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人口販賣  超越低賤和死亡——《金陵十三釵》影評

超越低賤和死亡——《金陵十三釵》影評

Wenping Li作者:李文屏

我發現自己錯了。一直到電影接近尾聲,我才意識到「金陵十三釵」不是我先見為主的十三女子,而是一男十二女。

「釵」本是女性的一種頭飾,由兩股簪子合成,舊指女人。金陵,南京別名,戰國時就開始啟用,《紅樓夢》的「金陵十二釵」讓它變得家喻戶曉。電影《金陵十三釵》也許得名於此,原著嚴歌苓,導演張藝謀,主演倪妮,克裡斯汀·貝爾(Christian Bale),張歆怡,2011年12月出品。

《金陵十三釵》影評當該片在國內火熱上映的時候,我身在美國也感受到一定熱度,不過一直有點拒絕去看。這世間美貌女子的故事很多,但日本侵華時金陵女子的故事我最不忍看。記得年少時父親在讀一本不要我這個「女娃娃」看的書,結果我好奇心大起,找了個機會偷偷翻閱,才知是關於南京大屠殺的。書裡記述的血腥和殘忍讓我心悸,超乎一個女童的想象力,所以翻了幾頁我就自動不看了。人性可以低劣到的程度以及發生在自己民族身上的慘劇實在讓人心神受煎,這大概也是2004年底,寫作《被遺忘的大屠殺—1937年南京浩劫》的36歲女作家張純如為什麽飲彈自盡的原因之一。

然而,《金陵十三釵》立意不在只講那大屠殺,其「釵」也跟《紅樓夢》裡的金陵十二釵有根本的不同。《紅樓夢》裡的美麗女主角們,在人性的淵藪和社會製度的泥淖裡,零落成泥;電影裡的金陵「十三釵」,雖也在侵略者的暴行中命落黃泉,但是,零落中卻有一股浩然之氣直向雲霄,讓人不是在淚水中哀嘆、絕望,而是在悲痛中深思、仰望——仰望「身為下賤」卻超越下賤、面對死亡卻超越死亡的心靈力量,也仰望人類的救主——那唯一可以徹底消除人間殘忍和人間悲劇的基督。

電影從南京淪陷的那天(1937年12月13日)說起,大霧、槍炮、廢墟、逃命的腳步,日軍長驅直入的冷血追殺,中國士兵寡不敵眾的英勇阻擊……混亂中,一個叫做喬治的少年領著十幾個在教會學校就讀的女生向教堂逃命。也往教堂跑的還有一個美國人約翰,殯儀化妝師。他前去為教堂牧師辦葬禮。

喬治是孤兒,由牧師收留養大,牧師臨死前囑咐他要照看好這些跟他差不多大的女學生。然而南京失陷,無路可走;教堂裡唯一的大人、也是唯一日軍不敢殺的西方人是前來服務的約翰,但是他只想要錢。就在這時,一群秦淮河妓院的妖嬈女人們也前來避難,在喬治拒絕開門的情況下,她們果斷翻墻而入,約翰喜極求歡。於是教堂裡幾種身份的人之間、女孩們內部、秦淮河女人內部的張力都開始發展、拉緊,人性中各層次的東西都開始浮現。

然而對秦淮河女子的反感並不阻礙女孩們的高貴。第二天日軍破門而入,發現少女後獸性大發。為了藏身地窖的秦淮河女子們平安,女學生們往樓上跑將士兵引開,幸得一神槍手士兵的保護,悲劇才沒擴大。然而,一種更有「教養」的殘酷卻大踏步進來,一個愛音樂、會彈鋼琴的日本高級軍官宣布了他對教堂的「保護」(軟禁),還送來了充饑的土豆。幾天後,女孩們接到「請柬」:去唱詩慶祝日本對南京的占領,還被點了人數,13個,一個不能少。

僅是去唱歌嗎?唱歌之後會怎樣?南京街頭發生的事以及中途出去的兩個秦淮河女子的慘痛遭遇仿佛預言。

女生決定選擇集體自殺,情急之下秦淮河女子以做其替身來勸命。然而,少了一個。喬治說:我去!並堅持要約翰給他變妝。(見左圖)。

鏡子一面面砸碎了,它們將不再有用。鋒利如匕首的那些碎片被撿起來,一頭裹了布,藏入懷。

變妝後的秦淮河女子簡直就是清純美麗的女學生!其實,難道她們不是嗎?若不是被逼,她們何至於成為被社會輕看的「下賤」女人?若不是別無選擇,誰會想過一種恥辱的、被物化被消費被使用的生活?

主角玉墨的遭遇是這些女人的代表,她本來也是教會學校的學生,本可以有另外的生活,然而早年卻遭繼父性侵並被迫接客。不過這些悲苦遭遇都深隱在她「秦淮河頭牌」的身份後,少有人知。就如反對性剝削的柬埔寨「豐榮女兒之家」總負責人吳淑儀所言:被強逼成為性剝削對象的女孩和女人,她們是雙重不公的犧牲品:一是被迫進入一個被賤看的行業,身體、人格被侵犯;二是文化往往譴責、蔑視她們,認為這是她們的錯。如果說世上有些不公巨大如山,這是其中之一。

回看《金陵十三釵》電影中的生死取捨,在極端的環境下,外表的裝束、外在的行為和「行業」都像樹葉脫落了,顯示出來的是最內在的樹骨——靈魂,那顯示人之為人的最核心的部分。這一部分,秦淮河的「下賤」女人和教會學校裡的清純女生都是一樣的。這一核心部分,對於類似秦淮河女子的女性們,人們往往因為不了解、不理解或文化的偏見而很難看到,也常常不看。然而,畢竟有看的,他就是上帝。「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聖經撒母耳記上16:7)。現在,越來越多的人或本於神放在他們心裡的良心,或本於神所啟示的人的價值(人是上帝按他的形象所造、基督捨命來救贖的)而投入反對「性販賣」和「性剝削」的努力中。

該電影的看點之一在於它展現了人性的層次性。不僅在整體上從最低劣(以最殘忍的方式侮辱奪命)到最高貴(以無條件的捨命方式救命)它就呈現了,而且具體到個人和群體,人物也都比較立體,不臉譜化,比如殘忍的日本軍人也思鄉,做漢奸的爸爸很愛自己的女兒,愛錢愛色的約翰也有好男兒品性,大義捨己的秦淮河的女子也有不情願代替女學生的,等。不過,遺憾點也在這裡,我個人覺得神槍手士兵有點神化,玉墨這個頭號主角人物的挖掘還可更深一點,畢竟是她首先選擇捨命救人的,先是要代替她的一個姐妹,後要代替女學生。這種能夠置生死於度外的高超品格一定有非同尋常的基礎,電影雖有交代卻稍嫌不夠。

不過瑕不掩瑜,該片值得一看。它在網路上的觀眾評分如下,中文網路8.1,英文7,我個人給分8.5。來自中、日、美三國的表演以及畫面、音效都很棒。女主角玉墨由倪妮扮演,2012年3月她因此片獲得第6屆亞洲電影大獎最佳新演員獎。如果你要欣賞一個風塵女子的女王舉止,去看倪妮的表演。據說張藝謀劇組為此「風彩」請專人先後培訓了倪妮兩年。

百合我希望所有不幸成為「秦淮河女子」的女性,都能得到另一種「培訓」,讓她們有機會可以找到自己心中本該有的高貴形象——那在基督裡得到救贖的、永生神女兒的形象——並在言談舉止間行出來,無論世人如何看,都能以高貴風彩地走過人世,走進永恒,超越低賤,超越死亡。

 

Share |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