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重建乐园──教会中女性角色的再思

主页  伊甸丰荣:两性复和  重建乐园─教会中女性角色的再思

作者: 庄祖鲲

人类自始祖堕落以来,两性间的关系受到罪性的扭曲,以致于“两性间的战争”在家庭及社会上蔓延开来。甚至在教会这个“被救赎的群体”里,两性关系的张力与冲突,两千年后也仍然历历在目。当今,我们已迈入二十一世纪,这是值得再思的问题。

邱清萍、刘秀娴、吴淑仪三位姊妹在《使者》杂志上连载的六篇文章,全面而深入地剖析了问题的所在,也提出了解决的方向。我应邀作回应,只有以抛砖引玉的心态,略述我的观点了。

乐园的原貌── 男女原是同尊同荣的

两性间的关系既然是因罪性的扭曲而破坏的,因此也只有藉着罪恶的除淨,才有可能完全复和。因此,我认为需要把仍被罪恶捆绑的“社会”与已被救赎的“教会”作一个区分。我们不能期待社会可以在两性关系上达到完全复和的地步,但是教会却可以,也应该在两性关系上作为一个榜样,成为一个催化剂,促使两性关系日趋和谐。

反讽的是,固然早期在女性地位的提昇、及尊重女权的观念上,教会都曾扮演先知性的角色。但是如今在许多方面,教会却反而被社会大众视为“固步自封”、“食古不化”的象徵,这是值得我们反省的。

首先,我们应该先看看堕落前,人类在乐园中的光景,才能对正常的两性关系有所认知;也才能正确地理解保罗有关两性关系一些难解的经文之原意。

当初,神是以自己的形像来“造男造女”(创一27),这表示男与女各拥有一些神的特质,教会若要能全面地彰显神的荣美,就必须让弟兄与姊妹都能充分地表现其特质,不受任何人为的局限。否则,神的荣耀就会受到局限,甚至亏损。同时,男女特质的互补关系与三位一体之神的相互关系,也有类似之处。因此,在“理想状态”(即相当于“乐园”状态)下的教会,男女应该是同尊同荣的。

当然,罪的影响是无法低估的,它不但扭曲了社会及家庭的男女关系,也同时扭曲了教会中的男女关系。今天,我们必须警觉,因为我们所坚持的某些“圣经观点”(无论是传统保守派;或是妇女神学派),其实往往并非全然客观,也非绝对准确,而已经或多或少地被我们的成见所蒙蔽。因此,都应当求圣灵光照我们迟钝、昏昧的心,使我们回转。这样,两性关系的复和及互补才有可能达成。

释经学的问题──文化的影响程度

两性的和谐关系既然不能寄望藉由世俗的“妇女解放运动”来达成,教会更应该责无旁贷地面对这个挑战。而有关姊妹在家庭及教会中角色的争议,我们必须由释经学的角度来再思。对于福音派佔绝对多数的华人教会而言,如何正确地解释几处有争议性的经文是关键所在。这样,才能尽释群疑,达成共识。

在作进一步的解释之前,我们必须确认圣经是绝对权威的立场。我们不同意某些妇女神学家的一些诸如“保罗是大男人主义的单身汉”、“圣经反映早期父权社会的陋习”等观点。我们深信,在正确的理解下,圣经的一些属灵原则,应该是适用于古今中外,不受时空影响的。

然而,我们认为所有圣经的启示都是透过文化(包括语言、习俗、价值观等)来表达的。因此,要理解经文的原意必须透过审慎的“解码”(Decoding)过程,将当时的文化包装仔细剥除,才能完整无误地将经文真正要传递的主旨发掘出来。所以,在解释每一段经文时,必须衡量其文化色彩所佔的份量有多少,再思考如何应用在现今的生活中。文化色彩越浓,在应用于今天的时空环境时,就需要更多的调适。

今天许多信徒间的争议(包括女性问题),往往都是由于他们那“生吞活剥”式的解经,忽略了考虑其文化因素的影响,以至于执着于字句,却失去精意(林后三6),这是非常可惜的。

比如说,有关妇女在聚会中该不该“蒙头”的问题(林前十一4-16),目前众教会大致上已有公论,即“蒙头”乃是保罗依据哥林多当时、当地的文化而作的教导,主要原则是“服权柄”。“蒙头”只是当时、当地服权柄的“文化表徵”。因此,当“蒙头”在当今社会的大多数情况下已不再是“服权柄”的文化表徵时,坚持妇女在聚会中仍然需要蒙头,就成为没有意义的仪文。

同理,对于有关不准妇女“讲道”(原文是“教导”)及“辖管”男人的经文(提前二12),也需要由释经学的角度重新诠释。我们必须考虑下列几个问题:

  • 这里的男人与女人是泛指所有的弟兄和姊妹吗?或者指夫妻(因为希腊文的“女人”与“妻子”同字,“男人”也与“丈夫”同字)?

  • 为何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一章5节里,保罗允许哥林多教会的姊妹讲道,在此又“似乎”不准许她们讲道?

  • 保罗不准妇女“辖管”男人,难道男人“辖管”女人是许可的吗?(参阅彼前五3)

  • 保罗不准妇女“教导”,有没有文化的因素(当时的妇女绝大多数未受教育,而且不能独立谋生)?

除非澄清上述这些问题,否则以这些经文为依据,来限制妇女事奉的角色(如不准女传道按牧、或不准姊妹讲道等),是说不过去的。最多能说,这只是个人的“领受”,而并非圣经的“明训”。而且大多数的当代圣经学者的共识,乃是这段经文有着浓厚的文化色彩,应该以类似“蒙头”的经文来解释与运用。

美境重寻──重返乐园之路

圣经中的属灵领袖,固然男多女少。但是,这只是反映当时的社会实况,并未刻意地贬抑或压制女性。因此,在旧约时代有女士师底波拉(士四),初期教会领袖也有吕底亚(徒十六14),百基拉(罗十六3,林前十六19)等姊妹。如果我们承认这是出于神的“恩赐”与“拣选”,我们就更不该以传统或制度为借口,事先就排除所有的姊妹在事奉中的某些角色。这是以人的作为来拦阻神的作为。
但是,我们要如何才能在教会中逐渐迈向和谐互补的两性关系呢?我建议,下列的原则可供大家参考﹕

1.坚持“按恩赐事奉”的原则

教会不要因传统或制度而先预设立场,刻意将女性排除在讲道及牧师的角色之外。而应随从圣灵的引导。如果姊妹有讲道、牧养、或治理的恩赐,她们应该与弟兄相同,也可以讲道、教神学,甚至于按立为牧师。

2.正确且平衡地诠释圣经

教会领袖们应该一起详细研读相关的经文,以免人云亦云,萧规曹随地沿袭传统。我们必须坚持只有圣经是唯一的权威,而非任何人为的制度或传统。

3.以循序渐进、水到渠成的方式改革

在转变的过程中,我们要避免操之过急而造成对立、分争,甚至分裂,致使神的教会受到亏损。我们还需要逐步地建立“共识”,特别是在圣经的诠释上。等到时机成熟,也就是说有适当的人选,大家的共识也已形成的时候,就能水到渠成了。

1998年8月,我们波士顿华人圣经教会按立了刘梅碧仪姊妹(Sandy Moi Liu)为牧师。她是在纽约长大的第二代华裔,在我们教会青少年事工已服事了八、九年之久,她的呼召及恩赐是有目共睹的。因此,教会长执们无异议地通过她的封牧。按牧典礼后,上百位青年列队祝贺她,场面十分感人,全会众都认为是很美的见证。

无独有偶,1999年10月,波士顿历史最悠久的纽英伦中华基督教会,也按立了一位同样是纽约长大的第二代华裔女牧师──梅国苹(Grace May)。她需要独立牧养一个以大陆新移民为主的教会,更可谓任重道远。这两位新按立的女牧师,可能是北美目前仅有的两位第二代华裔女牧师。我们很高兴能在波士顿地区开风气之先,但也盼望在未来的岁月里,华人教会能给予姊妹们更广阔的服事空间,使她们在教会中能一展所长。

面对未来世代宣教及牧会的严酷挑战,我们的教会需要许多领袖。而只有当弟兄们与姊妹们能并肩作战、并驾齐驱时,我们才能携手重建“失落的乐园”,以迎接新天新地的降临。


(作者曾获美国三一神学院“文化学”哲学博士学位,并曾任美国波士顿郊区华人圣经教会主任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