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講座、講員匯點  姊妹領袖面對的挑戰

姊妹領袖面對的挑戰

     文/邱佩鳳          

假如在我母親生我的年代已經有避孕的發明,我真不知今天我會不會在這裡。我家中有七兄弟姊妹,兩男五女,排行是:男、女、女、男、女、女、女;我是老么,家裡的第五個女孩,連我自己都曾經覺得自己是不是多了出來?又或者若我是個男的,那兄弟姊妹的分佈豈不是會更工整些嗎?

幸好爸媽從沒有讓我覺得我是多餘的,反疼愛有加,因為很高興再沒有比我更小的要照顧吧。老爸也不時明言暗示他疼女兒,所以在「陰盛陽衰」的熱鬧家庭裡,也從不曾覺得女性是二等公民。

小學期間,六年全級考第一,一年級下學期開始當班長,小六畢業時做代表致辭,老師還不太相信演講辭是我自己寫的。之後很順利被派到一流女中,校長不單一生致力教育,更是敢作敢為,身為當時三局議員的她,比許多男生都更敢發言。七年的中學生涯,每天都有機會聽這位外剛內剛的博士校長鼓勵和訓勉,又有許多優秀的學姐在德、智、體、群各方面都有非常出色的表現和美好的榜樣,真覺前途無可限量、一片光明。

然而,有個小插曲是:有一天在主日崇拜聽主任牧師証道,他引用彼得前書3章7節:「你們作丈夫的,也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因她比你軟弱…。」我很記得當時牧師就是很理所當然的說女人就是比男人‟弱",沒辦法,神的話語是這麼說,就得接受。當年我還處於相信出自牧師的口句句都是真理的階段,雖不明白為何女人天生就是次等,也只好「順服」。當時只覺天昏地暗,世界從此不再一樣;我還天真到以為聽完那篇道,一定有很多姊妹跟我一樣,會感到情天霹靂,一起抱頭痛哭,怎料更令我大惑不解的是,崇拜完了,大家一如往常只是想著去哪吃午餐,沒有人覺得有何異樣。我被大家這種面對如此重大打擊卻都沒有甚麼反應的反應嚇呆了,所以也不敢把這個提出來跟誰討論;然而那是我整個中學階段記得最深刻的一篇(也可能是唯一一篇)主日講道。

中學畢業後到有聖經地帶(Bible Belt)之稱的美國南部留學,果然所參加的華人教會聖經教導非常強,也叫我對神話語的胃口大增。然而,吊詭的是,那些最宣稱高舉神話語的教會,也是那些最堅信姊妹不能做這不能做那的教會:基本上就是不能講道和不能在一個有男有女的單位中當最高領導人,當然在夫妻關係裡更是要一味的順服,主動要求跟老公一起禱告也要避免,因為老公是家中的屬靈領袖,一起禱告這麼屬靈的事,當然要由丈夫主動提出。我還記得在該城市,我甚至在實習時遇過美國人同事,知道我在團契帶領查經的小組裡有弟兄時,責備我竟敢違背聖經的教導,作出這麼大逆不道的事。

從一個女人沒有甚麼不可以做的環境,去到一個女人最好小心不要過界的地帶,內心的震盪可想而知。解鈴還須繫鈴人,我決定要到神學院(當然也是神的「呼召」),自己讀原文,看看聖經到底是怎麼說的。結果發現:「著書多,沒有窮盡;讀書多,身體疲倦。」學問多,問題更多。對於這些有爭論性的議題,也許還要爭論好幾千年。神學院也有拿姊妹可不可以教導聖經和當神學院老師來辯論,有點黯然的是,當年那位贊成姊妹該有更多事奉空間的老師沒多久就離開神學院了。

受這種屬靈折磨的高峰期,是有次被一位浸會牧師邀請在主日崇拜當講員(在我當時身處的美南,這實在是極其罕見的事);我竟然在講道當天出門前,跪在自己的書室裡,跟神說:「如果女人真的不該講道,就請祢用任何方法,攔阻我到教會,那怕是天打雷霹,停水停電,我也不要得罪祢!」結果那天無風無險,且弟兄姊妹對我的講道讚不絶口。現在回想過來,自己也覺得好笑。

「真理叫你得自由」,然而若沒有一定的自由,你也很難找到終極的真理。若然你「獲得」的真理讓你感到混身不自由,那到底是真理有問題,還是有問題的是你?說來說去,在一個已預設女人不可以當領袖的環境裡談姊妹能否當領袖,就好像要在一個時速不可以超過五十五哩的公路上去證明你的車是可以一小時走七十五哩仍然性能良好——你永遠不能證明,因為你能證明的一刻,你就已經違法了。

真正的領袖,又或者說大多數真領袖都沒有想過要當領袖,或刻意要去成為領袖;領袖的精髓在於影響,而影響這東西可以是無孔不入,卻又不是你可以掌握手中。影響人最深的人可能從來沒有想過要去影響人。

今天,我是由衷地覺得做女人真好。我也可以很真心的說:我絶對經歷到真理叫人得自由。當然中間是有個過程,一個深刻寶貴的過程。當女人有很獨特的東西,是弟兄沒有的,若能找到這根鑰匙,這個秘訣,肯定你會跟我一樣,為身為女人感到慶幸和驕傲,繼續樂意而不刻意的去散發那源源不盡的感染和影響力。有興趣一起去探索和分享這秘訣和過程嗎?就讓我們在基督豐榮團契十五週年紀念的專題講座中見面吧!

 

相關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