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七個步驟:幫助教會活出圣經中的男女平等原則

主頁  女性與教會  七個步驟

作者: Karl Vaters
譯者: 張燕

要求教會在服事中實踐男女平等真是難於上青天,這是不少人的經歷。然而,我們可以從一些小事做起,開始培養正確的態度和風氣。

作為本文的作者,我其實不配寫此類文章。我是白人、男性、四肢健全、說英語、35-50歲、已婚、身材高大,甚至像大多數人一樣慣用右手操作。這個社會所有的文化傳統和規章制度都是為我和我這樣的人而設計的,因此我從來沒有遭受過任何的歧視與排斥。

雖然如此,我的觀察和經歷仍然可為讀者提供一個很獨特的角度。我十分清楚牧師們的看法,因為我也是牧師。現今教會百分之九十的牧師都是男性。絕大多數的基督徒都有一個像我一樣的牧師。

或許你教會的牧師是阻礙男女平等服事的主要人物,如果是真的話,請聽我下面提出的七點建議, 也許會對你有些幫助。

1. 為別人的權利挺身而出

你是一個男人嗎?要為姐妹的權利站出來講話。要為社會中的弱勢群體,少數民族的權利站出來講話,為兒童、少年人、老年人、殘障人的權利站出來講話。

難道我們不可以為自己的權利講話嗎?當然可以!但是,先為別人爭取權利。想想看,如果我們每一次發言,都是為著與自己同類的人或與自己利害相關的問題,我們的立場就會不知不覺出現了偏差。

不要只為了贏得一場辯論。如果我們想影響別人,必須首先瞭解他們的立場,并承認他們也有一套做事與待人的生活準則。“先為別人的權利挺身而出”不僅符合圣經的原則,更是行而有效的。

2. 常常關注并稱讚別人的進步—哪怕只是小小的一點進步

牧師每個星期都會碰到和處理很多會友的埋怨:從敬拜音樂的不同風格到使用圣經的不同版本。為了應付這些沒完沒了的瑣事,牧師都學會了一套聽而不聞的本領。尤其是對一些經常抱怨的人,更是左耳進右耳出。

當你提醒牧師講道時當用包括女性的人稱或代名詞,而不只是用「弟兄們」來包括女性,極有可能你的牧師已經自動把你列為“習慣性抱怨者”之一,而對你的話充耳不聞。據我的經驗,最好的辦法是多用肯定性的言語。

例如留心聽牧師在講道時用(性別)中性的詞彙多少次,會後及時謝謝他。又如教會某次讓姐妹做領導,無論是否重要的事工,都要及時和當面給牧者讚許和感謝。同時加一句:此類事工有女性參與會帶給教會美好的效果。

教會當中絕大多數所謂“反對(男女平等)者”都是一些在極其保守的傳統教會中長大的人,或一些在極其保守的神學院受過訓練的人。他們極力持守教會的傳統,而并非故意歧視女性。

教會生活的整體就像一個鐘形曲線。曲線的兩端都是極少數的人。他們對圣經中男女平等原則有很多偏激的看法。這些不是我想花時間應付的人。我感興趣的人群是鐘形曲線中間部分所代表的大多數會友。他們是一些認真查考并順從圣經的“中間派”,是我們可以影響到的人群。這群人需要有人從一個全新的角度為他們解釋,并活出符合圣經教導的世界觀。

我確信使徒保羅在帖前5:14所指的就是這一群人。“……要警戒不守規矩的人,勉勵灰心的人,扶助軟弱的人,也要向眾人忍耐。

3. 受挫敗不失優雅的風度

不可因為失敗而放棄遵行和教導正確的圣經觀。我們必須做好準備跑一場馬拉松而不是百米衝刺。

我曾經在三間教會做過牧師。我上任時,三間教會的執事會都是清一色的男性執事。我上任後便提出邀請姐妹加入執事會。在三間教會中,有兩間很容易的就接受了。我提出建議,讓姐妹有同樣的權利與機會被提名和擔任執事。我們一起查考保羅書信中關于姐妹事奉的幾段難解的經文。弟兄們發現姐妹做執事原來符合圣經教導,也意識到因為他們的錯誤,姐妹們多年被拒於門外。從此以後,姐妹們和弟兄們一同被提名做執事。經過投票,在他們的教會歷史上第一次有了女執事。

然而另一間教會的情形就大不相同了。當我提議請姐妹加入執事會的時候,幾乎所有的人都驚愕并惱怒。有些會友完全不理會圣經中的教導而一味的反對。雖然如此,由于該教會的章程中沒有明文規定姐妹不可參與執事會,他們不得不允許姐妹的提名。

在第一次的選舉中,一個十分夠資格的姐妹沒能夠通過。而另一個不如她的弟兄卻通過了。我們都知道這樣的決定是錯誤的,但那姊妹沒有任何抗議性的言語或舉動。為自己叫屈或許是一種發泄,但于事無補。我們決定順從歌羅西書3:13的教導“倘若這人與那人有嫌隙,總要彼此包容,彼此饒恕;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饒恕人。”

姐妹們的名字在此之后一年又一年的被提名出來。試過幾次之后,終于有姐妹被提名通過了。有幾個會友始終投反對票,他們根本不打算改變立場。但是那些占大多數願順從圣經的“中間派”才是我們要影響和爭取的人群。忍耐的人終必獲勝。

我聽說有一次,有人忍不住抱怨對姐妹參選的不公平,就有“中間派”的人反應說“我們不投姐妹的票,是因為你們只在乎對女人公平,而忽略了重要的一點,就是她在屬靈上是否夠資格。”不論這是不是借口,強行爭取的方式是死路一條。

4. 成功時不可驕傲

每個教會都會有一些人貫徹始終反對教會實踐男女平權。他們持守偏激的傳統解經,教會若推動男女平等,會給他們情感巨大的打擊,他們堅信這是不合聖經或神學的教導。有一位資深的長老(弟兄)看見教會某職位從前一貫由弟兄擔任,後來由姊妹挑起,就抱怨神學標準被踐踏了,感到痛心疾首。當然他這麼狹隘的看法和心胸,既不合乎圣經也對教會不利。

無論我們自認多麼公正無私,就事論事,我們的神學立場多少會受成長過程中的經歷影響。在你的教會中那些反對姐妹出頭服事的人,也許在他們成長的過程中,從未見過姐妹服事,或許更糟糕,他們所經歷的是失敗和痛苦,而且始終無法擺脫過去的陰影。很多人反對姐妹擔任領袖,並非由於對神話語的瞭解,而是具有個人的感情因素。

絕大多數的牧師在這個問題上與會眾沒有太大的區別,他們的神學立場同樣帶有很大的個人情感因素,大多數牧師也屬于願順從圣經的“中間派”分子。他們與姐妹同工,若有美好的經歷,就會打開心,客觀的從神學的全面角度來考量,接受姊妹在教會中做領導的角色。從這一點來看,姐妹謙卑服事神、服侍人,工作有果效才是長遠的辦法。

5. 凡事以圣經為最終的標準

一個好的領導必然也是順服領導的跟隨者。一個好的老師必然也是勤奮好學的學生。成熟的基督徒都會順服屬靈的權柄。有些人跑教會,想加入一個完美的教會,結果永遠不滿意。他們總在挑剔,而不嘗試彌補不足,很難對教會有積極的幫助。教會覺得他們“沒有虛心求教”,就不會把領導或教導的責任交給他們。

有人曾問我:“如果我教會的領導是那些極端保守的人,我也要順從他們嗎?”

我的回答是:為自己找一個屬靈的權柄去順服。

地上沒有一間教會是完美的。那些“中間派”的人至少願意順從聖經,起碼他們有一顆愿意的心來讓神的話來改變自己。那些持守極端教導的人對神的話沒有一個受教的心,因此也不能夠代表屬靈的權威。

6. 注重教導年輕人

最近我在一間比較激進的福音派大學作旁聽生。課堂上大家討論神職人員不忠於配偶這個敏感的話題,有幾個年輕的學生不約而同歸咎師母的失責。他們說:“如果牧師的家裡甚麼都好,他的眼睛怎麼會轉到別的女人身上。”

另一方面,我也見過有些年老的公公婆婆,看到有姐妹出來服事圣餐、做女執事,感到非常興奮,他們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等到這一天。我們實在不能假定年輕一輩的人就會比老一輩的人更開通。這不是年齡的問題,是教育的問題。

然而,年輕的一輩是我們將來的希望。申命記6:6-7說:“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話都要記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訓你的兒女。無論你坐在家裡,行在路上,躺下,起來,都要談論。”

年輕人是有可塑性的。正如現在老一輩的領導曾在過往的經歷中被塑造成反對男女平等,同樣我們要起來塑造年輕一輩去履行圣經中的教導。

7. 追求男女平等只是一個途徑,不是最終的目的

天國裡面不會有不平等的問題。平等并非是我們追求的最終目標。使徒保羅在以弗所書為我們解釋什麼才是“目的”。弗4:12-13這樣說:“……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神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

神的心意是要我們在真道上合一,更像基督。我們不是追求更平等,而是追求更像基督。追求平等只是長成基督模樣必要的一步。男女若不能在基督的身體裡完全發揮神給他們的恩賜,“身體的合一”這一前題就不可能實現。

另一方面,即使教會處處顯出平等,卻忽略了耶穌基督是我們敬拜的中心,就是一個死的教會。基督才是我們的終極目標。任何其他的事情,哪怕看起來很好的事情,若使我們的注意力從耶穌身上挪開了,這些事情就要撇在一邊。

基督在教會若成了所有事奉的焦點,男女自然會彼此順服,各人按照恩賜搭配服事,而不再計較權位得失、角色輕重的問題。

 

*本文譯自Seven Steps for Bringing Biblical Equality to Your Church by Karl Vaters (Mutuality, Fall 2004, p.19-21). With Permission from Christians for Biblical Equality.

Share |