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复和的必须

主页  伊甸丰荣:两性复和  复和的必须

作者: 刘秀娴

保罗在加拉太书三章廿八节特地提出三对需要在基督里复和的人际关系:犹太人与希利尼人,主人与奴仆及男人与女人。他们之间的分歧均是根深蒂固的。圣经首次记载希伯来人与外邦人冲突是亚伯兰与四王的争战 (创十四13-16);“奴仆”一词首次出现于较早期挪亚给迦南的咒诅 (创九24-27);而男女冲突却是始祖犯罪后第一个人际关系破裂的例子 (创三12)。

历史告诉我们,这三对关系的复和与其破裂的先后次序正好相反:首先,犹太人与希利尼人在初期教会已有明显的复和行动;主奴之间的复和到了十九世纪也有了突破;但最根深蒂固之男女关系,至今距离复和似乎还有一段遥远的路程!

两性的创伤

眼看即将踏入廿一世纪,我们的地球村仍然充满着剥削妇女人权的事件。其中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九零年代之阿富汗社会状况:当其三份之二领土被回教极端义勇军佔据后,全部妇女失去上学或上班的权利 (Time, Oct.13, 1997)。她们的损失包括失去所有的医疗权利 (因男医生不能亲近妇女而女医生不能工作),但受害何止是妇女?社会上顿时失去七成的教师、五成的大学生及政府公务人员、四成的医生,其对整个社会影响之大可想而知!

在明文男女同等的社会又怎样呢?在美国,除了同工不同酬(USA Today, Sept.11-13, 1998),性搔扰,色情文艺等性别歧视外,更严重的是妇女仍然是袭击的对象。根据全国妇女组织 (National Organization of Woman, Aug.,1998) 的报导,每年有572,000宗虐妻案,而受家庭暴力影响之青少年往往成为暴力罪犯,且是一般青少年的四倍,而长大后成为虐妻或受虐者则是一般人的五倍。可见妇女的创伤同时也造成社会的病态。

在家庭,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使现代内外兼顾之职业妇女身心疲乏,而男的也被剥削舐犊情深之亲子关系 (《伊甸》,285-6)。男强女弱之观念一方面剥削男性的感情生活和表达感情的能力,且令自尊心过强的丈夫易受有才华妻子的威胁,或不愿向她揭露工作上的难处,以致独自承担生活的压力。

另一方面也造成女的依赖成性、缺乏独立人格,或不敢发展自己的潜能,唯恐被称为“女强人”。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传统在中国一子政策下所造成留男不留女的状况,今日已带来贩卖妇女给娶不到妻者之严重后果 (《伊甸》,270)。此外,东西方社会的离婚率正在剧增中,各地律法也朝着世界大趋势,由禁止离婚、限制离婚到自由离婚,而婚姻观当然不再坚持白头偕老了 (《伊甸》,273)!受害者是谁呢?当然是整个家庭:丈夫、妻子和无辜的儿女!

在教会,一般妇女仍被排除在领导、解经及神学的门外 (《伊甸》,231),以致男人成为女人与神之间的中保,女人也乐得逃避责任!结果领导层因有父无母而形成教会属灵单亲弊病(《伊甸》,292),事奉按性别呆板的分配导致属灵恩赐的误用。更可怕的、正如周学信所说:“男性沙文主义披上属灵外袍:不冀望当领袖的姐妹被标榜为好姐妹,被动、顺服男权被暗示为属灵美德”(《教牧分享》,一九九五年三月,页6),姐妹的领导恩赐因而被埋没。另一方面,传统的男性形象或期望如争取地位、权力、事业等,实在妨碍了弟兄们灵命的成长、使他们失去许多属灵的福气 (《伊甸》,290-291)。而且教会往往在不能让姐妹当领导的信念下,只好委任一些没有领导恩赐,或有才华但缺乏属灵质素的弟兄在领导岗位上,结果造成教会莫大的损失!

按圣经的启示,自从始祖犯罪后,神与人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包括人间最亲密的夫妻关系都扭曲了 (创三),才造成以上人类社会历来的创伤。本来只支配夫妻关系的惩罚:女人恋慕丈夫而换来丈夫的管辖 (创三16),在撒旦与女人为仇 (创三15) 的攻势下,已延伸而造成了男尊女卑的堕落文化!然而,父神的原意本非如此。作为拥有神真理的教会团体,必须按创造—堕落—重赎—再来的圣经神学架构,重新探讨父神对男女的原意,好叫教会能给世人带来盼望的信息和彻底的医治。

父神的原意

从创世记一章廿六至廿八节短短三节经文中四次提到神按其形像或样式造人,可见神的形像就是人本质的焦点,是其独特身份的来源。但神的形像到底是什麽意思?一般改革宗神学家按新约复原形像去解释,那就包括了真知识,仁义和圣洁 (歌三10;弗四24)。但创世记九章六节印証已失去品德质素的堕落人,仍因神的形像尚存而保留其生命崇高的价值,可见神的形像是世人现今仍拥有的特质。
克莱安 (Meredith G. Kline) 因从圣经发现“神的形像”与“神的儿子”之双胞观念 (创五章1-3及路三38),故认为父子关系就是明白神人关系的类推。含弥顿 (Victor P. Hamilton) 也因古米索波大米社会称君王或宫侯贵族为神的形像而认为那是一个皇族术语。换句话说,人按神形像被造,就有与生俱来作神儿女的皇族身份与地位。

男女既同按神形像被造,他们在神眼中必然有同样的尊贵与荣耀。有些人却基于女人是男人“帮助者”而坚持男上女下为天意。但按词字研究,创世记二章之“骨肉”与“帮助者”在词意上平行:前者除字面解释外还有“至近亲人”之意味 (士九2,撒下十九12) 及彼此支持互助的义务;后者指军事上的战友同盟,且大多数用来描述耶和华以色列的帮助者。所以二词都表明了男女之间同盟互助的恩惠关系。此外,“配合他”是与他面对面之意,而那人称她为“女人”,意即女人既出自己身,同称一名字是最恰当不过的,因而认定女人为自己的最佳配偶。本章最后的宣告“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更表明了神所命定的婚姻关系比一切人际关系来得亲密。所以本章的总意就是引証男女同等合一、佳偶同盟的亲密关系。

按神形像被造不但奠定了男女同等丰荣的身份,也同时赋予他们同等丰荣的使命,因为神在声明按其形像造男造女后,随即宣告让他们管理众生与全地 (创一26-28)。由于其他万物同样有繁殖、增多、充满全地的福份 (创一22),唯有按神形像被造的人才有管理的特权与使命,所以好比神的形像,管理是一个形容皇族的术语。这祝福与使命既同时赋予男女,女人与男人显然有共同管理的能力与责任。

总括来说,男女既同有神的形像,就当彼此尊重、互相肯定;既同出自一体,就当彼此相爱、同盟合一;既同受托使命,就当彼此帮助、同领同导。这样才能彰显出神形像的荣耀,满足父神对男对女的期望。

复和的使命

教会的使命是要宣扬那召我们出黑暗入光明者的美德 (彼前二9),也就是传讲基督救赎的福音。然而保罗写书信给教会时,经常在解释救赎真理后就教导信徒要如何彼此相待。例如在歌罗西书三章,保罗论及信徒与主同复活、恢复神形像后,接下来就勉励他们彼此相爱,具体活出基督的生命来。从此可见福音的焦点不但在乎人与神和好,也包括人与人和好,而且必须有实际的行动。这要求正合乎爱神爱人的原理、新旧约诫命之总纲!

保罗坚持犹太人与外邦人的复和落实在初期教会生活上是显而易见的。例如他肯定外邦人不再是外人而是神家里的人了 (弗二9),又指责故意避开与外邦人吃饭的犹太人违反福音真义 (加二11ff)。主奴的复和虽然在新约教会未有明显实现的例子,但从保罗劝勉奴隶在可能情况下争取自由 (林前七21),又要求腓利门不再看阿尼西母为奴隶而是亲爱的弟兄 (门16),可见主奴同等合一也不能停留在属灵层面而必须落实在生活层面上。

可惜自以为忠于圣经的福音派信徒,在奴隶得自由的使命上却落在世人之后。美南浸信会在三年前才对其宗派从前支持黑奴制度作出公开的道歉,不但没叫人感动,反被讥为笑柄 (Time, July 3, 1995)!

男女同等合一看来是复和人人关系的最后一环了!靠着圣灵的工作和一些基督徒的努力,这复和的奋斗终于在上世纪也展开了。可惜本世纪福音派信徒对此使命仍然漠不关心,以致这复和的火炬已落在离开真理引导的世俗妇运人仕手中,结果这使命因矫枉过正而渐渐变质。她们高举女性,鼓吹女与男为仇,甚至按私意自立女神!试问拥有启示真理、完整福音的教会,岂能袖手旁观呢?

《还我伊甸的丰荣》一书及《使者》今年六期论题的使命就是试图揭开堕落文化的面纱,重新诠释圣经启示的真理,并在其亮光中批判教会传统与社会潮流,让读者从中体会神的心意;并且靠着圣灵的大能,同心竭力使男女复和的理想,落实在教会、家庭与社会中,以致基督完整的福音能具体地彰显在世人面前,吸引他们归向那为神人和好、人人和好而舍命的主,叫荣耀归与缔造与恢复伊甸丰荣的神!

(本文取材自《还我伊甸的丰荣》第一部)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柬埔寨丰荣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