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講座、講員匯點  吃碎渣兒的婦女——訪問章愛琳姊妹

吃碎渣兒的婦女——訪問章愛琳姊妹

編者按: 章愛琳姊妹將在本會十五週年記念的工作坊分享她如何蒙召去服侍一群受壓制的M民婦女群體。

 

記者: 你是如何受神感動來服侍這些婦女?

: 我在唸神學時的呼召是城市宣教,服侍社會中受壓制的基層婦女。在我居住的H城中有一些從南亞國家而來的人,雖是合法居留,卻因人數寡少常受歧視;本地人認為他們搶去自己的飯碗及社會資源,多投以怪異的眼光。

有一天,我正在一座殘破的舊樓宇中探訪風塵女子,迎面有一南亞裔婦女拖著孩子擦身而過,好像趕著去學校。我們四目相投,她立刻避開我的目光,我想起了非尼基婦人說的話:「但是狗在桌子底下也吃孩子們的碎渣兒」(可七28),當時這句話如利箭般射進我的心坎。

其實十多年前我曾到過她們的原居地,實地瞭解過她們的背景。此刻我反覆思量神的心意,想不到沒多久就有機會到那邊短宣,神藉著M民中一位牧者的分享,呼召我回到 H城尋找迷失的M民,栽培他們成為福音的使者,肯定了這個群體就是神要我服侍的對象。

就這樣我開始滿腦子盤算著大小的計劃,如何關愛和服侍身邊的M民,希望藉著各類型的社區服務進入她們的家庭,在其中尋找、分辨及培育對福音開放的M民成為和平之子。 

記者:請分享她們的文化與生活情況,有甚麼際遇特別觸動你的心?

章:因著宗教文化的傳統,這些婦女普遍早婚,且受丈夫壓制。又因不可以避孕,一般都「生養眾多」,加上獨力承擔繁重的家務,大都百病纏身,醫藥費又很昂貴,一般家庭都難以負擔。我作為外人郤愛莫能助,眼巴巴看著她們受苦,非常難受。

她們不能拋頭露面工作,無機會接觸社會,家中大部份日用品和食糧都是靠丈夫買回來。既與外界無接觸,她們沒有機會學講本地話,無法融入社會,被邊緣化,成了被丈夫甚至子女轄制的一群。
她們的丈夫和孩子因工作或上學都學會本地話,可是第二代的婦女雖然能夠講本地話,仍舊要按家族的要求,年紀輕輕就要盲婚啞嫁,情況好不了多少。

孩子學本地語文,一般都很困難,成績也多不及格。家裡比較貧窮的婦女,雖然明知子女語言的學習和讀書成績息息相關,非常重要,但自己幫不了忙,也付不起昂貴的補習費用,只有乾著急。

記者:你如何服侍她們?

章:我們組織鄰舍服務隊,兩人一隊登門探訪,提供中小學補習,教授本地話服務。關心個人,與他們做朋友,陪他們看醫生,為貧窮家庭提供食物援助。有時也舉辦家庭活動,或大型活動,如主題公園同樂日,藉此推介服務隊,提高在他們當中的知名度。

記者:有甚麼特別的挑戰嗎?

章:由於她們的語言在H城並無任何正規的學習渠道,我不懂她們的母語,事工進展很受限制。另外為了保護她們,我的行為舉止要與她們的文化配合,免得家人起疑心。她們生活忙碌緊湊,一切以丈夫兒女為先,常身不由己,很難與我們有連續性、穩定甚至高質素的溝通時間。

 

相關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