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两性复和的盼望

主页  伊甸丰荣:两性复和  两性复和的盼望

作者: 刘秀娴

人类始祖在罪中堕落,神虽然未废去他们身上神的形像(创九6),但配合这形像的品质已失去了(西三10;弗四24);撒但乘虚而入,使他们成为罪的奴僕。

社会既在男性强权管治下,就造成了扭曲的两性文化,甚至犹太民族也不例外。神宣告的刑罚——“妻子恋慕丈夫、丈夫管辖妻子”被视为神所命定的夫妻之道,甚至延伸为一般男女相处之道。而神所赐男女共享的福份─“生养众多”却成为女人身价的评估、“管理天地”为男人专有的权利!

更可怕的,这堕落两性世界观竟被历代信徒误认为永垂不朽的真理!基于这罪性污染的文化障碍及人罪性之无法自救,唯有神的干预才能带来堕落文化的挑战及两性复和的盼望。

天父的介入

虽然父系社会对女性的欺压,神似乎未立即纠正,且常常体谅宽容(罗三25b),但神对此罪恶文化并没有完全沉默。相反地,从创世记就看见父神主动的介入,开始了两性复和的历程:就是男女既同按神形像被造,神就肯定他们的生命同样尊贵;既同出自一体,神就启示将要复原他们相爱合一的关係;既同受托文化使命,神就让他们一同透过“生养”与“管理”去扩展神子民(即救赎)的国度。

首先,祂藉着超自然的干预,拯救在父权社制下生命与尊严受威胁之妇女如撒莱 (创十二10-20)、夏甲 (创廿一8-21)、罗得的女儿 (创十九1-11) 等。在双重道德标准的男性社会中,神透过律法和先知的宣告,肯定妇女与男人一样,拥有最基本的生命与尊严的保障。例如淫乱者 (申廿二22-29; 撒下十二9-10; 何四14; 结廿二10-11,15-16)、侮慢父母及藐视生命者 (出廿一12,15-17, 22-32),必处死罪。对一些过份侵犯女性尊严或性强暴事件,神甚至向群体施行严厉的审判。

至于男女相爱合一的理想,神也有明确的启示:藉着雅歌书透露了复原伊甸男女关係的影像,正如圣经学者泰怡宝(Phyllis Trible说:“雅歌书是创世记二、三章的注释;失去的乐园就是复得的乐园”。神又透过箴言的劝勉 (五15-19) 及先知的教导 (玛二14-15),肯定了一夫一妻婚制的完美及离婚与婚外情的可恶。此外,还提供了一些基本权益如新婚一年内不从军、在家享夫妻之乐 (申廿四5);妻妾物质生活的保障 (出廿一8-10) 等。

在两性复和的历程上,神更彰显了祂乐意使用男女同盟建立救赎国度的心意。虽然在神全盘的救赎计划中,焦点似乎放在男人身上: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如何凭信承受神的应许;摩西、士师等如何将神的子民从敌人手中抢救出来;大卫、所罗门及犹大历代君王如何印证神对亚伯拉罕应许的信实...等。然而在细心的考究之下,每一段救赎历史或其转捩点上,都留下女人的故事。

当神应许赐福并给亚伯兰改名为亚伯拉罕时,也给撒莱改名为撒拉,且应许也赐福给她、使君王从她而出 (创十七5,15-16)。但神所拣选的人,无论男女,都必须经过信心的考验,撒拉也不例外。早在离开哈兰时,神已应许亚伯兰将要成为大国,然而过了十年,神还未赐下儿子,撒拉在信心软弱之际就指使丈夫娶其使女为妾、代其生子。但神没有容许撒拉停留在不信的地步,故使她再等待十多年才再显现,坚固她的信心去承受应许 (创十八),以致她终于因信得福了 (希十一11)。

到了下一代,以撒之妻利百加也是要以信心承受神的应许。不下于亚伯拉罕,利百加凭信心永远离开了父家,到一个她所不认识的地方,嫁给一个从未谋面的人。像她公公一样,利百加作了一个义无反顾的抉择:她肯定、无条件的“我去”(创廿四58),就如亚伯兰照着耶和华的吩咐“去了”(创十二4)。怀孕时又得神启示双子中那一位将要承受亚伯拉罕的应许 (创廿五22-23)。

接下来的是雅各的两个妻子利亚与拉结。正如神从以扫、雅各二人中拣选了雅各成为以色列的先祖,祂也从利亚、拉结二人中拣选了利亚成为犹大支派的先母,透过其后裔使地上万国得福。

利亚原是父系社会下的牺牲品,因父亲以其为骗局的工具,便招来丈夫的烈怒。然而恶劣的环境反使她更专心仰赖神,从不失望。她的心态从她给儿子起的名字可见 (创廿九32-35;卅9-13;17-20)。虽然雅各偏爱拉结,又立其子约瑟为长子,然而神却选上利亚,让她的儿子犹大得以承受亚伯拉罕的应许(代上五1-2;诗七十八67-68)。

从她们的经历看来,旧约的神不但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祂也是“撒拉的神、利百加的神、利亚的神”。她们同样被神拣选作其救赎的器皿,施福的管道,而她们在信心道路上,也留下了佳美的脚踪!

除透过“生养”外,神兴起男女民族领袖一同“管理”神的国度,使其得以建立与扩展。在以色列民族历史之始,神差遣摩西、亚伦和米利暗带领他们 (弥六4)。虽然在圣经似乎找不到米利暗领导神子民的具体例子,但近代学者在精心研究下,从以色列民过红海的记载中,引证了米利暗才是出埃及记十五章凯旋歌的作者,及引导全会众称颂神的领袖!

士师时代神使用了底波拉和巴拉同工配搭领导以色列民。底波拉兼任先知及士师 (士四5)。她不像米利暗在男人之下作领袖,却是处最高的领导地位。不但军事领袖巴拉顺从她的吩咐 (士四14),其他不少的以色列首领也乐于支持她 (士五15),直至迦南被制伏,以色列国享太平四十年 (士五21)。

被掳期间,神不单拣选了但以理在巴比伦彰显祂的荣耀,也在波斯国使用以斯帖王后与抹底改同工,拯救了犹太人脱离灭命的危难,在外邦人眼前彰显了神掌管历史的主权。

爱子的成全

虽然父神在旧约时期已开始了男女复和的历程,然而祂却命定透过爱子耶稣十架的救赎及复活的大能,使凡信祂的成为神的儿女,复原神形像的品质 (西三10;弗四24),得着新的身份作主的门徒。也因此带来更新的使命:就是彼此相爱及宣扬祂复活的信息,叫主的国度得以扩展 (徒一8;太廿八19-20)。旧约时代因神启示要透过弥赛亚去成就祂的救赎,以色列民就必须透过婚姻与肉身后裔去成全祂的旨意。但耶稣既已来临,就终止了肉身后裔的重要性。因此神给人“生养”及“管理”的祝福与使命,就从肉体的层面更新成为属灵的层面。

男女信徒蒙恩得救以后,圣经吩咐作神儿女的就要效法神 (弗五1-2),也就是效法神子耶稣的形像 (罗八29),而效法主就是作主的门徒了。作主门徒一个不可或缺的标记就是“舍己”(太十六24;可八34;路九23),也就是相爱合一的祕诀、两性复和的条件。耶稣离世前给门徒一条新命令,就是要他们彼此相爱,让世人因而认识基督,(约十五12;七23)。

在信徒彼此相爱及彼此顺服(弗五21) 的大前题下,新约圣经吩咐丈夫爱妻子、妻子顺服丈夫(弗五22, 25)。又以基督与教会的关係为典范: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教会回应基督的爱,在凡事上顺服祂。唯有靠着基督更新的生命,夫妻才能超自然地彼此为对方舍己,成全爱与顺服的要求。

如此创世记三章十六节的枷锁“妻子恋慕丈夫、丈夫管辖妻子”才得以解脱:妻子不再单方面恋慕丈夫,因丈夫主动舍己爱她;丈夫也不必施权管辖妻子,因妻子也主动舍己顺服他。这样就可以达成相爱合一的理想、在堕落世界中作主美好的见证,吸引世人归向主,扩展神的国度!

除了相爱合一的生命见证,男女信徒还要同作主复活的见证。从前在犹太人的社会,女人不能作合法见证人。然而耶稣的一生,却突破传统地使用了不少女人,与男人一同作祂出生、身份、死亡、埋葬及复活的见证。

当婴孩耶稣被父母亲带上耶路撒冷圣殿奉献时,女先知亚拿及男先知西面不约而同将孩子的事对人讲说(路二25-38)。见証耶稣就是基督有门徒彼得(可八29) 和伯大尼的马大(约十一27)。十架旁边有门徒约翰、百夫长及好几位马利亚和妇女们 (约十九25-27)。埋葬的见证人有议士约瑟和尼哥底母及以上的妇女们 (路廿三50,55;约十九38-42)。

主复活虽然显现给许多门徒看,但门徒约翰却以抹大拉的马利亚为主复活最重要的见证人,因她是第一位亲眼看见复活的主,并从祂接受使命向其他门徒传复活的信息(约廿1-18)。正如圣经学者奥斯邦(Osborne)所领会,委托女人为首任复活的见证人不但有历史性的必须,更是象徵着不接纳女人见证的旧约时代已过去,男女同作主复活见证的新约时代已经开始了!

这样,透过主耶稣的生命与教导,成全了神的计划:从今以后,信主的男女得以成为神的儿女,以作主门徒为其生命的目标,以彼此相爱及见证主复活为其在世的使命,此乃按神形像受造之人本有的荣耀。然而唯有生命彻底的更新才能带来两性复和真正的盼望!

(本文取材自《还我伊甸的丰荣》第三部第四、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