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捨己与顺服”的实践

主页  伊甸丰荣:两性复和  “捨己与顺服”的实践

作者: 林国亮

“两性复和”专栏的三位作者藉着去年在《使者》杂志所发表的六篇短文,将他们的大作《还我伊甸的丰荣》一书的精华,呈现给广大的读者。紧接着《使者》在今年又刊登一连串回应的文章。这对一个杂志而言,是极少有的现象,但也正确地反映出这个主题的重大意义。凡关心教会与家庭生活中两性关係的弟兄姊妹(特别是弟兄们),都应透过这些作品深刻地自我反省并彼此讨论。

“你(妻子)必恋慕你丈夫。”(创三16)
“他(丈夫)也恋慕我(妻子)。”(歌七10)


身为一个男性的华人基督徒以及一位从事家庭事工者,我将从“夫妻角色”的角度对“两性复和”的一系列文章有所回应。

“释经”的重要

在读神学院和研究所期间,我曾接触过不少激烈的女权主义和自由派圣经学者对两性关係的诠释。因着我是一个来自台湾、接受福音派信仰影响的男人,就如同“两性复和”的作者们所言,当我初步接触这些思潮时,心裡的预设典范与文化信念,先入为主地让我对它们非常地排斥。一方面是因为这些思潮对男性的强烈敌视、且不够尊重圣经的权威,另一方面则是我下意识地不太愿意考虑自己对男女角色的期望有任何需要修正之处。如今,即使在“两性复和”专栏中读到古今中外,女性受到男性的种种歧视时,心中偶而仍会有不太自在、不想承认的的感觉。

后来,因着写作毕业论文时要先釐清自己的前设(presupposition),再加上事奉初期即常有弟兄姊妹问到“丈夫是头,妻子要顺服”的释经和实践问题,我曾费了一番功夫研读相关书籍。当时,我所得的主要结论之一是:对基督徒而言,两性关係的定位应当超越个人文化或背景的限制,而以诠释圣经中相关经文的结果为依归。(注一)

自从八十年代末期以来,Christians for Biblical Equality(CBE)和Council on Biblical Manhood and Womanhood(CBMW)这两个尊重圣经权威但对男女角色立场有根本歧异的团体,一直在持续地对话中。就夫妻关係而言,简单地说前者主张“夫妻平权、彼此顺服”,后者则认为“男人是头,权责皆重”。

很明显,前者的着作在近十年来,无论在质与量上都较前大为增加,绝不可轻忽。“两性复和”专栏的作者之一刘秀娴姊妹,提到其解经专文的结论与指导教授虽然背道而驰,却仍得到很高的评价。(注二)这大概也是目前CBE和CBMW双方的支持者对彼此应有的看法。

北美华人信徒的现况

十几年来,我对北美各地华人教会事奉的观察是,部份弟兄姊妹仍强烈受到家庭成长经验、传统文化以及社会思潮的影响,无心去明白或实践圣经关于夫妻角色的教导。多数弟兄姊妹固然受到华人教会传统的影响,但对此重大问题只有模煳的概念,尚未藉着深入探讨而产生坚定的信念(conviction)。

我个人非常肯定作者们对夫妻角色的呼吁:丈夫当藉着“捨己”表现对妻子的爱;而妻子对丈夫的“顺服”,不是出于倚赖或无奈,而是出于顺服神的心、出于爱的选择。其实,促成这样的基督徒夫妻关係,正是使者家庭事工的重点之一。

值得感谢神的是,当我在各地与弟兄姊妹们根据我个人对圣经的领受,如此强调夫妻角色时,绝大多数的弟兄姊妹,多持接受与肯定的态度。我更有幸与一些基督徒夫妇有较长久而深入的接触,看到他们愿意谦卑领受神的话语,多看自己眼中的樑木,少看配偶眼中的剌,调整自己的角色,而在婚姻关係上有重大的突破。

基督徒夫妻角色的落实

虽然严谨的圣经学者们对少数涉及夫妻角色的关键经文仍有不同的看法,但他们的相同之处远超过相异之处。因此,从实践的角度来说,我们大可不必等到这些学者们有了共识以后,才来调整我们个人在婚姻中所扮演的角色。

1.在基督裡互为肢体

在基督裡,我们所有的弟兄姊妹,不分种族、身份或性别,彼此互为肢体(林前十二13),应当彼此洗脚(约十三14)、彼此相爱(约十三34)、彼此接纳(罗十五7)、彼此相顾(林前十二25)、互挑重担(加六2)、以恩慈和怜悯彼此相待、彼此饶恕(弗四32)、彼此包容(西三13)、彼此谦让(彼前五5)。夫妻更要彼此相属(林前七4)、彼此取悦(林前七33-34)。这些教导带给夫妻关係极大的弹性。基督徒夫妇无论如何扮演他们各自的角色,都应当不违背上述这些肢体关係的原则。

2.妻子的角色

彼得前书第三章1-7节是新约圣经中阐释“妻子顺服丈夫”的主要经文。在当时的时代背景裡,男人的确是一家之主,在家庭生活中拥有近乎绝对的权威。他的信仰决定了全家人的信仰。然而从彼得的教导裡,我们可以看到夫妻是平等、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彼前三7)

腓立比书第二章6-8节的经文提到基督与上帝原为同等,祂却不以此为强夺,反倒虚己、存心顺服…。这也应当是妻子顺服丈夫时的基本心态。

妻子可以有独立的思想、有聪明智慧。所以纵使丈夫尚未信主,妻子还是可能先信主(彼前三1)。妻子可以对丈夫有极大的影响力来带领尚未信主的丈夫(彼前三1)。妻子不必要对丈夫完全盲目地服从,因为她需要先在神面前有贞洁的品行(彼前三2);她要行善,就是行神眼中看为对的事。

在这些大前提之下,彼得教导妻子要顺服丈夫──在爱裡甘心乐意地、自愿地让步(voluntary yielding in love)。(注三)妻子藉着顺服看得见的丈夫来表明她顺服那看不见的主。而这种长久温柔安静的心所表现出来的品行,不但可能感动丈夫信主,且在神面前是极为宝贵的。(彼前三4)

当基督徒夫妻面对一般的决定时,妻子在不指责、不归咎于丈夫的前提下,把自己的观察(perception)、想法(thinking)、感觉(feeling)和意图(intention)告诉丈夫,确定丈夫明白自己的心意,并藉此来影响丈夫。当丈夫坚持己见时,妻子选择在爱裡甘心顺服,交託仰望神,也让丈夫有机会学习负责任,并从错误和失败中成长。

3.丈夫的角色

姑且不论“彼此顺服”是否包括丈夫对妻子的顺服(弗五21),也不论“头”字的意义是“源头”还是“权柄”(弗五23);在基督徒的夫妻关係中,“妻子对丈夫的顺服”是不能和“丈夫对妻子的爱”分开来谈的。丈夫对妻子爱的落实(弗五25-28),至少包括无悔的爱、捨己的爱、洁淨的爱、成全的爱和永远的爱等五个方面:

  1. 无悔的爱:如同基督爱教会。(v.25c)就如上帝在创立世界以前,在教会被设立、有任何表现以前,祂已经因爱我们的缘故,按着自己的旨意,预定我们藉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份(弗一4-5)。一个弟兄可以选择要不要结婚以及其结婚的对象是谁。一旦结了婚,他除了无悔地爱妻子以外,别无选择。因为这种无悔的、无条件的爱与婚后妻子的表现毫无关係。

  2. 捨己的爱:如同基督为教会捨己。(v.25d)从这个角度来看,丈夫为了要保护妻子而丧生,算得上是单纯而乾脆,一次死了也就结束了。但要丈夫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为妻子捨己,就困难多了。什麽时候丈夫要捨己?就是当夫妻的兴趣、利益、需要、偏好和价值有所不同的时候,丈夫为了爱的缘故,肯放下自己而成全妻子。

    严格地说,夫妻之间极少有大是大非的事情。经过充分的沟通(雅一19)以后,丈夫在必要时,当为了坚持夫妻合一而不相争的原则(参创十三8),选择採纳妻子的意见、满足妻子的需要。

    基督为教会的捨己,也包含着赦罪(太二十六28)。在婚姻之旅中,丈夫因着妻子的软弱、失败、甚至犯罪,对妻子难免会有失望、不满、生气的时刻。然而“爱能遮掩许多的罪”,在这些情况之下,丈夫当不归咎于妻子,竭力帮助妻子堵住破口,更不减弱对妻子的爱。

  3. 洁淨的爱:如同基督把教会洗淨。(v.26)许多妻子因着长久以来文化、社会与家庭对女性的歧视,或者因着自身不幸的遭遇,身心灵带着许多的伤痕进到婚姻当中。有的自我形象很低;有的依赖心很强;有的带着极深的罪恶感、自卑感或不安全感。然而,丈夫不但不拿妻子的伤痕和弱点去羞辱她,也不勉强她做令她良心不安的事情,反倒因着基督的缘故,对妻子流露着真诚的接纳和肯定,促成妻子在基督裡的洁淨与医治。

  4. 成全的爱:基督的爱使得教会在祂再来的时候,得以成为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v.27)丈夫在基督裡对妻子的爱,不但有助于妻子从过去的污秽与伤痕中得以洁淨,更是积极地促成妻子充分发挥其恩赐,完成其心愿,得以在基督裡自信满足、喜乐幸福。这样的爱使得妻子无论在家庭、教会或职业上都增加了许多弹性以及可发挥的空间。

  5. 永远的爱:基督在创世以前就爱教会,两千年前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捨己。今天,圣灵仍不断地在我们身上作洁淨的工作。而当基督再来时,教会将如圣洁无瑕疵而荣耀的新妇,献给基督(v.25-27)。丈夫对妻子的爱也是永远的,远在结婚前就定意爱自己未来的妻子;如今,在婚姻中,常常放下自己,为妻子捨己、讨她的喜悦;认识她、接纳她、医治她的伤痛;成全她,让她的恩赐得以充分发挥。将来无论遭遇到任何景况,都定意永远地爱她,直到死亡暂时将二人分离。

结语

目前,圣经学者们对夫妻角色的相关经文的诠释,虽不完全一致,但却有许多相通之处,足以让我们在生活实践中有所依循。本文肯定“两性复和”专栏的呼吁,深愿华人基督徒夫妻(特别是丈夫们),能深入思考上述两段有关夫妻角色的重要经文,明白“丈夫捨己、妻子顺服”的真义,在夫妻关係中达成两性真正的复合。

注一:林国亮,〈从圣经看性别角色认同〉,《使者》1990年5/6月号;〈男人的性别角色认同〉,《使者》 1991年1/2月号。

注二:邱清萍等,《还我伊甸的丰荣》,香港中国神学 研究院,1997年,第11页。

注三:Bauer-Arndt-Ginrich-Danker Greek-English Lexicon,p.848,section 1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