓國近年來有大批大陸民工擁入,也為教會帶來傳福音的契機。可惜,華人教會參與的程度,遠遠不及韓國的教會——費財費力,甚至,每主日包大巴士接送民工聚會、聚餐,外加平時對民工私人的服務(跑醫院、跑移民廰、當翻譯等);我還聽聞,有華人教會因對民工事工各持己見(不願付出)而分裂。然而韓人教會卻不自私、不問付出地同心同工,向異族宣教,不少教會因此越來越興旺。

我們一行三人,有心走訪一間南部的華人教會,從它寬敞的建築物,每層樓的間隔,可看出昔日建堂者的用心,以及教會曾興旺的痕跡。可惜,因人事的紛爭,又缺乏長久委身的牧者的牧養,教會分裂又分裂,主日崇拜就像「小」組聚會,除了幾位中年人,沒有兒童、青少年活潑的身影,只有窒息的沉悶,建築物多處缺乏保養又失修,教會落入此情此景,令人惋惜。


韓式古老住屋及街道

聽一位未信主、在大學教書的友人談起,這被認為基督徒增長比例最高、基督教最興旺的國家,就有人看準「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 」,牧者以建教會來投資,等教會發展到某程度,就可叫價出賣,就像賣一餐館般,條件越優越(像地段好,基本會員的人數多寡等等),價碼就越高。以此營利,令人不可思議!

有機會與當地的韓華交談,更聽出他們的悲情。韓華的身份,常有次等公民的尷尬,所持護照,與中華民國公民的不同,相應也帶來不同等的待遇;在韓國,他們又被歸類為外僑,受制於經濟的措施與硬性法律的規定。這也是韓華由早期40,000人,遞減至16, 000 人的原因。這樣移民人數減少的結果,促使信徒人數也驟減,再加上聘牧的困難,成為韓華教會一直不能像韓國教會一樣蓬勃發展,近年更有韓華加入韓國教會的走勢。


立在韓國基督教殉道者紀念舘的碑文

可喜的是,隨着時代的需要,神興起忠心的同工,如漢城教會的主任牧師劉傳明牧師、師母,牧養照顧神的家,多年如一日。鑑於教會少有與韓國教會互動的機會,劉牧師為熱愛華人、獻身向中國宣教的韓國弟兄姊妹成立了「中國福音宣教會」(C.M.I.),以期與當地的韓國教會聯袂邁向對中國宣教的使命,為教會的未來奠定新事工的方向。

這次韓國之旅,為時很短,所見所聞也很有限;但在我內心激起的思潮,久久不能平息。

 

相關閱讀:

 

網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柬埔寨豐榮事工

查看作者專欄

徵稿啟事

訂閱豐榮月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