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聖經神啟、兩性故事  師丈訪談錄1,2

師丈訪談錄1

師丈訪談錄採訪、整理:李文屏

對於「師母」一詞我們實在很熟悉了,但是對「師丈」(女傳道的丈夫)一詞卻相對耳生,對他們的心聲更知之甚少。

本文是對北美五位師丈的採訪結果。這五位弟兄中,四位不是狹義上的「傳道人」,有自己份內的職業和工作;一位是牧師,與做傳道的妻子「同行」。他們可以說代表了師丈這一群體的兩種類型——信徒和全職傳道人。另外,他們的太太或在教會做牧養工作,或在福音機構服事,故他們的分享也讓我們對「教會師丈」和「機構師丈」兩類經驗有所瞭解。他們的成長背景分別是香港、中國大陸和美國。

在我們進入正文之前,先再次謝謝這五位師丈的誠懇合作。他們都是忙人,在採訪過程中,有兩位還身在它國出差。鑒於採訪話題有一定敏感度,有兩位希望不具名出現,所以我們只好給他們一個臉譜化的稱呼:師丈甲,師丈乙。這五位師丈是:

李立人,專事科技研究,夫人吳淑儀是幾個國際福音機構創辦人之一、董事及負責人。
劉同蘇,牧師,夫人候君麗牧師現於洛杉磯牧會。
謝展祐,高速公路巡警,夫人吳萃芳現於舊金山任教會傳道人。
師丈甲,製藥公司經理,夫人從事神學教育並任一福音刊物的文字主編。
師丈乙,退休科技公司經理,夫人是教會資深傳道人並從事神學教育。

問:婚前您對太太的傳道人角色有思想準備嗎?如果沒有,當您意識到的時候感受怎樣?

謝展祐:婚前我太太已經受呼召在我們教會做全職傳道人,所以我求婚前就想好不要阻礙她所受的呼召,而是要給她全力的支持。我的願望是:我們作為夫妻比我們單身時更能榮耀神。

師丈甲:有。我們兩人對呼召和奉獻的概念有相同的看法。

師丈乙:婚前我倆己經是多年的基督徒,如果神呼召作全時間事奉都願意接受。若神只呼召其中一人的話,對方願意全心全力支持。

問:作為傳道人的丈夫,你覺得面對的最大挑戰是甚麽?

謝展祐:我面對的挑戰是如何每天跟主更近、如何讓主來改變我而不是假裝自己比妻子更屬靈。我的另一挑戰是如何可以更好地支持和鼓勵我的妻子更好地事奉。

師丈甲:最大的挑戰就是跟太太一同的成長和溝通。有時候期望不是從旁人而來,而是從配偶而來。如果有坦誠的溝通和接納的話,這些就都成為促成兩個人成長的因素。

師丈乙:一些有中國大男人思想的牧者、長執、主日學老師和團契導師不能接受妻子蒙召而丈夫沒有,所以我有時會聽到冷嘲熱諷的話例如:一定是弟兄不回應呼召,所以姊妹才要出來事奉。

問:你的職業和太太的事奉有沒有矛盾的時候?如果有,你如何平衡?

李立人:淑儀和我都深信每個人都是按神的形像所造的,都有一個目的。所以我們雖然工作領域不同,卻不覺得我們的某一工作比其它工作更神聖。我們的職業都是神的呼召,我們就都在神呼召我們去做的事情上事奉神,彼此扶持。

謝展祐:我們兩人的工作時間都很長。我換班、休假的時間月月不同,有時甚至每天都不同。雖然我太太有固定的工作日,但是事工的性質則要求她隨傳隨到。所以我們盡量做好計劃,也做好不能同時出席一些活動的思想準備。為減少衝突,我們也都要在安排重要事件前查看彼此的時間表。

師丈甲:沒有矛盾,也不需要刻意去平衡。不管太太是不是傳道人,對兩個人的關係和家庭而言,從事任何職業和事奉的夫妻雙方都需要彼此體諒和理解,盡量免除不必要的矛盾。

劉同蘇:我本人就是牧師,夫妻牧養不同的教會,所以有極大的不便之處。不過這有幫助我理解妻子作為牧師的處境。牧師不僅僅是一種職分,更是一種生命境界。我的牧师/师丈的雙重身份都要求我必須塑造自己的品格,否則,先不要說侍奉上帝了,家庭裡面都會出問題。

問:你覺得弟兄姊妹對你有特別的期望嗎?你如何看待和處理這樣的期望?

謝展祐:大部分弟兄姊妹都尊重我們各自在事奉上的角色,不過也總有一些人覺得女人應該在男人之下。我相信主希望我做的不是去管轄我的妻子,而是去愛她就像主愛教會一樣;我在家裡及婚姻中的領導也應該是僕人式的領導,而最好的榜樣就是主祂自己。

師丈乙:弟兄姊妹對我沒有特別的期待,只有多方支持。

問:你如何看待自己作為傳道人的丈夫這一特殊身份?現在和過去有沒有不同?

謝展祐:我相信上帝要每個信徒都支持和鼓勵那些蒙召全職事奉的人——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我的太太很樂意接受我的幫助。我們常一起配搭事奉,神也通過這樣的搭配賜福給我們。有時我也感到有壓力要去扮演另外的角色,不小心的話會進入男性驕傲的思維模式裡。所以我提醒自己要專注在上帝的呼召上。

師丈甲:現在和過去都沒有不同。做傳道人或做傳道人的先生,從我個人觀點來看,都是事奉主的人,不應該有誰有「特殊身份」這觀念。

繼續...

註:本文原載《教牧分享》2012年七月號
Share |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