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心繫神州的陳鎂牧師--北美華人教會的女性領袖系列4

主頁  人物、故事 陳鎂1,2,3,4,5,6

作者: 陳百加

陳鎂牧師牧職經歷:
-- 聖迦谷靈糧之家顧問牧師
-- 創立以馬內利福音使團和現任會長
-- 使命:培訓中國內地傳道人,向海內外中國人宣教

楔子

在未會見陳鎂牧師之前,就已聽過她的講道,她的氣質溫文儒雅,講道時詢詢善誘,不急不徐地講解神的話,令我印象深刻。加上,也曾與陳牧師的兄長陳鐳牧師交談過,陳鐳牧師講道意氣風發,鏗鏘有力,擲地有聲,在中國內地宣教上貢獻自己,不遺餘力。如今,陳鎂牧師也帶著神的感動,全心全意投入中國內地的培訓工作,其夫婿雖然只是個平信徒,卻能全力支持妻子來回應神的全時間呼召。他們夫妻二人成為一體,同心將婚姻擺在祭壇上,讓主自由使用,將信心的光芒照耀在中國內地的許多角落裡。

Ⅰ.領受神的託付

A.成為中國宣教先鋒

筆者:以馬內利福音使團剛於2003年九月成立,可否請妳介紹一下這個機構的成立宗旨和使命。

陳:我們主要服事的地區是在中國大陸,服事的對象是針對中國庭教會的領袖和青年同工 。服事的內容為中國教會的同工提供整全的培訓、裝備的工作,其中包括有系統的聖經教導,和設計各類培訓課程,如兒童事工,青少年事工,家庭事工等。

筆者:請妳說明一下成立這個機構的動機和過程,好嗎?

陳:這要追溯到1996開始,我就參與中國內地培訓的事工。在2003年三月,我離開了先前參與的機構後,有機會到歐洲各國去探視一下國外的宣教工作,想暫時將中國培訓的事奉停下來。可是,經過了半的時間,我發覺對於中國大陸的事工仍是不能忘懷,無論走到世界那個角落,然而國內的呼聲,內心還是懷著強烈的迴響。

因此,就和在洛杉磯的幾位同工彼此分享這個負擔,和他們溝通我在這方面的感動,並且一同禱告尋求神的印證。在尋求中,我們不斷地感受到中國培訓事工的需要和迫切,同時就在那段時間,又有馬其頓的呼聲l臨到。於是,在神的帶領下,我們願意一同獻上成為中國家庭教會的幫助,同心建立一個從事培訓中國內地傳道人的機構。

(筆者註:陳鎂牧師的中國宣教使命,正是走在新時代的前鋒,懷著有前瞻性的宣教眼光,為了神的呼召而甘願忍受窮鄉僻壤的貧困,和四處顛簸的勞碌,其心靈和體力精神上,都必須忍受許多考驗。褟嘉路得說:「獻身在家鄉事奉,可能不需要什麼『呼召』,但往外地宣教則不可,因其所付的代價實在太大了。」)

B.當代女性領導受到愈來愈多華人教會肯定和重用

筆者:請妳介紹一下在靈糧之家事奉情況,主要是擔任什麼職務?

陳:我是參與該教會的領導同工團隊,與長老和傳道一起負責教會行政和事工的決策、計劃和帶領。工作的分配上,我主要是負責信徒教育、同工栽培和門徒訓練,其它二位分別負責行政管理和小組規劃。但因為每年幾乎有半年時間,需要在海外作培訓工作,所以,也就作一名顧問牧師,使我的職務有相當大的彈性。
筆者:請問該教會對於女性領導或女牧師的看法是如何?

陳:教會對女性領導這方面的態度非常接納,對於男女二性的事奉都是一樣的尊重和開放。女性可以和男性一同擔任教會領導,一起決策,女性的恩賜和負擔在這裡可似得到完全的發揮。而我個人在教會裡,和其它二位帶領弟兄同工的關係,也非常和諧,沒有受到性別的歧視。

筆者:在主日講台的輪值上,請問你們三位領導同工如何分配?(領導職權的分配和運作,往往是教會行政管理或人際關係上,一個很容易產生均衡或和睦的困擾。我很好奇他們三位如何來協商配搭。)

陳:主要由我們三位輪流講道,但基本上,我每月兩次,其它二個禮拜由二位同工各自負責一次。

(筆者註:這個領導團隊似乎相當重視陳牧師的信息供應,但我想,除了豐富的聖經學養之外,陳牧師明確成熟的決策力,以及和他人融洽相處的修養更是重要。僅僅只有工作能力是不夠足以牧養教會的。現代教會的牧養要求,除了專業神學訓練,一個傳道人的溝通能力和人際關係的培養能力,愈來愈受到更多的重視。而我從陳牧師談話的態度中,便能感覺到她恭讓謙和的氣質。女性領導在陽盛陰衰的教會牧職界中,溫柔和藹可親的態度,仍是相當重要的特質之一。)

(筆者註:由陳牧師的描述中,得知她一年有半年是從事海外培訓的工作,其範圍除了中國內地家庭教會,還有參與普世豐盛神學院在歐洲的神學教育和南美洲的神學院教導的事工。教導聖經,培養信徒讀經的興趣和釋經的能力,似乎是她最喜歡的服事。在本地教會裡,她自己也成立了一個約有十二人的讀經小組,透過系統栽培後,盼望從讀經小組當中,培育出幾位有教導恩賜的同工來。訓練信徒能成為訓練別人的教師,就是她最大的心願。)

C.女性領導是蒙召不是慾望

筆者:讓我們轉移話題,來談談妳的蒙召經歷,好嗎?

陳:踏上全時間服事,對我而言,是一段相當漫長的過程,也是從未料到的抉擇。 我的母親是虔誠基督徒,在我還沒上小學之前,母親就帶我上教會。也正因為如此,從小就看盡了教會一些是非紛歧。年輕時,就在心裡對自己說,任何工作都可以嘗試,唯獨當傳道人拒絕考慮,甚至也要排除嫁傳道人的一切機會。

為何會造成我這麼排斥傳道人的角色,我想另一方面是看到當時華人教會,傳道人的生活非常清苦,傳道的工作又那麼繁瑣。因此當我在選擇自己的人生理想時,我不想考慮這個行業。所以,年輕時,對於蒙召,我總是抱著一個完全拒絕的態度。

但是,當我在主裡的追求愈來愈深入,在教會裡參與服事也愈來愈委身時,漸漸地,我的心被主的愛融化了。在主深厚豐富慈愛裡,我的觀念開始被調整,我的態度也被更新了,當我裡面的生命被主的愛愈來愈充滿時,我在主面前降服下來說:主啊!我願意事奉你!

(筆者註:那時候,陳牧師近乎四十歲了,她爽朗地嘲笑自己:「逃兵四十年,最後還是回應了神的徵召」。在回應呼召前,陳牧師在洛杉磯市府裡,已有一份很穩定的工作。如果,按照她的計劃,就算真的要出來全時間服事主,她想至少也要等到五十五歲工作退休後再考慮。)

陳牧師微笑地說著:但是,主的愛實在太豐富的臨到我,使我無法再拖延或抗拒,我只有俯首在主面前說:主啊!我願意出來服事你!我便立刻辭去工作!
筆者:請妳回想一下,當初蒙召時,主在心妳裡的感動和目前妳從事的事工,有沒有什麼差別?

陳:有很大的出入。當初蒙召獻身時,心裡的感動就是繼續留在原來的教會配搭,因為那時我在教會裡的服事已有很深的委身。但是,幾年下來,神慢慢地擴展我的事奉眼光,特別是當我接觸到中國內地宣教的事工時,宣教的負擔更是強烈地推動我。(當陳牧師一心為主擺上自己時,神就帶領她走上一條從未想過的宣教路。)

說到宣教的呼召,陳牧師回憶著:有一次前往韓國參加教牧同工靈修會,在大會即將結束時,有一個為中國宣教的宣召大會。在這之前,我對中國宣教很少聽聞,但在那一次大會中,當我們開始唱起詩歌時,心裡已經開始有一點感動,只是在我的觀念中,我一直覺得是不可能。就在詩歌不斷迴盪在大會中時,突然之間,我聽到天上傳出一聲很大的響聲,緊接著再傳來第二陣響聲時,就砰然地在我胸口前重重的一擊,就在那時候,有一個聲音對我說:回學校念書!我知道神要我去神學院念書,我也知道中國的呼召臨到我。

後來,在台福神學院七年進修生活中,我開始參與中國宣教的培訓工作,這方面的負擔逐漸加強起來。之後,我有機會去巴西參與當地神學院的教導,那一次在回程中,神又擴充了我宣教負擔,祂要我不但做中國內地宣教工作,乃是要我做中國人的宣教工作。而這種負擔是我從未想過的。之後,有了機會開始投入在歐洲的華人宣教工作,神的印證也就更加鮮明;我的對象不止是中國內地,乃是中國人。

回顧服事的旅程,神不是一下子讓我知道全盤的行程,而是一步步地接觸和體會中,漸漸地擴充我的視野,然後再逐步地顯明祂的旨意。

(筆者註:由帶職事奉成為全職事奉,由抗拒到降服,在陳牧師蒙召的經歷叫我們明白:領袖的岡位和職事都是神按著自己完全的主權委任的。領袖不是一個慾望,乃是一個呼召,如孫德生在《屬靈領袖》裡所說:「許多真正可靠又可信任的領袖,多半不是自己想做領袖,只因必裡受到聖靈急切的敦促,才不得不做起領袖來。從保羅到如今,沒有一個屬靈領袖不是由聖靈徵召來做的,他們/她們都是由主差派到原來並沒有想到的岡位上。」)

* 本文選自《新婦的愛情--廿一世紀女性領導研究》

繼續本文閱讀:

  1. 領受神的託付
  2. 開發女性的領導潛能
  3. 女性領導的傳統掙扎
  4. 女性領導力的栽培
  5. 已婚女性領導的生活藝術
  6. 最後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