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主页  灵命塑造  圆梦的神与圆神的梦

圆梦的神与圆神的梦

Cecilia Yau 作者: 叶美珠

呼声激起内心的召唤

2016年一月一日清早会长从美国东岸打电话给我,问我愿不愿意回美开始“基督丰荣团契”灵命塑造的事工,我当时回答说不可能。七年前,我由美国回台在神学院教学,好不容易熬过艰辛及孤单的岁月,已有很好的服事平台,我捨不得放下。另一方面,长久以来我也算是团契核心的同工之一,灵命塑造的事工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负担,也已计划回美在灵修学上进修。经过一番挣扎,我回答说神若愿意,最早也要2017年的七月。我还答应会长在要来的五天个人退修中为此事寻求神的带领。

顺服神的呼召,信靠神的供应      

在退修期间,我看到自己内心有恐惧、顾虑、执着及放不下。虽然服事主将近廿五年,遇到信心的挑战,我仍然裹足不前。我自问快到退休的年纪,为何还要从零开始一个崭新的事奉。神藉着神操(Ignatius Spiritual Exercise)及属灵导师的引导,让我默想耶稣的生命与事奉。最令我扎心的是路加福音第十章 1-12节耶稣差遣门徒出外服事,不带任何东西。

当时我其中的一个考量就是经济的问题。“基督丰荣团契”是信心的机构,一切的需要仰望主的供应。我想到回美后很可能我居住的场所必须“寄人篱下”,没有自主权及自由的空间等等,心中很不是味道。可是在默想中,主让我看到我生命中所经历的一切,背后的真正主人是主耶稣,祂是幕后的供应者,是我供应的源头。我的责任就是将平安带给神要我服事的人,传递“神的国近了”的信息,我再次降服在神面前。

回顾走过的路,看到神一直在塑造我。在美国十五年的牧会工作,我经历了许多考验与试炼,原来是神在建立我的生命与事奉的能力(competency); 在台湾的七年的教学让我有机会整合我的学历,事奉与人生的经历,有更坚定的事奉信念(conviction); 主若愿意,日后事奉的心态就是在祂里面的安息(contentment),不再计较别人的肯定,不再需要以成就来証明自己的能力。

我在台湾灵粮神学院教“门训”和“传道人个人的成长”,另外也开拓了关怀丧亲者的工作,除了在课堂授课外,也成立支持小组,还将材料结集成书,名《伴你走过忧伤路》,看见神在各方面的使用。现在神要我回美事奉,许多的朋友及家人都问我:“你捨得放下在这里的一切吗?”这还不是我最关心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主肯用我吗?

主以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的神蹟提醒我,祂是如何使用这些饼和鱼?祂是“望着天祝福”,祂不是看手上有限的资源,也不是看左右庞大的需要,乃是向上看神无限的能力和广大的爱心。我自觉能力和资历有限,就问主:“你真的要我回美国开始灵命塑造的事工吗?”这时候,我彷彿听见有一个声音说:“孩子,我等了你很久,我多年预备你,就是为这时刻。”当时我的心非常的激动,很想知道:“这真是出于你吗?你是指灵命塑造的事工吗?”主说是的,“我要你学习信心的步伐,跟我过红海与约旦河。贴近我,我会指示你许多的事,是超越你能了解的”。那天,在静山的大堂里,我哭了好一些时刻,心中充满了喜乐与感恩,感到被神的恩膏所环绕。下山时,我的心十分的平安与满足。

团队的形成

灵命塑造事工需要一个团队,神不但呼召我,也感动一群有相同负担的同工。去年七月,六位同工相聚在美国北加州,一同为灵命塑造事工祷告,寻求神进一步的带领。我们按事工需要分工,有三位(吴淑仪、吴萃芳、潘蒙爱)负责“硬体”如行政、建筑物、筹款等,另外三位负责“软体”如事工策划与推动,我是其中一位,另外两位是刘秀娴和邱清萍。在会中潘蒙爱牧师很有信心地发出认捐的挑战,我们六个人就有了第一笔的房屋基金。我们也确定了我回美国的时间是2017年的七月。

惜别神学院老师与同学

在过去七年,感谢神学院院长、师母和各位老师的关心与爱护,他们接纳我的不完全,让我有发挥及成长的空间。我很珍惜与他们同工同劳的日子。去年十月初我向院长提出辞职,盼望我的离职,能带着神学院的祝福,院长说他需要祷告。几週后,我问院长他祷告的结果是什麽?他说当天晚上回家,神就给了他两个字:“成全”。我如释重负,相信这是另一个重要的印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