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婚姻、養育、單身  隱形的翅膀

隱形的翅膀

Wenping Li作者:李文屏

洗浴出來,發現小女躦進了我的被,等我。

這已是罕見的現象——女兒們都已比我高且越來越獨立了,晚上一起禱告、說話才能入睡的情況,不知在甚麼時候已經停止。有時看她們長髮飄飄地行走,我的感覺很異樣:她們不再是毛茸茸的小鳥,而是即將展翅離巢的獨立生命了!對這種獨立性,我也日漸適應;但今天,小女又躦進了我的被窩。

我雖已很倦,卻也很感恩,畢竟,在青春年華遇到探尋的憂慮和苦痛時,我還可以有機會擁她入懷,給她心靈所需的支持和思想所需的引導。不過,我也實在很清楚,我的支持和引導是多麼有限,是不論怎樣也不能超越我自己的局限的;而我的局限似乎無限大。所以我最想做到的,就是不斷將她們帶到最有資格的導師——上帝的面前,由生命之主親自扶持和牽引。

「可是我都有點害怕跟神禱告了,因為我覺得我不好。」女兒說。

這是多麼熟悉的感受。可是,在人間,有誰是好到能配得上帝的愛呢?所以聖經說,救主來是要救罪人(約翰福音3:17),也就是所有的人(羅馬書3:12)。不配的罪人之所以可以恢復上帝兒女的身份,「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以弗所書2:8)

可我們往往做傻孩子,以為可以憑行為表現來贏取上帝的愛,還往往以地上父母的形象為眼鏡來看天父,於是天父的面目就有了地上的顏色和缺損;卻不知天父的「天」字,表示祂超越地上父母的一切缺點,表示祂的大能;而這個父字,表示祂無條件的愛。

我告訴女兒,「你敢來跟媽媽說自己的心事,因為知道媽媽愛你,接納你,是嗎?天父更是如此,祂不是嚴厲的老師,說你要拿到A+我才愛你;而是祂愛你,會幫助你在生命上向A靠近。跟神禱告,不是作成績彙報,然後等待裁決;而是跟神說話,與祂交流,就像你跟媽媽說話一樣。媽媽喜歡你來講話,天父也是。」

「可是我也覺得神好像不可靠,很遙遠。」女兒說,含了眼淚。

這情有可原,她那麼愛神,小時候最喜歡的事就是向神唱歌。猶記她一上車就打開車窗、伸出小手唱歌的畫面,幼嫩純摯之美讓人動心。「媽媽,我好開心呀,敬拜上帝的時候我最開心了!」她曾說。而現在,生活的高高低低、心情的高高低低和信仰的高高低低已找上了她,她兒時之信可以在經歷風霜之後還純然如金嗎?

「我不知道你要多信任這樣的感覺,我自己是不太信任的。」我說。記得她學走路時不想放我的手,我也不想放她的小手,但我還是讓她自己走,挑戰中我這個做媽媽的似乎不可靠;還有,她摔跤了,我想立刻衝上去扶她,但還是忍住了,給她機會自己起來,然後才為她鼓掌,困難中我這個做媽媽似乎很遙遠。其實,如果她真的不能應付,我怎會袖手旁觀?類似,為了更大的目的,神有時似乎很遙遠,連特蕾莎修女也有過感覺黑暗的時期,因為她覺得神離開了她;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更是心碎,因為感覺父神離棄了祂。但是,這些都是感覺,不是事實。聖經說沒有甚麼能隔絕神對我們的愛(羅馬書八章35-39),所以聖經一直都強調人的信,神要我們信祂。『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希伯來書11:1)

我們母女輕輕私語了兩個多小時後,小女安然入睡了。凝視女兒寧靜的面龐,我感謝神,謝謝祂會扶持女兒,就像祂曾那麼多次帶我走出幽谷一樣。

第二天放學回來,女兒告訴我她新擬定了時間表,其中包括跟我一起鍛煉和禱告,因為她希望要讓身、心、靈全面健康。為配合她,也讓自己不再忽視身體健康,我重新安排了時間,並憑記憶教她一些武術基本功。武術是我們中國的傳統體育文化,她這個在美國成長的孩子既然喜歡,我自然支持。可惜我們附近沒有中國武術館,而我那點「武功」早已荒廢,只能教不能練了,所以叫做「叫練」——勤動口,疏動身,如同一些「公僕」,只能發號施令,不能以身作則。不過,倒是成就了一段母女的優質時光。

讓我欣慰的是,雖然我因忙碌不能每次陪她,她自己卻都已按計劃行了,武術動作也漸漸像樣。不好意思的是,有時我雖在家,但很累,想偷懶,反是她以體貼寬容的態度來鼓勵我。很明顯,她內在的發動機真已啟動。在飯前睡前的禱告中,她都感謝神對她的幫助,並求神繼續保守,還喜歡跟我唱一首歌:《隱形的翅膀》。這首歌,是好些弟兄姐妹走過生命低谷的寫照:

「每一次 都在徘徊孤單中堅強
每一次 就算很受傷也不閃淚光
我知道 我一直有雙隱形的翅膀
帶我飛 飛過絕望
……
帶我飛 給我希望
我終於看到 所有夢想都開花
……
終於翱翔 用心凝望不害怕
哪裡會有風 就飛多遠吧

隱形的翅膀 讓夢恆久比天長……」

我不知還有多少坎坷和挫折在等待我的女兒,也不知有多少悲傷和失望會找到她,更不知她的內心將如何回應這些人間「平常事」;但是,我知道,如果生命之主是她隱形的翅膀,我就大可「用心凝望不害怕」。惟願她的心一直向上帝敞開,一直讓上帝居住其中,好在上帝的愛中做她人生的夢,並在她人生的夢中回愛上帝。

(本文原載《文宣》第229期,蒙允轉載。)

Share |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