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传好信息的妇女──从旧约看姊妹的事奉

主页  伊甸丰荣:两性复和  传好信息的妇女──从旧约看姊妹的事奉

作者: 蔡丽贞

“主发命令,传好信息的妇女成了大群。统兵的君王逃跑了、逃跑了;在家等候的妇女,分受所夺的。”(诗六十八11~12)

记得二十年前我在华神读第三年时,下我两届的那班同学皆是女生,只有一位男生(他遂被封为“班草”)。那年的招生情况把校方吓坏了,开始考虑以后招生是否要有男生保障名额。但我们的老院长林道亮牧师心胸宽广,他说姊妹照样可成就大事,神不轻看姊妹,她们也可以成为天国人才。林院长很喜欢用诗篇第六十八篇11~12节来勉励姊妹事奉。这两节经文也成了该班的班训。

历史背景

诗篇第六十八篇的历史背景有点复杂。有人说是大卫庆祝约柜抬回锡安的赞美诗,也有人说是犹太人记念摩西在西乃山领受律法的诗(8,17~18节),后来演变成五旬节庆祝丰收的节期诗歌。此篇内容大致是回顾以色列早期的历史,从出埃及(6节)到旷野漂流(7节)乃至征服迦南(14节),一路上神如何为祂的百姓打败仇敌,赢得胜仗。

至于诗篇第六十八篇11~12节的背景可能是出埃反记第十五章,当神分开红海,使以色列人在干地行走,又使海水回流,淹没法老的追兵时,摩西的姊姊米利暗手拿着鼓,与众妇女击鼓跳舞,歌颂耶和华。

不过11~12节更可能的背景是士师记第五章。女先知底波拉与士师巴拉,打败迦南王耶宾凯旋归来时所作的诗歌。这是旧约以色列历史中破天荒的记录。旧约中的战争,妇女只能在后方等候前线战况,在打胜仗时充当啦啦队,击鼓跳舞,迎接凯旋而归的战士。这次,底波拉却担任军队将领。

原来的士师巴拉有点畏缩,他对底波拉说:“你若同我去打仗,我就去;你若不同我去,我就不去。”底波拉说:“我必与你同去,只是你在所行的路上得不着荣耀;因为耶和华要将西西拉交在一个妇人手里。”士师记第五章7节记载了底波拉之歌:“以色列中的官长停职,直到我底波拉兴起,等我兴起作以色列的母。”男人临阵退缩,由女人当家,就如诗篇六十八篇11~12节说的主发命令,传捷报的妇女成群结队,敌军的统兵逃跑了,在家等候的妇女分享战利品。

旧约妇女多半无法像底波拉一样与领军官长冲锋上阵,她们只能驻守后方守望。但她们与前方战士一样同仇敌忾,儆醒祷告;她们照顾后勤,安定军心,使前方战士无后顾之忧。因此,她们可以分享胜利的果实,一同领受神的拯救。

旧约的妇女事奉可分成两部份:第一部份是登上圣经名录的旧约妇女事奉,但她们只能算是稀少的例子;第二部份是未记名的,但却是更普遍的无名女英雄的事奉。前者是在前线冲锋陷阵、传好信息的妇女;后者是在后方看守,在家中等候的妇女。

三位圣经名人榜的妇女

在旧约的文化背景下,的确未给妇女太多上台演出的机会。犹太人的文化中,女人是没有什么地位的,不但家谱未列妇女的名字,连分地、分家产时,女人也没有份。旧约历史中,君王、将军、祭司等重要职位没有女性参与的空间。

唯一例外是旧约圣经中,以两位女性名字为书卷命名,那就是《路得记》,《以斯帖记》,而后者在圣经正典形成的过程中,还差点被删除。而路得的角色,既非祭司,也非先知、拉比,她是一位柔弱的妇女。她所以被登上圣经名人榜,是因她接受婆婆拿俄米的信仰,顺服婆婆大胆的安排,争取自己的幸福归宿,并且生下大卫的祖先。

在弥赛亚的谱系中,除路得外,还有两位突出的旧约妇女,即犹大的媳妇他玛、以及耶利哥妓女喇合。她们都是迦南人,是犹太人不屑的外邦人。她们本来是在神的救恩以外,在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但因她们对神的信心,因着她们争取成为神选民的勇气,使她们列入了圣经的信心名人榜,也成为救恩历史的见证人。

弥赛亚的谱系中包括三位外邦女子,显明神的救恩是突破种族、性别、职业。在救恩之前,人人平等,不分男女,犹太人或外邦人,这是何等重要而宝贵的福音信息。这三位女性没有机会用口来传讲福音,却以生命与幸福作赌注,用行动来传讲福音!

这三位旧约妇女直接参与救恩历史的演出,可是另外有两位外邦妇女差点断送救恩历史的进行。她们分别是两位女皇帝:北国的耶洗别与南国的亚他利雅。

几年前,唐崇荣牧师来台湾讲道,那次神学讲座的内容是先知以利亚的故事。唐牧师提到以利亚与耶洗别之间的斗法,他说,女人的聪明就像耶洗别,只表现在细节上;而男人的聪明,则表现在整体的结构性的重大问题上。言外之意好像说,难怪你们女人成不了大事。

我的团契一位姊妹私下立刻反驳说,是的,唐牧师讲得一点都没错,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呢?那是因为传统只给予女人如此的空间与机会。这位姊妹的博士论文是研究妇女史的,她说,古今中外的历史,女人如果要在政治上出人头地,只有两个可能﹕一种是篡位,像亚他利雅一样;另一种就是当皇家没有男子继位时,传统就只给女人这样的机会。

中国历史上两位女皇帝──武则天与慈禧,也是极富争议性的人物,但是武则天在位时治绩很好,她礼贤下士、驱逐朝廷小人,她较受争议的地方是她的私生活。但历代男性皇帝中哪个不风流?包括圣经中的大卫、所罗门,哪个王不是后宫嫔妃成群?按比例,两个女皇帝中有一位英明君王,就佔了百分之五十的比例,显然才能不输给男性皇帝。

虽然圣经中两位女性差点断送救恩历史的谱系,但也是由另两位女性来挽回。亚他利雅叛变纂位时,亚哈谢的妹妹(约示巴)与奶妈偷偷地救出皇太子约阿施(王下第十一章)。女人惹出的麻烦,女人自己来解决。夏娃不听神的吩咐,擅吃禁果,为所有人类招来恶果;马利亚却尊主为大,成为救主降生的器皿。

女先知彰显神的恩赐与权柄

旧约几位有名的妇女事奉,都是女先知的角色。例如米利暗(出十五20),底波拉、户勒大(参代下第三十四章),这是很有意思的现象。

先知不像君王、祭司等受到制度的保障,先知是由神直接委任,神的话临到谁,谁就可以扮演神的代言人。因此,只有在先知这个职份上,才会出现平民这样的低下阶层,如阿摩司。因为女先知的恩赐明显,更显明是神所设立、所赏赐的事奉机会。她们除了传讲神的话、说预言,也带领百姓敬拜歌颂神的作为,如米利暗。在文化、政治格局下,女人的事奉空间狭小,但却无法限制神在妇女身上所彰显的恩赐与权柄。

复兴运动与妇女事业合作

教会历史中,复兴运动常与妇女事奉携手合作,圣灵工作活跃的教会中,姊妹不再被压制。传统教会中,多注重神话语的讲台事奉,而受过正统神学训练的弟兄是当然的领袖。但是在复兴运动中,常需要更多突破传统的多元事奉,例如先知预言、敬拜赞美、鼓励安慰等等,往往姊妹更能派上用场。再加上姊妹的特质是虚心、亲切、感觉敏锐、细心,能平衡、辅助男性阳刚冲动的气质。

十六世纪宗教改革的时代,英国苏格兰的改教领袖诺克斯(John Knox)对女性担任要职极为排斥、歧视,而当时英格兰与苏格兰的君主皆为女性。诺克斯出版一本严峻语抨击女性担任公职的书。

日内瓦的加尔文回应得相当精彩,他说:“女人被置于隶属男人地位,是人类堕落的后果之一,也是自然界起初的适当秩序。然而,偶尔有些妇女满有恩赐,其个人优秀的本质散发光芒,显明她们是神所栽培、造就的人才,或许神要藉此谴责男人的无能;或许也是神要以更好的方法来荣耀自己,就如旧约中底波拉和户勒大的例子。”

旧约无名女英雄

旧约妇女事奉的第二部份是要推荐一些无名的女英雄。今日教会中的姊妹很多是受过高等教育、各行各业的专家;或独当一面、身负重任的同工。但在旧约时代的妇女没有这样的特权与机会。既然旧约历史中予以女人发挥的空间不多,仅有上述少数是例外,所以我想把重点引到被大家所忽略的小人物身上。

她们连名也没有被提及,可是她们在所处的环境中,所接触到的机会里,尽心竭力地摆上自己,认真扮演神所赋予她们的角色。

敬畏神的收生婆

除了上述提到勇救太子的奶妈外,还有出埃及记的两位收生婆(参出埃及记第一章17节)。圣经说他们是敬畏神的。她们看重神的原则,过于法老王的吩咐。她们知道在地上君王的背后,还有一位更高的权柄。她们在那个只有王法,没有人权的时代里,勇敢地顺从了神的权柄,也拯救了以色列人伟大的民族领袖摩西。

西罗非哈的女儿

民数记第二十七章记载西罗非哈的五个女儿,意外地有名字登载在圣经上,因为西罗非哈没有儿子,所以家谱才会出现女儿的名字。女人在宗族中是没有地位、没没无闻的,但因父亲没有儿子,所以五个女儿同心、勇敢地力争上游,要求分产业,免得父亲的名字从族人中被除掉。

无名、无产业,对希伯来人而言是相当严重的,等于在法律上、社会上及宗教上无任何地位。“除名”几乎等于不得救、不列在救赎百姓的名单中。这五个女儿坚定相信,耶和华是慈爱、伸冤的神,也必替她们伸张正义。她们对神坚定的信心,使她们勇于向法律挑战。果然,耶和华眷顾她们,为她们开了史无前例的个案处理。

外子常对我说:“任何的幸福都是要付出代价争取的,它们不会自己掉下来。”的确,历史中任何不公平规条的修正、或少数弱势团体的利益,都要凭坚定的毅力去争取的。西罗非哈的女儿是很好的模范,她们向当代人见证了神的慈爱、公义与祂律法的人性化。福音就是法外开恩的意外礼物。

抓住机会的小女子

另一个更是名不见经传的弱小女子,也就是服事亚兰大将军乃缦太太的小女子(列王纪下第五章2~4节)。她不但是妇女,而且是被掳去作奴隶的俘虏,地位卑微。但她抓住机会,向乃缦宣扬耶和华先知的医治大能,神使用了这个小女子,带领了外邦人乃缦信主,这是异文化宣教。在当时两国时常处于敌对的情况下,此举更是难能可贵的。

不让鬚眉的沙龙女儿

尼希米记第三章12节记录被掳归回的犹太人,当各行各业的人同心协力重建耶路撒冷城,沙龙的女儿也加入重建城墙的粗重工作,她们这种不让须眉的气度,精神可嘉。这是蒙救赎重返故居的新犹太人名单中,唯一的女性团体。

当时,耶路撒冷百废待兴、仇敌四伏、环境险恶,愿意回来重建家园的人数不多。他们都是信心比较坚定、胆量比较大的人,他们相信神会为他们争战。据估计,被掳归回的人口中,男女的比例约是四比一,悬殊的比例导致后来的犹太男人与外邦女子通婚的现象。先知玛拉基、文士以斯拉、省长尼希米都严厉地处置过这问题。

沙龙的女儿不怕回来的路途遥远,不畏环境艰辛,她们的信心与勇气使救恩历史再向前推进。这已是旧约的尾声,再过四百年就是弥赛亚降生的时代。所以,也算是旧约最后一批有信心的馀民。

十项全能的才德贤妇

但旧约中最突出、最精彩的无名女性要算是箴言三十一章中“才德的妇人”。她不是任何个人或团体,却更具普遍性,上帝量给她的宣教工场就在家庭中,几乎每位姊妹都有机会扮演。

这位贤妇努力工作,忙里忙外(1、3、19、27节)、事先规划,条理分明(15节),她未雨绸缪(21、25节),是精明的商人(16、18、24节)、是穷人的朋友(20节)。她仁慈且有智慧(26节)、勤俭却不苛刻(22节)。总而言之,她是丈夫可靠的伙伴(11~12节)、是丈夫与儿女的喜悦(28~29节)。她相夫教子、持家济贫,让丈夫无后顾之忧,可以在城门口与本地长老同坐(23节)。有人说她丈夫应该回家帮忙带孩子,不要坐在城门口浪费时间。

自从女性意识渐渐高涨后,我团契有些姊妹对箴言第三十一章颇有微词。她们说,这段经文读来很刺耳,表面上是丈夫对妻子的赞美,实际上却是男人用来“要求”女人的标准。

这位贤妇想必是三头六臂、文武双全,不但全日无休,且终夜不眠(18节)。希伯来人歌颂这种才德妇女,就如天主教徒崇拜圣母马利亚的心态一样。这种理想化身只在天上有,在现实的人间是找不到的。

妇女的苛求?

这种反弹心态是可以理解的。台湾现在有百分之五十四的家庭收入,是靠夫妻共同工作而来。妇女既然已经分担家计,自然希望先生也能帮忙家务。十项全能的家庭主妇角色,是现代职业妇女所无力扮演的。

其实,箴言第三十一章是希伯来人家庭礼拜所唱的赞美诗。他们通常是安息日前一天晚上,即星期五的晚餐桌上,由先生带着孩子一起对妻子(母亲)吟诵这篇诗歌。既然是赞美诗体,就无需按字面死板地解释,也就是说,妻子未必是样样都如经文所说的那么完美,好像雅歌称颂佳偶“全然美丽、毫无瑕疵”一样(歌四7)。情人眼里出西施,它只是表达丈夫对妻子的接纳与感谢。由于是每週五晚上家庭礼拜,它也成为对丈夫恆常的提醒与省思。

外子认为,箴言第三十一章对男人的压力其实更大,因为它对丈夫有更高的要求,即使太太没有达到才德贤妇的标准,没有如此完美,丈夫仍然要完全接纳太太、爱惜妻子,欣赏她并歌颂她。所以箴言第三十一章对男人压力更大!

我特别要对旧约时代那些默默在家庭中摆上,用神的道教衷的喝采,因着她们在家庭献身,才有历史中出色的男人。


结论

婚姻是夫妻共同经营的事业,而不是要求妻子自我牺牲或指派妻子独自支撑的。同样,教会是弟兄姊妹一起参与合作的事业,姊妹要有成功、出色的事奉,一定要有弟兄的合作帮助。

如果只有女性觉醒,男性仍在压抑姊妹事奉的机会,姊妹再能干,最多也只成功一半。至于教会中,究竟弟兄当家或姊妹领导,这要看上帝的安排与所赐的机会。我以为,主权在神手中,时势造英雄,而上帝是赐机会、赏恩赐给人的主宰。

今天,姊妹事奉的空间、机会、能力,都大大超越了旧约时代。对那些有特殊恩赐的姊妹,我勉励妳们不要埋没、压抑恩赐,认真地完成神交付的使命。恩赐带来责任,不要像那个恶仆,把银子包在手巾里。

对那些较没有公开舞台或正式职位的姊妹,我更鼓励她们,随时预备自己,在小事上忠心,在神所安排的每一个宣教工场上全心摆上。当神赐下舞台时,抓住机会,尽情演出。最后,送所有姊妹一句话,这也是一九九八年台湾最流行的一句话:“认真的女人最美。”


(作者蔡丽贞:蔡丽贞係英国亚伯丁大学神学博士、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专任教授。本文是于一九九八年第一届世界华人姊妹宣教大会上的演讲。作者另有专文“从新约看姊妹事奉”、“从十字架福音看姊妹事奉”,收录于新作《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华神出版社,2001年2月。)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柬埔寨丰荣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