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江秀琴牧師--北美華人教會的女性領袖系列2

主頁  人物、故事 江秀琴牧師1,2,3,4,5

作者: 陳百加

江秀琴牧師牧職經歷:
-- 創立洛杉磯慕主鍚安堂
-- 創立聖荷西基督教慕主鍚安堂及現任主任牧師
-- 創立基督先鋒訓練中心
-- 使命:訓練華人教會領袖成為愛慕耶穌的新婦,預備迎接主再來

楔子

在未會見江牧師之前,早已聽過她不少的錄音帶。自1995年來,她傳講內在生活的錄音帶共有28套,透過各處信徒的推薦,這些錄音帶已廣傳到世界各地。由於這些錄音帶也深入了福音受逼迫的地區,因此被稱為「秘密宣教士」。

從自己的住處洛杉磯前往聖荷西,搭乘灰狗巴士大約七小時左右,抵達聖荷西已經是晚餐時間了,叫了一部當地的華人私家汽車,在一片黑漆漆的天色裡到達了教會的招待處。負責招待我的姊妹很熱絡地招呼我,又體諒我的長途顛簸之勞,下了一鍋熱騰騰的麵條款待我,態度謙和誠摰,令我感到非常溫馨。我們一面吃一面聊,分享到她在慕主鍚安堂甜蜜的教會生活,她在這裡學到的內在生命等,她以愉快的笑容說道:「願主賜福妳明天的採訪。」令我十分感動。明天一大早八點就是第一堂的主日崇拜,準備好錄音機和卡帶,帶著些許疲憊做了個禱告:「主啊!願明日與你的使女有很豐富的交談。」

自1995年江秀琴牧師建立了聖荷西基督教慕主鍚安堂迄今,教會的人數穩定的增長,目前約有300名會友,兒童和青少年約有80位。每一年冬、夏二次特會,由起初二百人增長至一千餘人,特會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是從外州或國外來的,他們/她們大多是聽了錄音帶而來的。

教會在2002年五月以一千六百萬元購買了一個10.4英畝的成人學校,未來要在該地建立一個超宗派、超教會的訓練中心及蓋立新堂,公程款總額高達一千一百萬元,預計2004年八月興建完成。這些款項多半來自世界各地的奉獻和代禱,奇妙地成就了神在此地的旨意。

好不容易等到第二堂主日聚會結束了,利用午餐的時間,和江牧師在教會圖書室進行採訪。等到一小時採訪結束後,江牧師還要在下午開會。忙得不可開交的牧會生活,似乎在跟時間競爭地工作,連一分鐘也不能休息,看起來比我想像得還要繁忙。江牧師穿著一襲白色套裝,拿著一盤飯走進房間,親切地與我握手,說:「辛苦妳了,還老遠從洛杉磯到這裡來。」她樸素的臉龐脂粉未施,渾身充滿著活力,帶著友善的笑容坐在我對面,使我們得以開始自在地交談。

Ⅰ.領受神的呼召

A.屬靈領袖是蒙召不是慾望

筆者:謝謝妳在百忙之中,還抽出時間接受訪問,真是感謝之至!方才在主日講道中聽到妳分享一些得救見證,請問妳是在鍚安堂信主的嗎?

江:不是的,我是在南京東路禮拜堂信主受洗的,那時候是高一學生。

筆者:可是,感覺上,妳獻身全時間事奉好像是在鍚安堂,請問妳是如何進入鍚安堂,然後開始在那裡全時間事奉?

江:我原本在南京東路禮拜堂信主,而且在那裡聚會並參與事奉共八年。我是在第六年的時候,也是在大三即將升大四的時候,參加了鍚安堂青年夏令營,在那次聚會中大大地被聖靈充滿。之後,除了在原本教會繼續聚會並服事,也部份參加鍚安堂的聚會,二年後,才全心投入在鍚安堂追求。

(筆者註:聖靈充滿的經歷,在江牧師靈裡引起很大的震撼,開始渴慕追求神同在的生活,時刻體會神同在的滿足,但過不久,神同在的喜樂似乎又消失了。)

江:在那樣起伏不定的靈裡生活裡,我開始參加了鍚安堂的等候聚會,漸漸地,我發現需要有人來教導如何等候主,如何能時時保持神的同在。因此,我便開始向神禱告,讓我在大學畢業後,可以有一年時間,全時間專心追求學習等候主。同時,也求神給我有一些收入,除了自己的生活費,還可以供應父母一點。神就真的為我預備了三天下午的家教,有了一份很穩定的收入。因此,除了家教時間,我便全力投入追求,儘量參加鍚安堂所有的聚會,但在原來的教會還擔任了社青團契的主席。

二年後,主給了我話,祂要我全心全意在鍚安堂追求。可是,那個時候,想到要離開原來的教會心裡非常捨不得,我很愛原來的教會,很珍惜在那裡八年的教會生活。

從此,主在我心裡作更快的工作。一年全時間的追求後,回到社會裡上班。二年後,清楚了神的呼召,才開始全時間事奉主。

(筆者註:在與江牧師的交談中,我感覺到神的雙手在塑造她的生命。神在她身上的計劃透過強烈的靈裡渴慕而開始展開,打從她一開始接觸等候主的追求生活後,似乎便進入了神要她全時間事奉的道路。等到全心追求了約五年後,在鍚安堂明確肯定了她所聽見的呼召,終於勇敢地放下一切跨出去。從江牧師追求的經歷中,讓我們了解到屬靈領袖,不論是男/女,都是由神任命的,而且,屬靈領袖都必有與神深刻相交的親密經驗,這是他們/她們一生中得以成為屬靈領袖的基礎。)

談到神的呼召,江牧師說:我真的從來沒有想到要當傳道人,如果,不是來到鍚安堂,我不會想出來全時間事奉神的。這完全是神在我身上的策劃,沒有一點人來的意思。是聖靈一步一步地帶領我走入神的計劃。

當我一面在鍚安堂渴慕地追求,一面在社會上工作,就常常感到靈裡很不滿足,在那時,就覺得如果我不出來全時間事奉主,我的心永遠不會有滿足的。所以,神先在我靈裡面作工,原本,我是很害怕當傳道人。可是,神就放著一顆渴慕事奉祂的心,祂讓我自己發覺,除了全時間來服事祂,再沒有什麼可以令我感到滿足的。所以,在1981年,辭掉了工作,就和另一位姊妹從台北前往新竹拓荒教會。

筆者:不過,妳可否分享一下,在鍚安堂的追求裡有什麼特質,能那麼地吸引妳,甚至,使妳非常迫切地想要全時間事奉神?

江:不是鍚安堂吸引我,我想說的是,不是一個教會在吸引我。那個時候,因為榮教士在帶領我們追求主同在,她的屬靈生命非常豐富,透過她的教導,幫助我學習到保持神同在的生活,又因著神在我裡面強烈的動工,深深地吸引我來服事祂。所以,不是一個教會吸引我,也不是一個人在吸引我,是神自己在我裡面吸引我追求祂,是聖靈在我裡面吸引我渴慕事奉主。

(筆者註:聽著江牧師的蒙召經歷,使我想到當神呼召摩西說:「我必與你同在」,顯然地「神同在」對基督徒領袖而言,是我們事奉的得勝秘訣。「神同在」帶來生命的豐富,如果,我們想為主多結果子,除非內在生命常有不斷的更新和供應,否則,我們的事奉便很難有深度。)

B.屬靈領導力需要聖靈充滿的生命,勝於恩賜充滿的服事

筆者:請問,神同在的追求在妳生命裡,最大被改變的地方是什麼?在妳還未進入到這種追求之前,妳的生命光景又是如何?

江:我想,對我而言,最大的改變是,當我在學習神同在的追求時,我開始懂得要安靜等候主;也就是,要等候神在裡面的感動,神如果沒有很明確的指示,人就不要輕舉妄動。但是在以前,我只知道要服事,而且要盡力服事、多多服事。這種調整,對我當時而言,是一個很大的衝突和矛盾。追求神同在的生命,好像是讓神在裡面建立祂榮耀的國度,讓神在裡面來掌權;但當缺少內在生命,而不斷地追求外面的服事時,就常很容易感到筋疲力竭。其實,這兩者的追求應該是不矛盾的,只是,那時我才剛剛起步學習內在生命,會感到這兩種追求帶給我很大的衝突。一個要我不停地做,一個要我先安靜不動。

在神感動我要離開原來的教會時,以我天然人的感情,我不想走。因為,我很愛那裡的教會,弟兄姊妹彼此之間的感情非常甜蜜,教會在各方面的教導都很好,信徒的恩賜也很豐富。不同的是,在鍚安堂裡非常強調聖靈的帶領,很看重跟隨聖靈,教導我們要常常等候主,等候神發命令才可行動。所以,當神很清楚地指示我,必須完全離開原來的教會時,我好像是個蒙著臉的人,羞羞愧愧地、很不好意思的走,因為,我說不上有任何原因要離開,弟兄姊妹們都很愛我,我也很愛他們/她們,但我必須順服神的命令。

(筆者註:一面聽著,我一面暗自思量,在使徒行傳裡,因著聖靈大大的工作,到處出現充滿了新氣象和新生命的基督教會,神的國在他們當中榮耀地彰顯出來。我們似乎可以想像到初期教會的信徒,因著聖靈的澆灌,奇妙地改變了他們整個的人生,聖靈又賜下力量,使他們以驚奇的力量在事奉主。聖靈在基督的教會注入了澎湃的生命之泉。)

(筆者註:基督徒領袖的靈命要更新和被提昇的話,就必須追求聖靈充滿,讓聖靈的恩賜和大能常常臨到我們,在末後的日子,才能抵擋撒旦的強大的攻擊和迷惑。誠如陶恕博士說道:「我看見不少人在傳道或教導,也不少人以音樂來事奉神,當然還有許多人在管理神的工作。可是,若聖靈的能力不能自由運行於各人的工作上,那麼這些工人倒不如留在家中還好!」單單倚靠人的天資,是不足以應付神的工作。對聖靈的工作開始有了敏銳的洞察力,使得江牧師不但回應了神的全時間呼召,也立刻勇敢地踏上傳福音拓荒的服事。)

C.回應神呼召首當其衝的爭戰─家人的反對

筆者:請問,妳是如何決定或清楚神要妳到新竹去開荒教會?是自已的感動?還是教會差遣妳?

江:剛開始,是我的一位屬靈伙伴姊妹邀請去的,她已先在那裡開始,每個禮拜二晚上聚會。那時候,我還在上班,每個禮拜二一下班,就從台北下到新竹去配搭。剛開始,只有我和她再加上她的房東三人。我們就聚在一起禱告、追求主,大約這樣過了半年多,因著神的感動,我便辭掉工作來到新竹全時間服事。

筆者:不知道當時妳的家人對這種選擇,他們的態度如何?

(筆者註:一個單身的姊妹要毅然走上全時間服事,我想她家人的態度是一個很重要關鍵。再加上,她的父母在那時也還未信主。可想而知,當中的衝突是相當劇烈的。)

江:因為,在我剛信主時,家中的反對逼迫就已經很厲害。一旦,父母親知道我這種選擇,我知道一定會鬧翻天。當時心中很害怕,又想到我的父親,發起脾氣來是很嚇人的…。所以,我迫切地向主禱告,幫助我寫了一封信給父親,還連同自已所有的存款十萬元和那封信,一同放在他的桌上,然後就去新竹聚會了。到了晚上,哥哥打電話給我,告訴我,父親看完那封信就哭了。信裡很詳盡地寫出我追求主的整個心路歷程,我那時一邊寫一邊禱告,求神來膏抹。之後,真的讓我看見神的恩典,父親在電話中說要我趕緊回家,以非常柔和的語氣對我說:只要妳不當傳道人,參加什麼聚會都好,而且,他還要帶我去美國散散心…等。我一言不發地哭著,剎那間,我好像重新體會到父親的愛原是那麼豐富。

自從信了主七、八年來,已經好久沒有感受到那麼深刻的父愛。因為在信仰上的衝突,我一直以為父親很氣我,很恨我,為什麼不聽他的話。常常父母親都會以很苦毐尖酸的話來傷害我,甚至咒罵我不該出生以辱家門,要去聚會時,就會威脅著我不淮去。所以,長久以來,從高中直到大學,已經好長的時間,感受不到父母的愛和家庭的溫暖。但是,就在那一通電話中,我感動地不停流淚,原來,父母親還是那麼深愛著我。

那時已是半夜十二點鐘了,當我在床上泣不成聲時,主的話就開始在心中湧流出來,我將這些話寫下來就寄去給他們。過了一個星期,我回到家中,嫂嫂就說父母親都看過那封信了,而且,還開始為我要去新竹忙著打包行李,可見得他們竟都很輕易地同意了。於是,就在很詳和的氣氛下,主就讓我平平安安地前往新竹。真的,主在祂所呼召的人身上,都必有夠用的恩典。

(筆者註:聽著江牧師的分享,也令我想到自己不也是過了近十二年,才和父母親盡釋前嫌,破鏡重圓。神使用身邊至愛的親人來熬煉我們的愛心,一方面以忠貞的愛回應神呼召;另一方面以堅忍的愛寬恕人的逼迫。誠如蓋恩夫人所說:「那些主張讓聖靈在心裡掌權的人,總是要受許多逼迫,但除了神的愛和完成神的旨意之外,再沒有一件事是有價值的。」而想要成為一個屬靈領袖,更是會受到各種考驗。「這是一個永久不變的原則:凡是蒙神授給屬靈權柄的人,一定會遇到各種嚴格考驗。要當領袖,資格要先受考驗;當了領袖,還要繼續受考驗。」一個全時間服事的呼召,和一個全時間服事的屬靈生命,都是在不斷的考驗裡被塑造的。)

筆者:請問,從妳開始全時間服事至今,約有廿三年了。在這些年裡,妳父母親是否有接受福音?妳的其它兄弟姊妹呢?也有信主嗎?

江:我的父母都已信主了,其它兄姊也都一一信主了。而且啊!愈反對我的就愈早信主。」江牧師一面笑著一面繼續說:「現在,我們全家都非常支持我的服事。

筆者:這麼奇妙的轉變!他們是如何信主的呢?(我不禁好奇地問道。)

江:都是這二、三年間在我自己的教會信主的。他們一個一個從台灣來到美國,參加聚會,就都被聖靈充滿。

(筆者註:算起來,大約都是在江牧師獻身全時間傳道後二十年左右才全家歸主的。似乎在每一位被神揀選成為傳道人的經歷中,家人的考驗都是在所難免的。)

* 本文選自《新婦的愛情--廿一世紀女性領導研究》

Share |

繼續本文閱讀:

  1. 領受神的呼召
  2. 開發女性的領導潛能
  3. 發展女性領導的事奉風格
  4. 女性領導的傳統挑戰
  5. 單身女性領導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