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主页  人口贩卖   人口贩卖者改邪归正

人口贩卖者改邪归正

采访:本站记者

    
改邪歸正记者:请跟我们谈谈你投入“人口贩卖”的起因与过程。

SC:父母的离异曾带给我很大的打击,在没有父母管束的情况下,我情感的满足都在朋友的身上,因此我认识了各式各样的人,且被帮派吸收为成员。当时眼所见、耳所听的尽是不法的勾当,学习到的价值观是:用暴力解决问题、用狡诈赚取金钱,并且人无横财不富!当兵退伍之后我笃信金钱万能,因而寻思各样的赚钱方法,当然都是不正当的。

有一天,一个非常年轻的朋友开着进口车(BMW)来找我,因他的一席话我就“上钓”了。他说假如我加入他们的工作,一年之内就可以拥有他一样的财富!(若以当年的“入门款”一百八十万计算,就相当于每月能赚15-20万台币)。财迷心窍的我并没有多想就答应他了,原来这是一个以假结婚的方式办理大陆或各国女子来台卖淫的组织。主要的工作就是在这位朋友的带领下,透过已在台卖淫的女子,介绍其同乡女子,不论是缺钱或想快速赚钱者,与之接洽、游说、最后派台籍假丈夫与之结婚,手续办妥之后大约三个月就可申请来台。因为是必须以假结婚的方式办理,所以接触的女子都必须年满十八岁。当时我自圆其说地安抚自己的良知:“这是个笑贫不笑娼的世界,况且其中每个女子都是出于自愿的选择,我并没有使用任何强逼的方式,只有利诱而没有要胁。双方各取所需,严格说来都还算合法。”于是我心安理得地随波逐流。

记者:后来为什么停止不做?有危险吗?你是如何认识耶稣?你停止不做与信耶稣有关吗?如何处理内心的谴责与内疚?是多少年前的事?家人知道吗?

SC: 2003年9月经办的女子来台了,那时身处外围的我还不太了解组织的运作,一切皆由开BMW的朋友接洽。后来才发现来台的这些女子除了月事来的时候可以休息以外,其馀时间都必须接客卖淫,而且一天必须与十几到二十几个客人发生性关系,而来台的一切费用女子必须全数负责并且优先偿还,因此一开始“上班”已经所得无几,这种剥削使女子难有翻身之日 。

身为第三代基督徒的我,虽然信仰的历程只剩下儿时参与主日学的回忆,但这个时候我却醒了!那时我并不真正的认识上帝,内心却有极大的挣扎,对自己产生了极大的厌恶感,我竟然成为金钱的奴隶,干起这样的勾当!我感觉自己所作所为简直是助纣为虐、逼良为娼。我后悔了!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只能用歉疚的眼神看着她们,聆听她们的抱怨…。2003年10月在警方的埋伏下,所经办的女子被查扣了,并且隔日随即被遣返。组织毕竟不是省油的灯,我赶快急流勇退,并选择消失,与这个组织的人断绝一切的联络。比较遗憾的是:有个女子被遣返后,隔日我接到她的越洋电话告诉我说:“我换个名字再过去找你喔…。”她竟然若无其事!

2007年暑假我与交往两年的女朋友分了手,回顾两年来,我以大男人的傲气与她交往,对她毫不尊重,使她受尽委屈。八月间她打了一通电话给我,求我帮助她,因此事是间接由我引起的。但是面对突如其来的问题我发现自己竟然无能为力,不能够为她做什么。我埋怨自己,气愤自己的无用,此时,心裡面也不断涌出过去对自己的厌恶感,控告的声音不住的搥打着我:“你害了这么多女子,现在连自己的女朋友都不放过…。”我第一次跪在上帝的面前,承认自己是个罪人,并且祈求祂的怜悯…。常听人家说:“上帝是奇妙的,又大又难的事就交给祂吧!”这一次,我终于遇见了祂。

2008年我参加了一场特别的聚会,经历圣灵明显的工作。讲员说:“每一个人把自己从小到大的罪通通陈明在神的面前,不要隐瞒。”于是大家纷纷找一个角落在神面前自省及作认罪悔改的祷告。记得当时我把自己能想起的罪恶都陈明在上帝面前,包括人蛇集团这一件事,我深深感到羞愧与懊悔,向祂认罪,求祂赦免。当牧者和同工为我按手祷告,我的眼泪像缺堤般流个不停,甚至整个衬衫都湿透了。后来才知道我站着哭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内心充满了赦罪的平安。我张开眼睛的一刹那,我已是一个“新造的人”。后来我就依序对牧者和家人坦白自己的过去…感谢神的恩典!他们都愿意完全的接纳我。

记者:请根据你的经验帮助我们瞭解干“人口贩卖”者的心态,他们是什么人?有没有共同的特点?都是为了钱吗?男女的比例如何?他们一般向什么人下手?有没有什么教会团体去关心挽回他们?

SC:根据我的了解,人口贩卖者或参与者多是社会的边缘人,出生的背景大都不太好,如在破碎的家庭中成长,父母也多属于较基层者(不单单指一般劳工阶层,也包含三教九流,八大行业(如开卡拉OK,卖槟榔或理容院等等)甚至有帮派背景的人)。他们的价值观扭曲,道德观也很薄弱。另一方面,人口贩卖是快速致富的方式,对那些以物慾享乐、追求外表虚荣为人生目的的人特具吸引力。干这种事的一般还是以男性为主,男与女的比例约为九比一。

我所接触的组织是以“见钱眼开”的大陆女子为对象,以利诱的方式怂恿她们来台从事性活动。台湾比一般大陆城市发展快速,很容易吸引一些渴望大都会生活的女子,她们情愿远离家乡,却没想到那悲惨的后果。大部份的女子都是以脱贫,渴望拥有好的物质生活为其主要目的。另外,我所接触的人99.9%都是拜偶像的,他们从没有接触过教会,而教会也很难接触到她们。

记者:台湾“人口贩卖”的情况严重吗?能否稍为向我们介绍一下?据你看,要打击这勾当,比较有效的方法是什么?

SC:这一部分我不太清楚,因我只是短暂的接触这类组织。在过去的经历裡,虽曾听闻因家中的需要被迫卖淫的,但这种情况是蛮少见的。再者过去台湾堪称“台湾钱掩脚目”,真的穷到要卖孩子的事情倒是很少听见,在我印象中因亲人欠债才入火坑的事只有二、三件。

我想肃清是最有效的方法,唯有政府清廉才能有效打击这类的犯罪,否则官商勾结防不胜防。若政府下定决心彻查且无后门可走,我想这类犯罪会大大减少。再者就是立法以重刑惩诫,让犯罪者衡量“投资回报率”,一般人都想安安全全的赚钱,否则就不会出现以假结婚的方式鑽法律漏洞。

 

相关阅读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柬埔寨丰荣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