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主页  女性与教会  孩子们的母亲--俞邬静珠姊妹

孩子们的母亲--俞邬静珠姊妹

“华人教会的女儿们”系列(一)  

编者按: 两百多年的华人教会历史,无论是参加聚会和事奉,投入本地传福音或外地宣教,姊妹的身影与光辉有目共睹,她们的生命故事是历史的一部份,可是却常被无意地忽略和有意地省略。本刊特设“华人教会的女儿”专栏,收集这些故事,贡献给下一代,以为楷模,以作鼓励。

作者:吴述尘

俞邬静珠姐妺

七岁已由父母订亲的邬静珠姊妺,在二十岁时踏着三寸金莲嫁到三里外的俞家。新郎是家中唯一信主的人(),还在就学,而他在父母催婚下答允完婚的条件是拒绝行参拜天地之礼。结婚那夜,她纳闷地问新郎:“你是不是吃教的?”他回答:“是的。你认为那是一件坏事吗?”她谨慎的回应:“不,或许那是件好事。”

婚后不久,丈夫回到苏州继续念书。她在家烧饭煮菜,照顾公公。两年后,她带着大女儿和腹中婴孩到苏州与丈夫团聚,住在学校宿舍里。一天,她问同住的妇女:“什么叫做信教?”她们回答:“不拜菩萨,不拜祖宗。”她仍是不明白,却糊里糊涂受了洗礼。从前,人们称呼她的小名“小香”,受洗以后,第一次听到牧师唤她“俞邬静珠”。当晚,她向神祷告说:“神啊,祢既是活神,求祢赐下光,可怜我这个没受教育的人,让我明白祢。阿们。”主垂听了她的祷告。一个月后的奋兴会中,她看到自己的罪,看到主为她被钉在十字架上,流出宝血;她重生了。主不单让她明白救恩,也叫她在传福音的服侍上忠心。

主赐福给俞牧师有一位配偶帮助他,也赐福给他俩生养众多,遍满地面。

她的孩子

俞师母共生了十二个孩子,八女四男。女的秀字排行,男的庆字排行。大儿子出世时,俞牧师刚好看到牆上“普天同庆”四字的挥春,而主也共赐他四个儿子,所以儿子的名字分别是“普庆”、“天庆”、“同庆”、“庆庆”。

俞牧师月薪只十二个大洋,三个寄给家中老父,留下的仅够餬口。俞师母每晚待丈夫外出布道,孩子又熟睡后,就接点线装书回来钉装,一晚可做二三百本,但报酬微薄。她也为大学生洗衣服,学校门房交来的髒衣服,她即晚浸泡,第二天清早就洗乾淨。俞师母从不让人知道她干活帮补家计,只怕人家小看牧师;平常更会帮教会打扫和清洁。

俞师母虽然家务繁重,仍热心追求主。家中有七个孩子时,她凌晨四时半起床,带着最小的孩子往对面街教堂,将他放在长凳上,自己跪下,翻开圣经,一面读,一面祈祷,直到清晨六时。回家后,为孩子预备早餐、梳辫,再到街上买菜,然后喂奶;午餐后,洗、缝衣服,也为家人扎鞋底,做布鞋;到了晚上,孩子熟睡了,就坐下来学习圣经。

孩子渐长,俞师母建议丈夫每早举行家庭崇拜,由他领诗,大家轮流读经,每个孩子或念或背一段,然后分享,最后他祈祷结束。家庭的属灵气氛帮助孩子先后信主,得着造就,也有专心服侍主的。

别的孩子

除了照顾自己的孩子,俞师母也抽空照顾别的孩子。在湖州服侍时,一名军官听过俞牧师讲福音后,心生渴慕,但一时未能改变自己的生活,就将自己的儿子交给俞师母寄养,每月支付生活费。那孩子才九岁,磕头行过房礼后,就成为俞家的人,前后七年,直到中学毕业。孩子后来信了主,在抗战时结婚,并组织基督化家庭。

另一位年青人,家人为他娶了个童养媳。那女孩只六岁,因父亲要钱应急,就把她典押了。年青人问俞师母:“我当怎麽办?”她答道:“你当付钱赎回,也让她接受教育。将来若认为合适,就娶她为妻。”年青人照着去办。这小媳妇是个不懂事的乡村姑娘,俞师母将她接到家中,让她和自己的孩子一同学习,一同成长。几个月后,她改变了,又进入圣经学校,后来更信主受洗。小媳妇毕业后跟那年青人结婚,婚礼就在她的家中举行。

这样的爱心服侍,前后有四次,实在难能可贵。

主的孩子

孩子渐长,生活较稳定,俞师母便随丈夫外出传福音。她随丈夫到上海教会服侍时约四十多岁,她又为自己定下事奉守则:不将自己的意见加在别人身上;要培育和训练妇女传福音;要多探访,领人归主。

那个年头,妇女都忙着家里的事,教会也较保守,不轻易开放给妇女来事奉。虽然俞师母遭遇一次又一次的否决,最后,在年会时终可召开牧师、师母会议。妇女带着孩子,拖着大包小包,也带着好奇来参加。结果,大家都得着灵性上的培育。

俞师母身体力行,从不放过任何传福音的机会。有次她带孩子去理发,与老闆娘攀谈,得知她因所生的七个孩子先后离世,心里愁烦,就安慰她,邀请她到教会聚会。原来老闆娘早年已信主,后来因事被学校开除,因怒成恨,十七年来没踏足教会。老闆娘重返教会崇拜时,听着讚美诗,听到牧师证道,忧伤的心得着安慰,怨恨的心得着释放,终于回到主的怀抱里。

俞师母很体贴主生养众多的心,她除了领家里的孩子信主,也将别的孩子,接纳到自己家里,让他们认识主;主也使用她呼吁更多师母参与传福音的服侍,让更多人成为主的孩子。

俞师母生于1875年,1960年安息主怀,在世寄居八十五年。

(作者是堂会牧师,盼藉早期属灵人的生命见证,勉励信徒。)

注释:

邬静珠姊妺的丈夫是俞止斋牧师。俞牧师原是博习书院的学生,后蒙召传道,侍主近五十年。曾任上海慕尔堂和景林堂牧师。 (本文版权属香港中国信徒布道会,蒙允转载自《传书》双月刊)。


相关阅读

 

 

Share |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柬埔寨丰荣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