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复和的实践

主页  伊甸丰荣:两性复和  复和的实践

作者: 邱清萍

讨论两性议题,特别是有关妇女的遭遇,很容易陷入两种偏差﹕一种是“轻轻忽忽地医治我百姓的损伤,说平安了,平安了。其实没有平安。”另一种是“彼此相争,互相欺压。”前者是假平安,后者是没有平安。

复和的真理

圣经中,“平安”(peace)一词不只是指没有灾难,更常指人与神、人与人之间和好的关系。旧约如是(参创二十六 26-31);新约更如是(弗二15-17)。

平安一词在旧约为“沙龙”(shalom,参阅士六 24),有完整、丰满、完成的意思(参阅书八31,得二12,尼六15)。这与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前书第五章23节所指“全人”的全然成圣,有异曲同工之妙。正如华特斯托夫 (Wolterstorff) 所指出的﹕“沙龙的极致是享受彼此的关系,住在沙龙里就是享受与神同在。”

耶稣基督的救恩不只是带来男女个人与神的和好,也带来男与女之间的和好。这个和好不只是消除敌对(太五 24)和拆毁隔断的牆(弗二14-15),也成就相异而平等、和平而合一的关系(罗十四1-23;加三26-28),而最终的目标是要在基督里成为完整的一体(弗一10)。

教会公开讨论两性议题是近数十年来的事。从觉醒女性受压迫和不平等待遇,到争取独立与权利,重点都放在女性的尊严、人权与福利上,这是好的。正如教会为穷人、为黑人的遭遇发出正义的呼声而要求有所改善,乃人良知的要求,也是基督徒实践公义与慈爱所不能迴避的问题。

但若止于这个地步,是不足够的。我们需要恢复女性身上神的形像,是尊贵和有价值的,其天赋的权利,也是不可剥夺与贬抑的。在教会中,姊妹与弟兄一样,蒙神恩召、一样领受恩赐与使命,将来亦一样要向神负责。我们还必须恢复男女受造与被赎的目的,就是建立一个健康、完整、爱的群体。当男女不再以阶级与权力论关系、不再以排挤与退缩来处理角色问题,而能尊重彼此的异同,互动互补、互相成全,沙龙的美景才可以实现。

可是,这是一条艰难的路,那些既得利益者、或害怕改变现状者,会对这样的讨论感到不安与不悦。他们故意看不见问题,轻轻忽忽地说﹕“平安了!平安了!”其实没有平安,沙龙美景依然遥远!另一些看见了问题或身受其伤害的人,以为只要为女性争取了地位与权利,就解决了问题;甚至有人矫枉过正,以为压抑男性,女性才能抬头,结果重蹈男权社会的覆辙,陷入自我中心的个人主义、和权力斗争的格局。

华人教会的回应

教会领受了和平的福音,如何在传统与文化的双重冲击下,走出一条合乎复和真理的路,的确很不易,但却是非常必须的。

复和的关系模式

西方神学因受希腊文化的影响,以两性二元论来看待男女关系。男女不只迥然不同,而且是对立与阶级性的﹕男阳刚,代表理性;女阴柔,代表感性。男代表灵性;女代表肉体。在道德及性格上,男强女弱。在智力上,男领女从、男外女内等。

无论从先天遗传或后天培养来看,二元论不但不符合实情,而且衍生许多流弊,其中“双重标准”所造成的损害比比皆是。社会上,笑娼不笑嫖;男女同工不同酬。家庭里,妻子要顺服丈夫,但丈夫不可以为妻子捨己;男人“缺席”,却要佔领主导的地位。

教会里,开荒时期或在宣教工场上,姊妹有领导的恩赐是一个祝福;但教会组织化以后,姊妹的领导恩赐就得冻结起来。教会交托某些姊妹领导的责任,却不同时予以按牧,使她们无法在主领浸礼、圣餐及其他礼仪上尽忠职守。

另一个流弊是把动性的角色功能绝对化及硬性化了,受亏损的是男女双方及整体的益处。家庭里﹕男主外,使得父亲在家如同隐形,被剥削与儿女的“舐犊之情”;女主内,结果女人在家庭经济有需要时,还要同时兼顾内外,除身心俱疲外,也因不能竭尽妻母责任而内疚。

在教会中,男女不能同在每一个层面上发挥神赋予的特性,而使得清一色的“女性工作──如儿童主日学”或清一色的“男性工作──教导与领导”都受亏损。儿童因为缺乏男成人的关心与教导,在成长中缺乏完整的榜样;“有父无母”的领导模式,使领导层只见工作不见人、重目标而不重过程、过份强调权柄而缺乏爱的温情。

因此,在基督里的复和关系模式不能建基于对立的二元论(dualism),而要建立在一体相互的整全论(wholism)上。在整全的关系模式中,耶稣基督是中心,男女均按照生命历程与经验、神的呼召及赋予的恩赐、整体的需要与处境,各尽所能,贡献所长。对角色的处理是机动性的,互动互补,互相成全。这样的关系模式必须有更新的价值观﹕重爱心,轻权力;重建立教会,轻名气地位;重成全别人,轻标榜自己;重百花齐放,轻一枝独秀;重荣耀基督,轻满足自我。

更新的复和生活

复和的关系模式必然带来更新的教会、家庭和社会生活。耶稣基督的救恩不但诞生了教会,也设立教会成为救赎的团体,彰显及预告了永恆国度的样式。教会也是神永恆的家庭,主耶稣在世时曾告诉祂的门徒﹕凡遵行天父旨意的就是祂的母亲和弟兄姊妹(太十二50)。这永恆家庭的模式也是暂时(肉身)家庭和社会关系的基础。

因此,男女关系,无论是夫妻、亲子、雇主与雇员、同事或朋友,也都是本于在基督里互为兄弟姊妹的关系。在尊主为大,彼此顺服(弗五 20-21)的大前提下,履行不同的责任与角色。

以下试从复和的角度指出信徒的家庭与教会生活一些有必要重新审视与商榷之处﹕

家庭

  1. 夫妻同肩负家庭与文化的使命,按不同阶段、不同情况分工合作。

    没有儿女或儿女已长大的家庭,夫妻一同投入工作行列,不只是为了分担家庭经济需要,也是实践文化使命,在社会上作盐、作光。若儿女幼小,需要悉心照顾与管教,夫妻应斟酌一方全时间在家、或改变工作方式与时间,甚至降低物质生活水准,务求能充分地培养儿女在各方面的成长。

  2. 夫妻彼此尊重,彼此相爱。

    现代社会经过妇运的洗礼,女子有机会受教育,发展所长,而且可能经济独立,妻子儘可以吐气扬眉,甚至凌驾丈夫之上。但圣经却要求妻子出于顺服神的心,敬爱与尊重丈夫。这种顺服不是出于倚赖或无奈,乃是爱的选择,符合以弗所书第五章22节顺服的真义。教会一向只强调妻子顺服丈夫,其实数千年来女人已习惯顺服,需要改变的是顺服的原因与心态。

    另一方面,圣经要求丈夫爱妻子,保养顾惜,如同基督爱教会,为教会捨己。然而无论中西文化,甚至圣经背景的希伯来和希罗文化里,丈夫都是施权辖制妻子。男人爱妻子,与社会文化背道而驰,要逆流而上,既需神力,又要自己刻意追求与自勉,教会更当常作教导。

  3. 婚姻与单身都是神的恩赐(林前七7),都要仰赖神恩。

    以往女子必须靠婚姻或男子来肯定自己,单身的女子既无身份,也无价值。但圣经给我们看见,爱情与婚姻不是人生终极的目标,肉身家庭也不是生活的全部。

    单身或结婚应是个人的选择(参太十九12,林前七25-40),因此个人必须承担其中的责任。已婚或未婚、寡居或失婚人士,只有在基督里才能找到永恆的归宿,也才能一同建立基督永恆的家,在这家中享受亲情的温暖,为这个家付出自己。

教会

  1. 教会应全方位地开放事奉机会给所有信徒。

    在基督里,男女既均为祭司(彼前二9),信徒只要在生命经历、呼召与恩赐方面能配合教会的需要,就当有事奉的机会。特别不应以性别为由来加以限制,例如儿童工作也应有弟兄参与,而领导工作也应有姊妹投入。

    男女互补的功能不应当用地位或工作性质来决定,而要从他们本身的特性和处事的方式来互相完成。神造男女,既各有特长,就应在教会生活各层面上互相辉映,活出完整丰满的样式。

  2. 破除双重标准的陋习。

    华人的民族性是很现实的,在教导与言论方面,愈保守愈安全;在实践方面,愈有弹性愈方便,因此双重标准比比皆是。

    教会教导:姊妹不可讲道,但必要时姊妹却可以“分享”其内容。虽其内容可与讲道一样,在程序单上却只写“分享”而已。姊妹可以在佈道会、讲座、退修会,甚至退修会上的主日讲道,但不能在教会主日崇拜讲道。姊妹在宣教工场可以开荒、讲道、教导、领圣餐、施浸、牧会等,但一回到母会只能作见证,而所谓的宣教工场照现在定义可能是邻省新开荒植堂的教会!

    另外,不同的宗派、不同的教会对姊妹事奉的空间各有各的尺度。由此可见,这不是圣经绝对的要求,可怜姊妹常成为其中无辜的牺牲品!深盼教会在这些事上深切反省。

  3. 重新审视属灵领袖的意义。

    当教会说,姊妹不能担任领导职务,免得她们施权在男人之上。言下之意领导即施权,这与圣经领袖的定义相距甚远。耶稣明言﹕“外邦人有君王为主治理他们,有大臣操权管束他们。只是在你们中间不可这样,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僕人。”(太二十25-27)属灵领袖的工作就是服事,以此来“身教”信徒何谓服事。保罗说,教会领袖如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的共同职责是“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弗四11-12)

    彼得也指出,教会长老的职责不是“辖制”,乃是“作榜样”(彼前五1-4)。领导即施权、管束和辖制,这是父系社会领袖的特色,却不是圣经对领袖的定义。另一方面,姊妹在“服事”、“成全别人”方面训练有素,也许更接近圣经对领袖的要求。

    事实上,教会领导层需要男女两性领袖的特色,相辅相成,才能发挥最大的效能。

结论

耶稣基督和好的信息已经传开了,且已迈入第三个千年。虽然在教会历史的长廊里,因人的软弱,复和的光辉忽明忽暗,男女两性的关系仍有待更新。但我们深信,神使“男女在基督里都归于一”的目标必要实现,父啊!愿你的国早日降临!

(本文取材自《还我伊甸的丰荣》第九、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